A-A+

《民间灵异录》

山村里办婚事,那叫一个热闹,我们那里本就偏僻的不行,很少有机会这么热闹。

新郎是我的堂哥,人高马大,长得还帅气,出外打工不到一年,便领了个漂亮的媳妇回来了,舅妈高兴地不得了。

婚礼当天,全村人都过来凑热闹,堂哥喝了不少酒,醉醺醺的,有时候我都担心他洞房的时候会不会睡着?有时我也在想,若是他睡着了,我趁机和大嫂鸳鸯戏水那该多好。

其实我也就想想,这种缺德事我可干不出来。

到了晚上,宴席差不多了,舅妈舅舅一个个的欢送着村民,我呢就扶着堂哥进婚房,堂哥喝多了,老是跟我开玩笑,还跟我说,你大嫂长得那么漂亮,问我有没有动心,如果有,他不介意跟我一起,当时我想答应,可是转念一想,他这是酒话当不得真,若是真那么做了,等他酒醒了,我怕是逃不过这一劫。

将他送进婚房后,我偷偷的瞥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大嫂,虽然隔着盖头,不过我还是看的心痒难耐。

大嫂很漂亮,水灵灵的大眼睛,再加上那种自带的青春气息,看一眼就被她迷上了。

在我极度不舍的目光下,缓缓的关上了房门,刚准备离开,心里面却是起了心思,既然不能鸳鸯戏水?那何不偷听一下欢悦之声。

于是,我小心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便得意一笑,舅妈他们恐怕还在和村民聊着天,儿子结婚当属他们最高兴,而这也是我偷听的最好时机。

我悄悄地将耳朵攀附在门沿上,想听听里面传出啥动静,可是听了半天却是毛也没有,就在我急不可耐时,我忽然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

我心下一惊,连忙找个不起眼的角落躲起来,随即探出脑袋看看是谁?当我看清那道身影时,我愣住了。

一个穿着新娘服的女人缓步而来,她走到婚房前突然顿住脚步,即时回头看了几眼,我当时吓得不轻,害怕被她发现,刚准备缩头,却被一张十分熟悉的脸庞给惊住了。

“大嫂?”

我实在没想到,这人居然和大嫂一模一样,可是那洞房里的新娘是谁?

在我想不通的情况下,她打开了房门,即时走了进去,直到房门关上我才走了出来。

她的出现令我好奇不已,我再次走到门前小心的听着,没过一会,极度让我亢奋的轻吟缓缓传了出来,也就在这时,又有人走了进来,听其脚步声似乎不止一人,不会是舅妈他们吧?

想到此,我也不再留恋,转身跑出了堂哥家,回到家后爸爸妈妈正在笑嘻嘻的谈论着堂哥的事,其中还拿我和堂哥比较,说我什么时候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媳妇就好了。

堂哥比我大三岁,我今年十七岁,在我们那里早该到了结婚的年纪,他们有这想法也是正常。

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我便上床睡觉,可是脑子里面全是那陡然出现的大嫂的身影,这个现象把我搞糊涂了,我也不知道是我眼花还是怎么了。

想着想着忽然睡着了,我还做了一个梦,梦到大嫂害死了堂哥,喝光了她的血,梦里面,大嫂满嘴的血渍,还噙着狡黠的笑容看着我,她那笑容宛如嗜血的魔鬼,当场把我吓醒了。

醒来后却发现天已经大亮了,下床后我却诡异的发现,家里边一个人也没有,我不甚好奇。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二宝突然跑了进来,他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儿时最好的伙伴。

他一进门就满脸惊恐的看着我,“强子,你咋还在这边呢?你堂哥出事了?”

砰——

我端着的洗脸盘不受控制的摔落在地,不知道为什么,经过那场梦,对于堂哥的事我很是敏感。

二宝帮我捡起洗脸盘,古怪的看着我,“咋了?魂不守舍的?”

我怔怔的看着他,有些不愿相信的问道:“你确定我堂哥出事了?”

二宝当场就急了,“废话,我骗你干嘛,村里人都去了,听说是你那大嫂害死了你堂哥。”

果然,都说梦境是假的,是相反的,可是这下子真应验了,我多想自己没有做那场梦。

“还愣着干啥?你舅妈还准备拿刀砍死你大嫂,你不快去看看。”

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我也站不住了当场就跑了出去,来到舅妈家,一眼就看到了爸妈在那里阻止舅妈,而在舅妈的身下还跪着一个赤身裸、体的新娘,那人正是我的大嫂。

“你们别拦我,他害死了我儿子,我要她偿命。”舅妈情绪很激动,近乎疯魔状态,她手里的菜刀不是乱挥,我生怕她不小心砍伤了爸妈。

我快步走过去,一把夺过她的菜刀,劝道:“舅妈,您这么做是犯法的,会坐牢的,就算是大嫂害死了堂哥,那也得警察受理不是。”

