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见邪》

我叫林峰,是一名孤儿,从小被望龙村慈祥的林木爷爷抚养,他有一个小孙女,比我大三岁,和她爷爷一样,对我特别好。

我在他们家过的蛮幸福的,林木爷爷有两个爱好,捕鱼和讲笑话,每次都能逗得我们开怀大笑。

家里边虽然只有我们三人,但是我感觉比一般人家过的开心多了。

直到林爷爷带回来一样东西,从那后开心的日子没有了,有的仅仅是无以复加的恐惧。

那天傍晚,我和林美姐姐正在家里边耍闹,林爷爷这时候回来了,我们都开心的跑过去抱住他,林爷爷的脸上带着喜不自胜的笑容,在我们好奇的目光中,他伸手出来给我们看样东西。

一块血迹斑驳的龙凤玉佩,那时候家里穷,哪见过这么稀罕的玩意,顿时忍不住想拿过来看看,爷爷却是挪开手,嗔怪的看着我们。

“你们两个傻娃子,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瞎碰!”

我倒是没什么,可林美却不乐意了,顿时小嘴一鼓,“哼!爷爷小气鬼,不跟你说话了。”

爷爷见小美别过头去,顿时憨笑道:“呵呵!傻丫头,爷爷不是不让你们碰,主要是这东西不是一般的玩意,若是爷爷没看走眼,就这玩意可以给你们买好多好吃的。”

一听到吃的,林美顿时乐了,撒娇着让爷爷带她买好吃的去,爷爷摇头失笑,说只有将这东西变卖了才行。

哄住了林美爷爷便开始煮晚饭给我们吃,吃过晚饭我和林美就上床睡觉了,那时我们都小,男女睡在一起也没什么。

我清楚的记得那时候已经深夜十二点了,我们睡得都很沉,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做了一个梦,梦到爷爷要杀了我们。

我被吓醒了,脸上全是汗,醒来后却意外的发现林美不在床上,我好奇的看了一下房门,却见门开了,我忍不住走出了房门,却见林美趴伏在堂屋门前好像在看什么?更让我奇怪的是,我隐约看见林美的身子在不住的颤抖。

我走过去拍了一下她的肩头,林美顿时惊慌的叫了一声,叫完之后我好像听到了刀子掉地的声音。

就是这个声音让林美更加的慌张了,随后莫名的拉着我进了房间,还十分谨慎的关上了房门,我好奇的看着她,她却脸色紧张地对我虚了几声,还示意我上床睡觉。

虽然好奇但还是照做了,盖好被子刚闭上眼没多久,堂屋里就传来了脚步声,我睁开眼准备抬头去看,林美却是猛然伸手压住了我的头,还捂住了我的眼睛。

这个举动让我很不舒服,我想挣扎,林美却说:小峰乖,别动!

对于林美姐姐我还是比较信任的,她让我不动我就不动,过了一会,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林美却突然拉上了被子到最后我和她只剩下了头发留在了外头。

就在我感觉有些闷得时候,房门突然被轻轻打开了,我心头一惊,毕竟这么晚了爷爷往常早就睡觉了,我以为是坏人,当时就很害怕的蜷缩了身子,连大气都不敢喘。

奇怪的是,房门打开后,却没了声音,沉寂了好一会房门又被轻轻关上了,林美姐依然没松手,而是她先伸出头往外看了一眼,之后才松开手。

后来我想问她那人是谁?林美却说是爷爷,我当时很疑惑,爷爷有什么好怕的,为什么林美会紧张成这样?

可是她却没告诉我,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却发现林美看爷爷的目光变了,没有依靠,喜爱的那种感觉,相反多了一丝隔离感。

爷爷也很纳闷,完全搞不懂平常最喜欢黏着自己的小孙女今日到底是怎么了?

