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11岁那年我去过鬼市

11岁那年我去过鬼市

首先这是我第一次发稿,然后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就说点我小时候的的亲身经历吧。

这个故事比较长,第一部分是爷爷去世,第二部才是鬼市。

(1)爷爷的去世

小时候在农村长大,那个地方封建迷信就像现在九年义务教育一样普及。家家都多少懂一点,什么家里人去世了49天不能去别人家,小孩不能说多少斤,也不能说重,抱着小孩要说沉;家里有小孩的,就算回家了奶奶也得站门口多喊几声名字让回家。

10岁那年奶奶爷爷都中风了,奶奶半身不遂,爷爷严重的时候只能躺在床上,家里就几个姑姑伯伯照顾爷爷,奶奶。最后爷爷还是走了,是冬天正好要期末考试前几个星期,爷爷走得那个晚上,下起来大雪,非常大的雪花自我出生以来第一次看见。姑姑说这是天地为老人家戴孝,只有大好人走了,天地才会下雪,上天给予的恩赐。

爷爷那辈人干过什么,我也不清楚,姑姑说当过兵,参加过义和团那些,后来我问爸爸,爸爸也说不出来爷爷到底干过啥,因为他们那个年代是家长制,小辈跟长辈没那么亲近,国家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这几个伯伯姑姑跟爷爷也不是那么清,奶奶又没上过学,爷爷干过啥也不会跟她说,但是爷爷走的时候那天下那么大雪,村里人我们自己都认为爷爷是个大好人,年前的时候肯定做过很多善事,这88岁走都是善终。所以爷爷下葬的时候,很多人挣着去抬棺材,再加上家族人比较多,最后挑选了8个同姓的族人去抬。

先说下爷爷走的那个晚上是2001年冬天,我们4个堂兄弟在大伯家睡觉,大伯爸爸他们几个儿子女儿在爷爷床前守着,所以爷爷几点走,他们是最清楚,而大伯家离爷爷那有200米,我们几个堂兄弟姐妹是不知道几点走的。那会也没有时间概念,我和2个堂哥睡在大伯床上,大概半夜的时候,感觉还像小时候一样,爷爷来到大伯家窗台,然后喊我们3一起去上街逛集市去,但是这次吧,爷爷说他自己先去逛,我们三在家待着,这次不带我们去。然后我们3个都做梦知道,接着就自然醒了,天还是黑的,没一会爷爷家就放鞭,我爸来大伯家喊我们3个起床说爷爷走了。然后我们就起来去给爷爷磕头,烧纸。

我们那有个习俗,家里老人去了,棺材要放正屋,然后支起来,孙子辈可以从棺材底下滚过去,以后胆子会大,气运会高。我胆子大,滚了好几遍,小堂哥也滚了2次,大堂哥都初中了,明白事理里,死活不滚说害怕,烧下纸后都不敢睡以前他们那屋,那屋跟爷爷就相个一个客厅,然后现在客厅也就是正屋放着爷爷的棺材。现在想想也可能真有用,我和小堂哥运气一直都比大堂哥的好,那会弟弟才5岁,我们也抱着他滚了几次。

然后再说说我爸爸,那天晚上爸爸困了,弟弟才5岁,就先哄着睡大堂哥那屋了,也就是爷爷睡的隔壁隔壁屋,半夜爸爸带弟弟去撒尿,然后回屋关门的时候,门就关不住,一阵旋风吹进客厅,等爸爸把门关上带弟弟回屋刚坐下,守床的姑姑过来说爷爷走了。

所以爸爸说爷爷走的时候,鬼差先来客厅接的,刮了一阵旋风,然后爷爷走之前跟我们几个孙子打个招呼才走的。

我那个姑姑是个神婆,那会刚拜师学艺,爷爷走之前都拉我们围床边,一个个说话,然后那会爷爷还真爱说话,一直说说,逮一个人就说半天,不让走的说。然后姑姑说,其实爷爷早就走了,现在就剩下一魂一魄没走,让我们都出去,别留这屋,没事进来一人看看就行了,这样老人就不会牵挂,走的快也没痛苦。现在想想如果是马列主义,其实感觉挺不人道,老人走的时候,亲人故意不在身边,就在门口不进去。最后我不听话,没事就溜进去跟看看爷爷,到现在都有个遗憾,就是我进去爷爷喊我名字,我没留下来听他说话,就想着姑姑说的话不让在这屋待着,听见爷爷一直喊我,我也头也不回的出去了。最后爷爷走之前,魂魄还去大伯家跟我们打个招呼。现在想想也就想想了,到后来爷爷找我,其实还是特别疼我的。