舅妈不听,依旧不依不饶,刀没了,她就用手拽着大嫂的头发使命的拽,这还不算,她把大嫂当成死狗一般,在地上来回的拖动。

大嫂本就没有穿衣服,这一拖什么都看见了,村里边单身汉多得是。

哪个不是眼冒色光,流着哈喇子抢着看,更甚的还有哄抢着喊,往这边拉,往那边拉。

这帮该死的畜生,不帮忙就算了,还在一边起哄,若不是看他们人多,长得壮实,老子早就揍他们了。

舅妈拖了一阵,忽然停了下来,随即指着大嫂骂道:“你这个败兴娘们,臭婊,子,毒妇,我儿子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还是她,你说,你说啊!”

“呜呜……不是我,我没有害大成。”大嫂哭得很凶,满眼的泪水流淌下来,可是没有人怜惜,只有我,但也无济于事,所谓群怒不可犯。

“不是你还能是鬼呀?我看你就是骚贱的妖女,定是你使了妖法害死我的儿子,要不然我的儿子怎么会死的这么惨?”

舅妈的话提醒了我,我到现在还没有看过堂哥的尸体。

我窜过人群,走到婚房,刚一脚踏出却见到一道干瘪的尸首躺在床上,就像是气球没了气一般干瘪瘪的,早已经看不出来堂哥原来的面貌了。

在我咋舌尖,大嫂陡然一声惊叫,我猛然转头,却看见十几个单身汉将大嫂拖进了对面的房里,我怒不可遏的跑了过去,推开他们挡在大嫂的身前。

“你们想干嘛?我告诉你们别乱来,不然我可报警了。”

“强子你让开,这妖女害死我的儿子,我要让她不得好死。”舅妈满眼怨毒的说了一声,随即对着他们说道:“你们几个还不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舅妈,你不能那么做,她再怎么说也是您的儿媳妇,你这么做让我堂哥怎么安心离开?”

“强子,你还是不是我张家人,这个妖女害死你的堂哥,你怎么为她说话,我看你一定是被她迷惑了。”

看得出来,舅妈丧失了理智,可是我没有,今天不管怎么着我都不能让他们侮辱大嫂。

“强子,你小子给我让开,不然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单身汉门一个个眼露凶光看着我,这几个人全都是色心当头。

爸妈见他们这么对我,也是担心我不吃好,赶忙过来劝我,拉我离开,可我真的不能离开,要是我走了,大嫂的下场我真的无法设想,我会产生愧疚。

“别走,求求你,救救我。”大嫂紧紧的拽住我的衣角,悲伤的祈求道。

“没事,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尼玛的,哥几个咱们一起把他关进柴房里,免得他坏了咱们的好兴致。”

他们个个都是二十五出头的汉子,长得又壮,我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三下五除二就被他们一起抬到了舅妈家的柴房里,爸妈想帮我却又拗不过众人,只能委屈的跟我说,等他们弄完了就放我出来。

一个人被关在拆房,这不是我愤怒的重点,我愤怒的原因是大嫂受的屈辱,接下来的事情我都不敢去想,门被反锁了,我使命的敲打也没人理我。

在我愤怒与担忧中,大嫂忽然尖叫一声,那种声音包含了绝望还有无助的痛苦。

这一刻,我好恨,恨自己太过无能,什么都做不了,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保护她,现在却没能帮得了她一丝一毫。

大嫂对我很好,刚进门前,就跟我有说有笑,还跟我说哪天给我介绍对象,可是现在,这段回忆却成了我最大的痛苦。

“大嫂,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我忽然觉得全身没了力气,整个人瘫倒在地,看着地面出神。

“不要……”突然,大嫂再次惊叫,我猛地抬头,冲天怒火灌满了我的脑海,我怒不可遏的敲打着门板骂道:“你们这帮畜生,你们会遭报应的,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愤怒的咆哮了一会,那堂屋里骤然没了动静,在我全身紧绷之下,柴房打开了……

柴房门打开了,二宝惊悚的脸庞印在了我的眼里。

“强子,大,大嫂她……”

二宝的神色不对,刚才陡然的安静我就已经猜到了不好的预感,我匆匆的推开他,对着堂屋跑去。

却见到那几个单身汉个个穿着短裤立在那儿,有的脸色不自然,有的露出心虚,还有的甚至露出不尽兴的表情。

我瞥了他们一眼,带着沉重的心态走了进去,第一眼我便看到了大嫂下身流满了血,这该死的畜生,竟然这么凶恶,还不待我愤怒,大嫂的面色让我为之一惊。

“大嫂!”我惊慌的跑了过去,却发现大嫂的嘴角全是血液,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我推搡了她好几下,一点动静也没有,当即我便转头怒视着他们。

“你们把大嫂怎么了?”