问了问林美也不说,就拉着我出了门,走在村道上,她一直没个笑脸。

后来在小琴婶家门前,我忽然看见那里围了不少人,我当时好奇就跟林美走过去看看。

挤过人群我赫然看到一只被撕咬的不堪入目的死猫,这只猫我认识,这正是小琴婶家的猫,平时在她手里可宝贝着呢,今日我却感觉有些反常,这猫平白无故的死了,怎么也不见她人出来咒骂。

村里人也觉得奇怪,有人也喊过她,可就是不见人,我当时好奇的走到她家院门外,却发现门紧紧的锁上了,不论怎么敲就是没响应。

我以为她出门了,也就没多想,刚准备往回走,却发现林美不见了,我着急的往回走,却看到她一直呆在死猫的地方,而且她的身子不断的乱颤。

我走过去拍了她一下,她再次吓了一跳,还口出乱语,说什么是爷爷之类的话。

我问她到底在说什么?她却不吱声了,随后拉着我一直来到了麻婆的家里,这位麻婆也就是驱邪的神婆,在当地出名的很。

林美找麻婆问她要一张驱鬼符,麻婆问她要符干什么?她却没说,麻婆无赖只好给她一张。

回到家后,林美一直握着符纸坐在床上不说话,我当时就好动,没人跟我说话就觉得很无聊,所以我就想去找爷爷玩,林美却不准,拉着我在家里陪她一下午。

时间很快,又到了睡觉的时候,我一般早早的就睡了,所以也没那么多可想的,可是在梦里又梦见了可怕的事情。

我梦到爷爷杀死了林美姐,还将她给分尸了,将她的断尸塞进了院子里的水缸里。

我又被惊醒了,这一次又发现林美不在床前,一想起那个梦我就心急的跑出房门,可不曾想,林美姐忽然从堂屋外跑了进来,她的身上湿湿的,好像掉进了河里一样。

她的脸色还是那么惊悚,又将我带进被窝拉着我上床睡觉,所有的举动都和之前一样,脚步声,开门声都在不断继续的上演着。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听见爷爷的呼唤声,喊得好像是我林美姐,我睁开眼发现林美姐不在床前,顿时疑惑的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可是,一道湿哒哒的潮印却让我懵住了,这不正是林美昨晚穿着湿哒哒的衣服睡觉留下的印子吗?

既然有印那就说明林美姐没有事,可为什么爷爷一直喊着林美姐的名字,而且听着声音像是十分的着急。

我好奇地下床找到爷爷问他怎么回事,爷爷却说早上喊我们起床的时候发现林美不在,当时他就以为林美去上厕所,所以就去喊了。

可是喊了很多遍就是没人应,后来一看厕所里没有,家里外边都找了个遍还是没有,爷爷就慌了,以为林美姐出了什么事,所以才不断着急的喊着。

这么一说我心里真的很担心,随即和爷爷分头去找,可还是一无所获。

回到家后却见爷爷瘫坐在水缸前,我以为他出什么事了就过去扶他,却不料他一把抓住我,满眼泪水的看着我。

“小峰,小,小美她…………”

爷爷手指指着盖子掀开的的水缸,满脸惊悚的颤抖着,我看了一眼水缸,顿时有些后怕。

这股后怕劲来自于一场梦,现在结合爷爷的脸色与恐惧的举动,就更加令我慌张了。

我缓慢的走到水缸边,心率的跳动越来越强,我生怕自己的梦会验证。

可惜还是验证了,我刚探出脑袋去看,就看见了一只苍白的断手浮在水面上,我当时吓得蹬蹬直退,一屁股不慎坐在了地上,心中的恐惧令我忍不住嚎啕大哭。

爷爷紧紧的抱着我和我一起痛哭,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林美姐跟我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到给林美姐置办丧事的第一天晚上,我才知道她的恐惧来自哪里……