(2)鬼市

爷爷走后,我们农村是要摆几次丧宴的,然后就是3周年要摆大的,中间第一年爷爷走的,家里没老人了,爸爸就把我送到姑姑家上学,他们出去工作了。在姑姑家,定期也回老家,特别第一年的清明特别重视,回去我们都得过夜的。那天一大早从姑姑家的城市回奶奶家,非常远,为了赶上午饭,早上6点就走了,到奶奶家都9点多,然后太饿了,路过小卖部就买了个干脆面,然后姑姑直接跟大伯他们在大路上回合,直接去爷爷坟那块烧纸钱。现在想想那会电话都还没有,就是靠人口信传着,几个月前就说好,然后就在那等着。去了爷爷坟那块,我们小辈的都磕头,我早饭没吃,但是想着好久才来看爷爷,就把没吃的干脆面掰了一大半给爷爷上供,然后隔壁是爷爷爸爸妈妈的坟,也给他们掰了剩下的二份之一,自己留了4分之一吃。然后就回大伯家吃午饭,然后就回二姑家了,当天晚上就做梦,梦见爷爷从山上回来了,还是他走之前那屋子,出来拿个棒槌就揍我,说我不去山上给他送饭,这都半年了,就小堂哥和大堂哥去送,为什么我不送,那棒槌现在回想打身上都疼呀,我一直躲俩哥哥后面。醒了后跟神婆二姑说了,我说爷爷不讲理,昨天我早饭没吃,都把方便面给他吃的,怎么今天还说我没给他送饭,还拿棒槌揍我。姑姑突然想起来,说,唉你转到我家来读书忘记给你爷爷坟前说了,他以为你还老家住,平时你堂哥他们去上坟,不是大节日就没带你回去,他就以为你故意的,所以揍你。你去上学去,我回头给你爷爷上香说下。

我不是编故事,是真事,然后不知道姑姑怎么弄了,紧接着第二个晚上就又梦见爷爷。这天梦里,爷爷是慈眉善目的,没一出来就揍我。还是身前那身装束,从去世那屋里出来,看见我了,我做梦我还是在那院里玩,爷爷从屋里出来说带我去买点吃的。我昨晚可是挨过揍的,但是脾气也倔。梦里我就跟爷爷说,爷爷你都去世了,你怎么还带我去上集市,虽然你走的时候给那么多纸钱,但是现在是人间,用不了呀。(我小时候明事也早,也不知道梦里咋就这明白)然后爷爷说,他走的时候,身上这身衣服里还有活着的时候几块钱,够给我买一包干脆面了。别的多的就买不了,我就开心呀,能买一包面也是可以的呀!2001年那会一毛钱都值钱呀!然后爷爷说,待会他带我先经过鬼市,路过我不要说话,也不要东张西看,就跟他后面走,然后会带我去一个特殊一家给我买吃的。然后就记得还是小时候上街那条土路,但是很繁华,是古代那种建筑小推车,全是小摊位,爷爷带我东看看西看看,那些鬼也恐怖,都是老人也有年轻的,讨价还价,最后爷爷带我去了一个跟我们镇上一样的一个摊位,也是一个老头卖东西,爷爷直接问有没有阳间的干脆面,多少钱一包。那老头看看我又看看爷爷,说你怎么带一个活小孩过来,爷爷可能跟他比较熟说这是我孙女,正好走的时候身上还剩点阳钱,给孙女买包方便面吃,然后那老头说好好,给你拿,几十年前还有2包,你挑一下,可能过期了。我怕不给我吃,就说过期也没事,我能吃蔫的。然后爷爷就给我买了一包,我就没要了,然后爷爷就带我回家了。这梦就完了。