他们个个面露心虚,也不看我,也不说话,这番表情更加让我怒不可遏。

“你们刚才不是很凶吗?很厉害吗?怎么了?怎么突然都怂了,我告诉你们,大嫂若是出了事,你们谁也跑不了。”

“切,谁也没把她怎么样?我们只是摸摸她而已,是她自己咬舌自尽的,怪不得我们。”说话的是村子里最出名无赖,人称赖汉子。

“摸摸?就这么简单!你他妈当我瞎啊,她腿下的血哪来的?你怎么解释?”

“强子,你别吼吼,她害死了我儿子,这是她的报应,怪不得旁人。”舅妈忽然幸灾乐祸的插嘴道。

我已经不想和她说话了,若不是跟她有点亲,我他么连她都想骂。

“都别吵吵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依我看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不是什么好事,传了出去,对我们村影响也大,我看不如找个地方埋了算了。”

老村长说的话让我嗤之以鼻,这老家伙话说的漂亮,别以为我不知道,在这些干坏事的人里,有一个是他的老哥哥家的儿子。

他想替他开罪,故意找了这么一个借口,不过他说的也对,这事已经发生了,再怎么着大嫂也活不过来了。

“强子,跟妈回去。”我妈催促道。

“不行,他们害死了大嫂,必须报警,要是大嫂的娘家人来找,一样会出篓子,还不如自己自首的好。”

“自什么首啊!又不是我们害死的,是她自己咬舌自尽,管我们什么事,还有,你小子是不是我们桃李村的人?怎么尽跟我们过不去呢?你要是再啰嗦,信不信哥几个把你打残了?”

赖汉子恶狠狠的威胁我,我是不怕,可我爸爸妈妈怕得很,他们这群单身汉个个蛮横惯了,别人躲还来不及,哪有我这么迎头往上撞得。

“强子,赶紧给我回家。”老爸陡然一喝。

见此,我突然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凭我一个人还真的翻不起大浪,我若是真的不管名声去报警的话,肯定会连累舅妈一家,而且以后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会与我家过不去。

唉!

想到这里,我有些内疚不安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惨死的大嫂,随即也只能颓丧的被爸妈拉了回去。

回家的途中,二宝也跟了过来,他一再劝我不要为此事而自责,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说我已经尽力了,想了想,他说的也是,可是我总感觉这件事发生之后,将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下午三点,二宝约我去山林里打鸟,一开始我不想去,后来一想到今天是大嫂埋葬的时间,为了不再加深心中的愧疚,我觉得还是避开的好。

跟着二宝进了山林子,准备找一处高眺的位置打鸟,可不曾想,鸟没看见几个,却看见前方茂密的丛林里出现一个曼妙轻盈的哧溜倩影。

她没有穿衣服,透过树林观看,有种晦涩的诱’惑,二宝没有看见,依旧在打鸟,我拉了拉他,惊奇道:“二宝,你看那边。”

二宝有些不耐的看过去,只是一眼,便瞪得直溜溜的,“我去,强子,咱们有眼福了,快点,跟上去。”

我也打算如此,他这么一说我们是不谋而合,这一路跟随可以说相当谨慎,丛林里到处是树枝,一个不慎便会出现声响,所以也导致了我们走的特别累,深怕惊跑了她。

不知道跟了多久,直到眼前出现了一条小河,我才知道我们已经翻了一座小山了。

“下水了,下水了!”二宝很是兴奋与激动,不用他说我也知道,那女的条线很美,尤其是那双腿特别的细长,虽然没有摸到,但是能够看得出来,她的皮肤很光滑细腻。

噗通——

曼妙的身姿瞬间引起一道诱人的弧度,接着浪花的飞起逐渐淹没了她的身影。

等了好一会,没见她上来,二宝忍不住了刚要上前我一把拉住了他,“你干啥去?”

“还干啥?这么长时间了,她肯定要溺水了,再不救,可要死人了。”

二宝说的没错,我倒是忘了这茬,刚才只是一味的担心被她发现,忽略了这个,可是,还不待二宝下水救人,我忽然看见赖汉子走了过来。

“嗯?这家伙来干嘛?”二宝有些怕他,赖汉子人如其名,不仅无赖,还特别的猛,跟个二流子似的,打人没数。

二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怕赖汉子,我不怕,就算真打了起来我也不怕,我缓缓走了出来,还没说话,只见那水里骤然响起了动静。

那消失的女人又出现了,带着水花赤溜溜的身影把我们看的都呆住了,完美的身材一览无遗,赖汉子就是个无耻的色胚子,嘴里面发出一些恶心的粗语,接着我便看到他欢雀的跳了下去。

二宝这时突然将我拉了回去,我不解的看着他,“你拉我干嘛?”