林美置办丧事,是爷爷独自守灵,我那时还小,爷爷为了不影响我休息就让我先去睡了。

在我躺上床没多久,我便听到了门栓的声音,我睁眼转头一看,却见房门的门栓不知何时竟然拴上了,我这个人一般没这个习惯,所以门栓没拴我很清楚。

我好奇地走下床准备去拉门栓,却不想不管怎么拉就是拉不动,拉了一会便累得不行。

无奈之下只好不去管它,上床后很快就睡着了,睡着睡着又做了一个梦,这次的梦太过吓人,我梦到爷爷举着刀对我砍来,每一刀都刻在我的心里。

等我吓醒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还没松缓几口气,门外墙面上忽然传来刀子擦墙边的声音,有些刺耳,若是之前还有林美姐照顾我,我至少还有些寄托,但是现在我却只能一个人。

我吓得躲进被窝整个人包裹在里面,身子禁不住的颤抖着。

不一会刀子声没了,我以为那人走了,却不想陡然一道砸门的声音让我浑身猛地一颤。

“咚!咚……”

断续的砸门声让我忍不住哭了出来,可是我哭的声音好像发不出来,连我自己都不能听见。

我也不管那么多,一个劲的放声大哭,可是那砸门声却是极其的响亮,丝毫没有我哭泣的声音。

就在我害怕之极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喝声顿时响起。

“给我住手!”那声音猛然一喝,砸门声忽然停止了,我以为有人来救我了,我有些欣喜的想跑出门外,却不知还没下床,门外就传来砰砰啪啪的乱响,就像砸了家具一般,总之让人很心慌。

这个声音持续的很久,我一直捂着耳朵不敢出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房门忽然打开了,我当时缩在被窝里不敢掀开去看,就一直蜷缩着发抖。

后来被窝被轻缓的掀开了,我没敢睁眼,只是抖得更加厉害了,直到她开口说话。

“小峰乖,没事了,秦奶奶带你回家。”

听这声音我猛然一睁眼,看清面容后我顿时哭泣的抱住她。

秦奶奶就是麻婆,她带我回家后,将爷爷的事告诉了我,还说林美姐正是被爷爷害死的,而我见到林美姐的那天晚上,她就已经被害了,至于现身找我是为了保护我,就连那个门闩都是她帮我拴住的。

我问她爷爷怎么会变成这样,秦奶奶说这都是爷爷捡到的那块龙凤玉佩惹的祸,还说那玉佩不是正物,而是被附上了邪灵的玉佩。

可我还是疑惑,爷爷白天就正常了,好像什么事他都不知道,秦奶奶又说那是因为邪灵白天不敢现身所以爷爷就占动了主权,但是对于之前做过的事却是没有丝毫印象。

了解了此事后,我对她说想见见林美姐姐,秦奶奶却说在救走我的时候,就已经让她投胎去了,听到这里我心里有些难受,对于林美我真的很舍不得。

第二天一大早,秦奶奶早早地就喊我起床了,说是她要出去一趟,让我看着家门,我没多想就答应了。

在她家院子里无聊的玩耍着,突然她家的院门外就传来激烈的敲门声,我刚准备去打开门,却听见一段让我害怕的话语。

“林老头这个丧尽天良的杀人魔,他害死了我的儿子,今天我就拿他孙子抵命。”

听这话好像是找我的麻烦,我当时小,胆子更小,哪敢开门,一直蹲在院子里不敢出声。

敲门声一直不断,直到秦奶奶的喝声响起我才站了起来。

“大国,你想干嘛呀?”