很神奇,先是我没吃饭把早饭的方便面给爷爷吃了,那会后来爷爷在梦里解释说鬼跟人世间不一样,我给的那天,得隔一天他才能收到,所以第一晚误会我揍我不给他上山送饭,第二晚他收到我给的方便面,所以晚上带我去买也给我吃。总之爷爷还是非常疼我的,要不然我小堂哥跟大堂哥咋没有做过这种梦,也没有梦里去过鬼市。  以后还有很多故事,我慢慢说。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旋雨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一个小时候看的见那边世界,长大丧失这种能力的都市女大青年
最新跟贴(有 11,088 人参加, 跟帖 27 条)
  1. 旋雨 louise

    怎么都没有人发表问题?本人还在线想跟在做的大师们聊聊天

  2. 风林火山 风林火山

    敬老爱老,尊重传统。

  3. 过客

    长时间梦见去世的人,对你身体不好

    • 旋雨 louise

      自己爷爷,我也就梦见那连续2次,之后就是过大节或者有空回老家了,立马就去给爷爷烧点纸,说说话,告诉我现在的状况,周围伯伯们的状况,大体上让他别牵挂这边,儿孙自有儿孙福。爷爷也一直保佑着奶奶,他去世有15年了,奶奶一直建在都90岁了,挺健康的。

  4. 潇湘幽竹

    爷爷生前太疼你的缘故,死后才肯带你去诳鬼市。不信神鬼的人,我只想说,这么大的一个宇宙,你眼里只知道一个地球,人主宰着一切。那么多未知的世界,该有多迷幻啊。

    • 旋雨 louise

      是呀,世界非常大,有时候在想人的眼球是不是就是一个时空,里面是一个地球,然后整个人体其他部分对于眼球来说就是宇宙。鬼神信和不信,就是一念之间,我时长跟玩的好的不信鬼神的朋友说,哪天真让他看到了,他的世界观就崩塌了。但是他还是不敢跟我一起看鬼片。。。。。后面我还会发6岁左右经历的一些事情,那个世界的事情。。。。。

    • 朵朵 朵朵

      十分赞同你的说法

  5. 火舞艳阳

    2001年你爷爷88岁,也就是说老人家1913出生,而义和团是庚子年1900闹得,离你爷爷出生还有13年呢

    • 旋雨 louise

      我这写的大马哈,那会爷爷参加的是国民党,我近代史一向不好,当时是给湖北的一个国民党头头当贴身侍卫2年,那会国共那些什么革命,他多少都参与过,开始是从在自己镇子周围当土兵,然后才去参加的国民党,2年后退役,那个时间是不是蒋集团去台湾,我就不知道了,爷爷也没说过他的身平,都是姑姑们一嘴一嘴的说点,很多她们都没上过学也不知道。

  6. zhyphy

    楼主继续更新啦,故事好听

    • 旋雨 louise

      好哒!

  7. 清风明月

    楼主还梦见过自己逝去的亲人 据说这样不是个好现象, 据老人说在在自己的梦中听见别人叫自己不应该回答的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样的说法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楼主怎么看??

    • 旋雨 louise

      这个梦里有老人喊自己不要应这个事,我小时候没有听过都是长大后在各种鬼书中看到,甚至在电视中看到。我们老家那边传统文化给予的是,梦是唯一链接我们跟那个世界亲人的通道,那个世界亲人过得好还是不好就是通过这个通道来告诉子孙的。那个世界的亲人不是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也不会天天没事给你托梦,一般都是他需要冥币呀,坟墓漏水啦,这种,但是我也遇到过冒充我爷爷的魅来跟我说话,我梦里就知道我爷爷不是这种人,直接说你不是我爷爷别装了,结果后来那个梦也米有继续下去。可能每人体质不同,接受不同。

  8. 旋雨 louise

    这个故事讲得很平淡,但是都是真实的,以前没有写作的习惯,这次是偶然间翻到这个灵异网站,看着别人写的,也就想把自己经历的分享一下。以后我会长上传回想一下我以前的经历,这段就当前言叙述吧!