二宝指了指东边的水面,我顺眼看去,却发现有几十条被分尸的死鱼冒了出来,我的乖乖,这场景真的恐怖,若是被电死也不至于分尸啊?到底是谁干的?

在我疑惑间,赖汉子忽然尖叫一声,闻之我一个激灵转头看去,瞬间我便发觉,他们都不见了,原本浪潮迭起的水面一下子变得平静无比,什么都没有。

咕噜噜……

突然,水面沸腾起来,在那中央位置,沸腾的中间,赖汉子的头缓缓冒了出来,紧接着一幕异常悚然且非常不敢置信的恐怖场面骤然升腾。

原以为是赖汉子冒出了水面,哪知道,他的头是被那名赤身的女子给举出了水面。

这已经够吓人的了,却还没有完,那女子把赖汉子的头举高后,她自己仰头张嘴,头颅下的血液滴滴的流在她的口腔里,她却享受的十分舒服。

这一幕太震撼了,可谓是摄人心魄,让人不敢直视。

“强子,咱们快走吧,遇鬼啦!”二宝颤抖着身体说道。

我觉得也是,这么血腥的事哪个人干得出来,除了鬼我再也想不出什么。

可就在我们逃跑的时候,我忍不住转身看了一眼,却猛的一惊,只见那女子已经走到了岸边,我看清了她的容貌,竟然是大嫂!

她对我诡笑了一下,还不时的舔了舔充满猩红的嘴唇。

“还楞啥,逃命要紧啊!”二宝一把拉着我狂奔不止,一直跑到了村落这才松了口气。

回村的途中,我却看到大嫂的尸体才刚刚被他们从舅妈家抬走,那我刚才见到的是谁?真是大嫂的鬼魂吗?

回到家后,老妈看我脸色不对,就关心的问我,我说我看到了大嫂的鬼魂,老妈说我胡扯,还说人刚死不到两个时辰,怎么可能变鬼,我想想也是啊!

可是我明明看清楚了,不会错啊!

老妈不信,老爸也不信,我没有办法叙述,只能闷在心里,独自承受,傍晚睡觉,我又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赖汉子来找我报仇,说我见死不救。

我的妈呀,当时我哪知道她是鬼,我怎么去救,赖汉子不听我说,挥舞着鬼爪对我抓来,我一惊之下猛然惊醒了。

醒来后发现老爸老妈都坐在我的床边,我不甚疑惑,问他们,他们却是满脸叹息与惊恐。

“妈,到底出啥事了?您快说呀!”

老妈脸色很难看,她又看向了老爸,两个人眉目相对了好几回,最终还是老爸说了出来。

“强子啊!你舅妈她……她死了。”

“啥?”

我有点无措:“怎么死的?舅妈身体一直不是很健康吗?怎么会死?”

老爸说舅妈是自残而死,死的时候还说着疯话,说自己对不起大嫂,害死了她,她要一死赔罪。

老爸说完,我不由得看了看天外,天还没有亮,估计已经是深夜了,一天还没过去,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

我准备下床去看看,老爸不让,说舅妈死的蹊跷,八成是大嫂冤魂索命,可我更迷糊了,大嫂刚死不久,他们又说几天之内大嫂不会变成鬼魂,现在又说这些,到底哪个是真的?

在我们各怀心思的时候,老村长跑到我家来了,还让我爸带点家伙去赖汉子家里,我当时好奇就问了出来,老村长下一句话没把我吓死。

老村长说赖汉子他妈半夜跑到他家,还浑身带着血,说是赖汉子咬着他爸的脖子不放,她是一个女人,哪见过这场面,当时就吓得跑到了他家。

老村长说的让我迷糊了,我当时记得在河里亲眼看到赖汉子头都被大嫂的魂给下了,咋还能回去害人,难道……

这件事到了这个地步,我必须把自己看到的说出来,要不然鬼知道越往后会出什么乱子。

“村长,我今天和二宝看到大嫂的魂了,还看到赖汉子的头被大嫂给下了,你说会不会是赖汉子的魂回来了。”

“强子,别乱说。”老爸一瞪眼,显然是不相信我的话。

我希冀的看着老村长,希望他能相信我,大伙沉寂了一会,老村长突然横眉,“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还是赶紧去救赖子他爸。”老村长看着我爸催道:“大国,你跟我去一趟,哦对了,顺便带些趁手的东西,以防不测。”

“好,我马上来。”

老爸和老村长出了门,我也没了心思睡觉,我想跟去看看,老妈却不让,说是太危险了,可是这件事对我的好奇很大,无论如何我都得去看看。

为了抚平老妈的担忧,我只好将她骗回房,等她睡觉的时候,我便偷偷溜了出去。

现在是深夜,村道上基本都是黑漆漆的,这件事想来村长是不想惊动太多人,至于为什么找我爸,这个说来也简单,我的爷爷以前是当兵的,练过一些把式,老爸也跟着爷爷学过一些,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较强的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村长家离我家最近,找人也方便。

天虽然黑,看上去有点吓人,但是没有丝毫阻碍我的好奇心,等我摸到了赖汉子家的时候,老爸他们忽然走了出来,他们两人还抬着一个麻袋,不知道是啥?