“什么干嘛?那老东西杀了我儿子,我当然要拿他孙子抵命。”

“抵啥命啊!林老头杀你儿子关小峰什么事?再说了,小峰又不是他亲孙子,你要找也该找林老头报仇。”

那叫大国的男人不说话了,秦奶奶沉寂了一会又说道:“我知道儿子被害你心里很难过,但是也没有你这么冲动的,其实真正杀死你儿子的你也清楚,林老头平常什么样?你们最了解,他之所以干出这种事都是那附在他身上的邪祟搞得怪,所以呀,想要不再受此祸害,必须找到林老头将他身上的邪祟除去。”

大国听完后,陡然不耐的说道:“得得得,您老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我大国丑话说在前,要是逮不到林老头,别怪我大国翻脸不认人。”

话落没多久,秦奶奶的叹息声骤然响起,接着院门被打开了,我一看这才知道原来院门被锁上了,仔细想想,还真的挺感谢秦奶奶的,她似乎早就料到我会有麻烦,所以才故意留我在家里还把门反锁了。

请奶奶打开门看见我站在院内,她的脸上顿时露出笑容,随即走了过来拉着我坐了下来。

“小峰啊!他们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就当他们是放屁的就成。”

“秦奶奶,我没有生气,我现在就是有点担心爷爷,你说他们要是找到爷爷会不会杀了他。”

“唉!先不说这个,秦奶奶问你,你愿意跟着奶奶过日子吗?”

我怔怔的看着她,心里有些犹豫,毕竟我还是有些牵挂爷爷,可是一想到每晚的惊心动魄,我就十分的害怕,秦奶奶对我可以说非常好,就从刚才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听闻秦奶奶以前有一个孙子,好像不知道什么原因去世了,所以她就一直变得郁郁寡欢,但是自从遇见我,她好像开朗了许多,每天有说有笑的。

拥有这么一个奶奶,我真的觉得是我的幸运,想了想之后,我便点头答应,秦奶奶高兴的合不拢嘴,一个劲的抱着我傻笑。

认了奶奶之后,她带着我给一尊塑像拜了拜,我当时也不知道这是谁,只是她让我拜谁我就拜了,拜完之后,她又交给了我一些口诀,让我每天都背着,直到刻在心里忘不掉为止,就是从这开始,我的人生至此后踏上了邪乎的诡途。

交代完一切后,家里边来了个人,这个人我知道,就是小琴婶的丈夫,名叫大梁子。

秦奶奶问他出什么事了,大梁子神色惊悚,很是慌张地说他在山头上发现了他媳妇的残骸。

秦奶奶面色猛然一震,随即刚准备跟他出门,却忽然顿住回头看我,“小峰,你也跟过来看看。”

我没多想就跟了过去,虽然不知道秦奶奶怎么想的,但是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为了以后做准备,锻炼我。

望龙山山势毅力挺拔,之所以叫望龙山是因为这山头极其相似龙头,而且还是朝天方向,焉有一番龙抬头的趋势,这个地方按照风水学说就是段福造贵之地。

大梁叔带我们来到了望龙山的一处荒凉的山头,这处山头以往就是乱坟岗,看似平平无奇的荒地,实际上地面下埋着数不胜数的尸骸。

大梁叔指着荒地说就是这儿,秦奶奶拉着我快步走去,临至地点时,却不见了小琴婶的尸体,有的仅是她的断布衣袖,大梁叔见了,顿时不可置信的跑过去东张西望,满嘴的惊异,说什么明明就在这里的,怎么突然不见了。

秦奶奶眉头微皱,走了过去后,拿起断掉的衣袖说道:“你没看错,的确在这,至于不见了想必另有蹊跷。”

“什么蹊跷?难不成是大白天闹鬼了?”大梁叔诡异说道。

原本平常一句话,却令秦奶奶面色一怔,继而在我疑惑的目光中,她突自掐起了食中二指,不知道在拿捏什么?

过了一会,秦奶奶面色忽然变得异常难看,“糟了!没想到那邪灵这么恶毒!”

秦奶奶话音刚落,晴朗天际骤然空雷不断,这一响可谓是吓人不轻,就在我们纷纷抬头看时,突然暂白的云层陡然幻化为黑色的乌云,整个望龙山都被其包裹进其中,阴暗不定。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最后更新于2016年12月17日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