    前言叙述

    爷爷走了后,也就前面2年做梦梦见过,后来就没有了,姑姑是神婆,说后来给爷爷送武当供个牌位修仙去了,3年满后,就能混个小仙当。反正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后来满了3年姑姑真的又去武当了一次把爷爷请回家,之后就没有见她上供了,说爷爷被分到外省去当地仙了。很多时候我都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定,自身也得到努力。

    老人总说每个小孩都有一个守护神,可能是爷爷奶奶也可能是家族中其他去世的长辈。我总是感觉有时候遇到危险的时候,就像有一张无形的手恰到好处的拉我一把或者绊住我让我躲过灾难。11岁那年,爷爷走后,日子也很平常的过着,鬼市的那个市我也没有跟太多人讲,跟姑姑讲吧,她都是有神论者,什么都说更夸张,再加上我慢慢读五年级后,思想也慢慢成熟,不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再讲鬼鬼怪怪的我也会怕。能不说的就不说,说的时候总觉得有多一双耳朵或者眼睛再看我。

    现在我都成年了,快30的人了,对童年的记忆逐渐淡忘,但是我依然很确定那会给爷爷上坟紧接着2天做的连贯着的梦,那会我再有想象力也无法把那个世界的逻辑勾画的那么完整,一切都有理可寻。到现在都非常记着那家小摊铺子卖货老头看我的眼神,是那么惊讶,却又不大声伸张,这种推测到现在,那老头肯定不止见过一次鬼带活人来买东西。生前肯定也是跟爷爷是好友,要不然不会见面就那么熟套,说话都那么老相识的感觉。

    我是从小就能看见那个世界的孩子,太小的时候分不清,也跟他们说过话,玩过。甚至过了12岁,都还看得见。在我们农村,小孩过了12岁就算是少年了,看不见那个世界的东西了。我记得我13岁都还看得见,以至于到以后眼睛近视分不清看不清,就再也没看见过了。但是我觉得这个能力不会随着年纪的增大而就消失,这个是天生的,后来人生中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杜绝自己相信这些事情,内心不去接受到,到了现在我是真的再也没看见过了。到后来工作跟同事聊起往事,他们都非常惊讶,甚至开玩笑说我要是能力没消失都能成特异功能的人,被国家保护起来做研究了。我始终觉得多做善事,人也会很美,会得福报,把做善事当成一种习惯去干,做力所能及的,你也会得到升华。这些就当以后我没事就上传故事的前言叙述吧。当然如果有大师在看,懂得人,也希望你们能为我提点提点,我也非常好奇为什么我从小能够看见那个世界,而且跟别人不一样,特别是家乡的小孩不一样,我能一直看得见到快成年。以后我会讲的有几个大的,一个是我3岁记事起看见的鬼上坟,还有姑姑请回来修仙的住她家的嬷嬷,还有16岁时我丢掉的一魄,24岁那年的拜神之旅……….

  9. 旋雨 louise

    我本来以为更新就是新写一遍,另立一个标题就可以,但是我2晚都写了,后天没给审核通过,一直是待发布状态,我看别人写的文章,续写的就直接在留言更新了,那么我也把存的这2天的一起更新了吧!如果后台小编发现我,方法错误,联系我后台留的邮箱,跟我说下吧,我以后再更改更新方式。

  10. 旋雨 louise

    11岁那年我去过鬼市-续集之更早的经历-6岁和我玩的鬼伙伴

    我从小容易看见那个世界的东西,但是运气比较好的是一直看的都是好的灵魂。这次讲讲更早前5-6岁吧,具体哪年我不记得了,那会还在上没上幼稚园都不记得了。上也是去今天不去的那种,但是这个经历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从那之后遇到更可怕的事情,一直到我成年胆子才恢复。下面要讲这5-6岁的经历,大家不要怕,慢慢听我讲!