“强子?谁让你过来的?”老爸看到我,满脸怒气的说我。

“爸!你们抓到赖汉子了?”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只好见缝插针,见事说事。

老爸眉头微皱,看向了老村长,老村长哀声一叹,随即也不说话便将那麻袋子抬走了。

老爸临走时让我赶紧回家,我口头上答应,但还是耐不住好奇跟了上去。

老爸他们一边走,一边说着话,老村长说,赖汉子没见着,赖子他爸又死的这么惨,这件事最好隐避些,免得搞得人心惶惶,还说将赖子他爸埋了之后,明天一早去县城找一个道士过来瞧瞧,这事太邪门了。

村长不愧是村长,想得很周到,可是这事真的能瞒的了吗?

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一天两天没事,要是时间长了没见着多天不见的人,肯定会乱想。

我一边揣测着,一边跟着他们,老村长沿山路一路来到了后山荒地,这片看似平整的地面下实际上全是死人,这还是中日战争的时候,随处乱葬的。

到了荒地,老爸和老村长拿着铁锹开始挖起来,我没敢现身,就蹲在草丛里偷看着,现在的月亮有点发青的感觉,再加上周围随风而动的树林,一股压抑且阴深的感觉令人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一道断续的骨头声忽然想起,我凝神注视着,却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异象,但我却看见,老爸和老村长都停了手,傻愣在原地。

嘎吱——

陡然又响了一声,诡异的骨头碰撞让我禁不住一颤,在我放眼紧张的环顾时,我忽然听到了铁锹落地的声音。

转眼一看,赫然发现老爸和老村长全都吓得坐在了地上,他们全身抖颤,目光全都汇聚在坑边的麻袋上。

就在我有些好奇的时候,只见那麻袋骤然动了起来,那骨头碰撞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诈,诈尸了!”老爸耐不住吓,张口说出一句。

嘎嘎嘎嘎吱——骨头的声音越来越强,越来越频繁,直到最后,那麻袋竟然立了起来。

这还不算,立起来后,像僵尸一般对着老爸他们跳来,可老爸他们就是被吓傻了,愣是坐在地上也不知道跑。

情急之下,我连忙跑了出来,跑到他们的身边,一手一个胳膊将他们使劲的往后拽。

“爸,村长,快起来。”

老爸回头看我一眼,有些诧异,不过还是依言站了起来,老村长却没有那么幸运,可能是他岁数大了,被吓得骨头都软了,无论我怎么拉,就是起不来。

“强子,快搭把手。”老爸看着我急忙说道。

我应了一声,随即我们两个人就这么将老村长给抬出了荒地,这老村长别看他这么瘦,愣是重的很,后来我才知道,这老家伙自己使命的往下沉,我说怎么这么重呢?

我们一直往下破走,愣是没敢回头,一直到了村子这才气喘吁吁的将他放下,老村长许是吓傻了,老是乱说话,老爸没辙,只能叫我跟他再次送他到家。

送完之后,我和老爸回到了家,我们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进门先是各自喝一杯茶之后,就相互看了一眼,便各自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老村长又活气神现的跑到了我家,说是让我爸跟他去一趟县里,老爸知道他想干嘛,也没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老爸他们走后,老妈带着我去舅妈家一趟,舅妈死了,堂哥也死了,只剩下舅舅一个人独守空房,我们赶到他家的时候,就看见舅舅颓废的坐在大堂的门杆上,手里还拿着一瓶白酒,看样子,这两件事对他的打击太沉重了。

我走了过去,本想安慰他,却忽然发现,家里边没有舅妈的尸体,我不甚疑惑,连忙问他,“舅舅,我舅妈的尸体呢?”

老舅没吭声,沉默的指了指他的房间,我猛然一惊,舅舅胆子也太大了,难道他一晚上都是跟舅妈的尸体睡觉的?

我疑惑的走到房间里,却见舅妈安然的躺在床上,可等我走到床边看的时候,却惊呆了。

舅妈的尸体竟然是一段一段的,四肢,头,双手全都被舅舅给拼凑在了一起,从远处看还真看不出来,近眼相看,能把人吓死,老爸说,舅妈是自残而死。

可是一个活人能把自己伤残成这样?反正我是不信。

走出门外,看着舅舅问道:“舅舅,你老实跟我说,舅妈到底怎么死的?”

舅舅喝多了,脾气有点爆燥,随即指着桌面冲道:“问什么问,自己不会去看。”

我愣了一下,心想又不是我害死的,干嘛冲我发火,我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便走到桌面旁看了一眼,那桌面上有一张纸条,可是上面什么字也没有,舅舅到底让我看什么?

我甚是古怪的转头看他,“舅舅,这一张白纸你想告诉我什么?”

啪!舅舅忽然一个紧绷,手中的白酒瓶子不慎落地摔碎,这般错愕的表情让我很是疑惑。

“你,你刚才说啥?”舅舅转首抬眼看我,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不可置信。

“一张白纸啊,不然你以为什么?”我狐疑道。

“不可能。”舅舅虎脾气忽然冒了出来,即时将我推到一边,老妈担心我,连忙关心的看着我,我对她微笑着摇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老舅拿起桌面上的纸条,左看右看,忽然将纸条撕得粉碎,随即在我错愕的目光中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仰面喊道:“英华,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你倒是说啊,你说啊,呜呜……”

老舅忽然发完疯,又陡然抽泣,我和老妈看的目瞪口呆,完全不明所以。

就在这时,老舅的房间里,忽然响起了让我惊魂的骨头摩擦声……

沉寂的大堂里忽然传出骨头摩擦的声音,任谁听到都会禁不住一颤,老舅此时酒劲足,胆气也大了不少,即时起身疑惑走到房间门前,伸耳朵听个细致。

“贵三!你过来。”

突然,舅妈的声音自房间里传出,老舅猛然一个激灵,那后足的酒劲忽然没了效果,踉跄后顿几步,即时不慎跌到。

我忙上前扶起了他,可是老舅的神色越发不对劲,有些失魂落魄的感觉。

在我即紧张又疑惑的目光下,老舅再次迈动步子对着房间缓步走去,临至门槛前,老舅叫我放手,我放开了手,老舅进去后陡然紧关上了门,我愕然的看着他这举动,不知所措,刚才我若是没听错,应该是舅妈的声音。

可是舅妈都已经死成那样了,那还能是人吗?

我本心存担忧,但是老妈说老舅与舅妈毕竟是夫妻一场,就算做了鬼也不会加害老舅,老妈的话使我安心不少。

在堂屋里蹲守了五分钟,老舅走了出来,神色比之前少了一丝忧愁,多了一丝惶恐。

我刚开口问他,老舅忽然神色一紧,转头对我们说道:“你舅妈告诉我,这个村子已经被可怕的魔鬼所控制,她让我告诉你们,今天必须离开,不然就没机会了。”

老舅说完忽然急匆匆的走出了堂屋,见此,我不甚疑惑,“舅舅你去哪儿?”

舅舅没说去哪儿?而是让我们赶紧离开,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是这几天发生的事让我不得不慎重思考,老妈是妇人家,胆子自然怯弱,她一个劲的拉着我,叫我赶紧跟她回家收拾离开。

我没不同意,只是在这之前我得告诉我的好朋友二宝一声。

来到二宝家,二宝的爸爸说二宝下河捞网去了,我又赶忙前往河边,临至河边时,我愕然不止。

河岸上只有一个桶,一双布鞋,却不见人,这个河不深,齐腰差不多,以二宝的个子不可能失足掉水,那这人去哪儿了?

在我担忧间,一道看不见的声音忽然响在我的耳边,她说,她知道二宝在哪儿,跟着她就能找到二宝。

可是我四处看了看,却没见人,心里难免有些惊慌,现在虽然是白天,可是这河岸边上有一大片柳树遮阴,再加上荒地空寂一片,不心慌才怪呢!

“别想了,再迟点二宝就没救了。”那声音催促道。

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是我却相信二宝的确失踪了,况且现在晴朗一片,就算有鬼,我想自己也不会出什么事。

想通后我让她带路,而后随着她告诉我的路线一直走,走到河中段的时候,我忽然看到在我的前方空气处冒出了火苗,我的乖乖,这个现象简直太超自然了,吓得我连忙避开。

避开一霎,那前方空气里突然传出呼救声,我一听,心下一紧,这不正是之前告诉我路线的鬼吗?怎么她突然就着了火?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救她,后来她告诉我我的尿可以扑灭这火,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就尿出来顺便浇在了火苗处,奇异的是,火苗扑灭的一霎,天空骤然暗了下来,原本晴朗天际,骤然被一大片诡异的黑云所遮盖。

“不好,她要来了,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她?她是谁?”一个能被鬼都有所忌惮的会是什么?