    第一部分 爷爷的村子(村子历史)

    我们村子以前不叫xx三队,叫做x家庄,因为这个姓氏的人特别多,最早的时候还有族谱,爷爷就是从这个村子出来的,辈分还非常的高,以至于我们这些孙子一出生,比我们大很多都结婚有儿子的那些人都喊我们叫姑姑或者姨奶奶。我写的这些都是真实的,但是不希望被网友去人肉我哈!反正我试了下百度,找不到我家村子。你们就当听故事了。爷爷最早的不是在这个村子,以前在大山里的那个古老的x家庄,后来是爷爷的爸爸去世后家产被族人霸占后被族人被赶出来的。

    这一块又是一个个故事,听小姑姑说,以前爷爷的爸爸是一位教书的先生,大山里唯一的讲文言文的先生,但是爷爷的爸爸是不是本地人都不知道,因为他在爷爷5-6岁就去世了,妈妈在他出生就走了。家里只有一个姐姐,在那个年代,小孩只有2个的非常少,都是一家生上5-6个。爷爷家算是有文化的人,所以爷爷爸爸只要了2个孩子吧,我们那爷爷爸爸就统一叫太太或者老太(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写的)。

    老太去世的时候,爷爷的姐姐好像已经出嫁了,5-6岁的爷爷就跟姐姐一家人过了,那会爷爷太小不懂事,老太去世后,爷爷就把房屋里值钱的东西卖了,收拾都收了3天,那些古书还有一些老太的真迹笔墨,全被不识字的爷爷,一把火烧了,最后值钱的东西卖的铜钱都装了好几麻袋,然后就抗这钱去了他姐姐家。

    总体来说爷爷的爸爸的家境还是非常好的,不是地主,但也能算个土豪吧。结果后来爷爷的姐姐去世了,那会生病哪有医院只有行脚大夫,那兵荒马乱的年代,人生病只能等死,行脚大夫救不活。结果爷爷的姐姐就去世了,他的姐夫就把钱给霸占了,然后还把爷爷赶出家门,那会也不知爷爷多大,就天天睡这族人家睡那族人家,最后大家看爷爷成了孤儿还没钱,就一起给赶出去了,不让回这个庄子。

    这一段历史的真实性我不知道真假,因为那会我还在宇宙中呢,是去年过年回老家听小姑姑说的。后来爷爷就是名副其实的孤儿,但是很聪明,虽然颠沛流离但是也长大了,但是特别爱打架,也正因为孤儿的身份,打完架没法找家长,也赔不了医药费,最后名声就坏的出名了。

    摸清庄里这帮人心理,他就东窜西窜,霍霍的他们不得安生,最开始就没事就偷偷回去骚扰下庄子,偷偷他们家鸡,霍霍他们家菜地这种。最后惹的整个庄子鸡飞狗跳,定期庄子的族人在门口拿棍子看守,防止爷爷回来。你们应该看过黄渤演的一个电视剧叫做《杀生》,爷爷幼年的经历跟那个电影演几乎相似。后来演变成跑去隔壁几个村子祸害,最后是好几个村子跟庄子人一起开会,为了治爷爷,集资出钱给爷爷强行送到部队当兵去了,那会只有国军,所以爷爷也算个国民党。当了几年兵的爷爷最后还混了个不错的职位,跟高层领导有接触,这让之前庄子人非常后悔的,混个好的职位的时候,爷爷就想回老家把之前欺负他的恶霸报复一下。就一人骑着马带上2小兵回现在这个村子吧,给当地另一恶霸给揍了一顿,还泼了一桶粪,镇子上的人都过来看过热闹。这事是真实的,因为我从小听别的老人口中说过,说爷爷年轻的时候谁都不敢惹他,都怕他,给谁谁泼了一身屎都不敢吭声。后来爷爷退伍了,回到现在村子扎根,自己算安定下来,正好那会村里有人当媒婆,新中国成立,给爷爷说了奶奶这门亲事。奶奶其实地主家的童养媳,一辈子不会有出路的,多亏了新中国成立,爷爷就娶了她。奶奶也很多故事,以后说。因为周围人都怕爷爷,再加上爷爷当兵的时候也救过不少穷人,帮助过很多人,所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没有人敢说爷爷当过国军批斗他(那会只要当过兵的都是国军,因为我们那开始还没有共产党,等有土八路的时候爷爷都退下来了)。老家的房子当时还是地主的房子分给爷爷住的,后来爸爸盖了楼房,接老人一起住了。