她没告诉我,只让我赶紧去找人,我也没想太多便继续寻找,找了十分钟左右,忽然在河上游一处断壁下看到了二宝。

不止二宝一个人还有好几个村子里面的人,其中我还发现了二赖子,不对,舅妈!我竟然在这些立在河面上的人后面看到了舅妈的身影。

这怎么回事?舅妈的尸体一直放在老舅家里,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我错愕的时候,我的身子忽然被人猛的一推,对着河下掉去,我本想掉河一霎,以极快的速度冒出头,好呼吸一下空气,可是我的身子仿佛被什么给往下压一般,就是游不上来,更奇怪的是,我能感觉倒我的唇边似乎传来一道柔软的感觉,鼻子里还嗅到一丝浓香。

呼吸困难的状况没有出现,我的嘴里感觉到像是人工对我吹气一般,正因为如此,才觉得在水底下很放松。

可是我的头完全动不了,在我翻着眼皮上下转动时,我赫然看到,水面上有一个红色的倒影,这个倒影看起来像是一个新娘子穿着红衣悠然散步一般。

顺着她的步伐,一直转动我的眼珠,最后在我转动的极限之下,她终于停了下来。

正当我好奇她想干嘛的时候,那倒影下一个举动把我看呆了。

只见她仰面张口,不知道是不是狂啸,可能是水压太大,导致听力受阻,所以不知道她到低是不是在怒吼,但是随着一道绿色的光线呈一种弧度窜入她的口中时,我才深深体会道,什么叫骇人听闻。

这个神奇的举动没有人能够为之,她的身份我大概猜到了,可能就是那女鬼口中所忌惮的那个人。

那个倒影吸食了绿光之后,便转头要走,却不想,又突然一个回头,她看的位置刚好是对着我,只见她一个移步好似瞬移一般,在我眨眼间,便看见她的脸颊贴到了水面上。

这个距离太近了,我吓得连眼睛都不睁开一下,等了五十秒,没了动静,我以为她走了,可当我睁开眼的一霎,我赫然被她吓住了。

不是说她长得有多恐怖,而是这张脸,对我来说太过熟悉了。

大嫂!这个女人自从洞房那晚我便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事,跟二宝见过一次,再加上今天,就是整整三次。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大嫂,因为她的形迹对我来说太过震撼,真正的大嫂我已经快分不清了,她有两面性,弱小,无助,绝望,而这一面却是嗜血,狰狞,阴狠。

在我暗自揣测间,大嫂的脸颊忽然抽出水面,在我紧张的心态下,缓缓消失了。

也就在她消失的一霎,我的身子也跟着出了怪,陡然不受控制的往上漂浮,最后在我诧异的目光中,将我提上了河岸。

这般诡异形迹,令我当面楞然,随即四处张望,戒备问她,你到底是谁?她,却说出了让我更为惊讶的话。

灵异世界,怪陆离奇。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4,085 人参加, 跟帖 2 条)
  1. 皇成道

      那神秘的声音沉寂一会,突兀说道:“我是你堂嫂。”

      她这句话令我十分惊讶与震惊,缓了好一会,这才慢慢平复下来。

      堂嫂?这个对我来说近乎魔障的字眼,我甚至都产生了恐惧。

      “你真的是堂嫂?那刚才的女人是谁?她为什么和你长的一样?”

      堂嫂说她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一切的坏事都是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干的,她还说虽然她很想报复伤害她的那些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面的仇恨都忽然被抽空了,想报复也没那个气量。

      对于这般诡异的现象,她到现在都没能查明原因。

      堂嫂的话我很吃惊,这世上怎么会有两个堂嫂,这也充分的证明了,

      我没有看走眼,可是,这后来的“堂嫂”为什么要对我们村如此的残忍?

      这个问题没有人为我解答,也没有人知道,就在这时,昏暗的天空忽然褪去了黑幕,艳阳很快重新挂空。

      一切恢复原状,老爸忽然出现在河下游,他的身后还跟着老村长以及一名头发花白的道士。

      “是他?”

      那神秘的声音忽然诧异,我不禁突奇相问,“怎么了?”

      她支支吾吾半天,好不容易顺溜了嘴,却不想,老爸他们正好赶了过来。

      老爸一见面就问我有没有事,还说这是他请来的道长,很厉害,我看了那道长一眼,尖锐的眼眸,给人一种狭隘犀利的感觉,总之我感觉很不舒服。

      不过我还是把我看到的,知道的事情都讲给了道长听,道长听完面色忽然凝重,还说这属于天劫,不可解。

      老爸他们都是质朴的山村人,那经得住这般吓,当即格外恳求,就差没有下跪了。

      那道长鹰眼一斜,似是思考,过了一会,突然说想要解此劫,必须合上村里所有的成年男性,助他摆一禁忌大阵,还说,剩下的妇女全都留在家中,不得外出。

      老村长心头急,为了此事也算是忙上了头,这件事他没有多虑便答应下来,随后不再耽搁,当即对着村头跑去。

      老爸也跟着去了,老道长却是留了下来,他在这里左顾右望了一会,突然看着我说:“你叫张强?”