    这下到了我们这个村子的事,爷爷定居这个村子后,才知道这个村子风水不好,小孩的成活率非常低,跟爸爸同辈的这代人小孩就夭折了13个,爸爸有没有其他未出世的兄弟姐妹在这里面就不知道了,奶奶不说。但是听村里人瞎说以前奶奶还有2闺女没了,别人家的爸爸从小就知道,不过那年代能吃饱就不错了,孩子养大都不容易。我也在这个村子出生,从我小的时候就知道,12岁以下小孩都能看见自己过世的亲人,特别在老房子里。村里还有一个老寡妇,谁家死了人,她都能看见,但是奶奶他们都不让我们小孩跟这个老人玩,说她命硬,老公孩子都被克死了,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村子风水不好,爸爸那代经历的事我就不知道了,然后我这代经历的我就知道。下面开始讲,6岁和我玩的鬼伙伴。

    第二部分 村子里的大头孩子

    前面讲过村子的风水不好,爷爷当过兵,我们一家子气运都还好,有爷爷护着,可能是爷爷当兵时候帮助过太多穷人,也可能有老太教书育人的阴德在。爸爸这一代兄弟姐妹,生的孩子都算是健全,除了小堂哥先天缺一块小舌头,发音无法清楚,别的都健健康康,一起长大。当时妈妈说是小伯母怀孕的时候不听劝,吃了孕妇不能吃的药,导致小堂哥出生缺陷,后来国家也出了扶助残疾儿童政策,给小堂哥免费做了手术。但是吧,都是在他13岁做的,太晚了,说话都定型了,改不过来。

    我爸爸是老三是兄弟姐妹里面最晚结婚的,30左右娶的我妈,所以堂哥堂姐都比我们大。我算是爷爷最小的孙女,也最得他喜欢,但是他最最喜欢的是我比我小6岁的亲弟弟,可惜那会他年纪太大了,大脑开始慢慢不记事了。但是宠我弟弟到什么地步,比如出门不让他走路,架脖子上,真真的孙子骑在爷爷头上,还洒过尿。搁以前爷爷那当兵的脾气,直接就给扔地上,到弟弟这却宠着说自己的孙儿亲自己,还给爷爷浇黄金,给爷爷添寿,童子尿精贵。弟弟是去过年出生的,我是春天出生的,爷爷都喜欢。所有孙子里,就对我俩是好好说话甚至是和蔼着说的那种,别的都是冷冷说,没有一点和蔼。村里小孩见到我爷爷走过来都躲,大人见我爷爷都得打招呼尊称一下。这也导致小时候我在村里基本是孩子头,没人敢欺负我。

    村子里有2大姓氏,一个是我们家,另一家姓氏是胡。2大姓氏一直都有争论跟地界纠葛,但是新中国成立后就不打架了,和和气气处着。姓胡的其中一家吧,那个奶奶有3个孩子,2个儿子1个女儿,女儿嫁到远,大儿子年轻犯了事关牢里有个7-8年,小儿子就是个赖皮,爸爸那辈人中的小混混,还是混的不好的那种。这个奶奶的老公是出名的坏人,也去世的早,但是也是在他孩子们都成家后走的。几个孩子也特别不孝顺,老人一人住在那个要倒塌的土屋里,都不养她。2个儿媳妇也都不待见她,但是老人能动弹的时候,还是会给2儿媳妇看看孩子,扫扫院子。大儿子因为一直坐牢,所以她目前就住在小儿子家,然后后面这个大头孩子就出生了,大头算是这个奶奶的第一个孙子。因为大儿子进监狱出来都30/40了,不能生育了,但是进去之前生过一个女儿,就养这一个孩子,后来也有人说这个女儿都是保养的,媳妇本身就不孕,这我就不知道啦。