      我有些诧异,但还是点点头,他随即一笑,突然塞给我一颗透明的珠子,那珠子上面还有一些看不懂的符文,他让我戴在身上,以防后用。

      我也没多想,便顺手拿着,对于现在这满村的怪事,有个东西防身,倒也不错。

      道长走了之后,我却发现那立在河间的人都不见了,当时我就蒙了,我说老爸他们刚才过来的时候怎么没看见呢?

      可是这里的水也不深啊,要不然也不可能将人立在那儿。

      这下我有些慌了,二宝也不见了,这下子我都不知道该去哪儿找?现在我有些矛盾,老舅让我们赶紧离开,但是现在道长又请过来了,那我们到底是走不走呢?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招,最后无奈回到家后,老爸突然告诉我,二宝刚才来找我。

      我愣了一下,有些呆滞,醒神后,我连忙问他二宝在哪儿?老爸说他在老地方等我?

      这句话我没有多思考,因为这是我和二宝子的秘密,老地方就是打鸟的地方,我想也没想便跑了过去,临走前,老爸交代我晚上早些回来,道长要在后山的平坡山摆阵。

      等我到了打鸟的地方,却没看见二宝字,我又跑到了经常打鸟的高眺的位置往四处看了看,就在我有些着急的时候,身后陡然响起一道深沉的呼唤。

      “强子!我在这儿?”

      我猛然一回头,刚好看见二宝子盯着我看,一开始我有些欣喜,但是他那沉静的诡笑加上深沉的脸色,让我不得不乱想,二宝子我很了解,很活泼的一个小伙子,今儿个实在是太反常了。

      “二宝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二宝子再度诡异阴沉一笑,“跟我来。”

      看着他转过身的背影,我有些迷糊,一时间突然感觉二宝子变得好陌生,不过还是很好奇他口中的秘密是啥,毅然跟了上去。

      跟着他穿过了树林,来到了之前来过的河边,这个河里就是赖汉子死亡的地方,也是我们大饱眼福的地方。

      二宝子站在河边停了下来,我很是不解,在这一望平川的河面上能有什么秘密?

      “二宝子,你要告诉我的秘密到底是啥啊?”

      二宝子没说话,却有另一个声音答应了我,在我的身后,响起了二宝子的声音,我诧异回头,完全惊呆了,身后的二宝子和我后面的二宝子一模一样,尼玛的,简直出鬼了,先是两个堂嫂,现在又变成两个二宝子,还有两个舅妈?

      他么的都乱了,我一时有些崩溃的抱头蹲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相信谁?

      “强子,快点离开这里,他不是二宝子!”

      我抬头看着那个后出现的二宝子,很是迷惘。

      “那你又是谁?”

      他看着我,忽然一滴忧伤的泪水流了下来。

      我被他这举动给看的一愣一愣的,就在我有些相信他的时候,河岸边上的二宝子忽然说话了。

      “强子,他是假的,别相信他,快点跟我走。”

      我下意识的要回头看他,那流泪的二宝子突兀的喊了一声:“别回头!”

      可惜已经晚了,我还是转过去看他了,看到的是一张有些得逞的诡异笑脸。

      我暗道一声糟糕,刚准备往回跑,却不料身后的丛林没了,消失了,出现的是一条幽幽肠道,肠道两边是雾霾霾的深渊,周围古怪且阴郁,全部被笼罩上一层青色面纱。

      在肠道的对面,是一个黑漆漆的山洞,山体形状有点骇然,形似鬼物,让人望而生畏。

      就在我有些犹豫该往哪边走的时候,却发现,身后的河面也消失了,变成了断崖,一条没有活路的断崖峭壁。

      这下子完蛋了,没有路可选,可是也不知道对面的山洞里有啥东西,万一是个鬼洞,那我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在我万般焦急之下,那肠道外壁下忽然传来一道呼唤。

  2. 皇成道

    各位,实在不好意思,这本书由于其他原因不写了,我现在有一本新书,虽然不多但还是不错的,前些段时间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心里很难受,所以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望见谅。

    我的新书在凌云网发表叫《葬忌》,不过我已经发到中国灵异网了,只不过还在审核,希望在看的读者能够给于我一点支持,最后谢谢大家了。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