    大头孩子好像比我大2岁跟大堂哥同岁,是这个奶奶小儿子家的孩子,小儿子儿媳妇生了这个孩子出来,天生头就大,发现有毛病后都嫌弃,天天扔那摇篮里不怎么愿意管他。后来这个大头孩子就归奶奶管了,这个奶奶每天去给他洗澡喂饭说话。这个小哥哥吧,因为一出生就头大,大到撑不住身子,所以他走不路,成天得让人抱着,要么就放摇篮里,无法生活自理。我记事起,他就天天被大人抱着,或者被他奶奶抱着。印象中他头大到什么程度,5-6小孩身子,头像篮球那么大,成年人头都没他大。现在推测,那会他应该是脑积水,他妈妈觉得的不吉利,也没给他治,或者治了当时医疗不给力,钱不给力,就放弃了。

    这个小哥哥特别喜欢小孩,每次跟他奶奶说让小朋友在他周围玩,他就听声音。我们一般是不被大人允许的,家里人都不让跟他玩,愚昧的思想怕被传染晦气,但是也防不住我们偶尔去跟他玩。村里差不多同年的孩子有7-8个,这个小哥哥后来有个弟弟跟我们是同岁的,当我们都会跑的时候,就一起玩,但是这个弟弟对他哥哥也没什么印象,他妈妈都不让他跟他哥哥玩,就当没这个哥哥。现在偶尔问起他对他哥哥印象,他也说不上来。

    那会我们偶尔去跟这个大哥哥玩的时候就玩123木头人那种游戏。就是他奶奶抱着他,我们一帮小孩其中一个人当鬼,他当树,鬼就拉他手,闭眼说123,然后我们就跑,第3的时候停止不动,演鬼这个小孩就转过身,碰我们身体任何部位,只要碰到那个人就下次他来当鬼,我们继续跑。相信很多人都玩过这个,可能叫法不同。每次当鬼的那个拉他手,那个小哥哥都可开心了,大声的笑。以至于后来,他提出他来喊123.我们所有人手都放他身体上,喊完123.我们再跑,然后他弟弟去抓离的最近的我们。这游戏一直玩,到后来有2年我住外婆家上幼稚园,就很少见他了,也很少回奶奶家。

    外婆家大姨就是幼稚园的老师,天天被她管着,但是我从小数学就没表哥好,3+2等于5,好像是6岁才背会。然后过年回奶奶家玩的时候,我们再去找那个小哥哥玩的时候,他一天学没上,直接就知道4-5等于9,直接甩我们这帮孩子好几条街。当所有同年人都上了幼稚园后,就不爱跟这个小哥哥玩,因为我们喜欢跑到村子外面玩,或者去河里抓鱼,树上掏鸟,地里刨红薯。这些他都不能,因为他的身子支撑不了他走路。听奶奶说,他2-3岁的时候还是可以走路的,能下地,后来头就越来越大,走不了支撑不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头太大把脖子折断,所以现在只能让他躺着,给脖子减轻重量。

    因为后来不在他家玩了,就很少看到他,每次他奶奶看见我们都说给我们糖,让我们陪她大孙子玩会,开始还会因为糖去玩会,后来老人真没有糖也就骗我们玩完后给,后来我们就更不来玩了。他奶奶就习惯抱着他往孩子多的地方待着,但是还得防备着大人们在,因为大人们不喜欢这个小孩,虽然可怜他,但是更忌讳他,这就是农村人的思想。再后来更少看到他,后来听说他病的更重了,都不能出屋吹风,天天在家里,他疼的天天哭。

    再到后来村子其他人也没看过他了,那会我也没在意,本来就不跟他玩了,他弟弟也从来不说他的事,问起了就说他妈妈把哥哥送山里亲戚家去了,我们也都不知道也不去问了。在一年的夏天,爸爸去农忙回来,我家住二楼,爸爸把我梳洗完后就放到次卧的床上,还开着台灯,然后爸爸就去洗澡去了。我就坐在台灯那,数手指头玩。然后听见窗外有人喊我。我家可是住二楼,我就看向窗外,然后特别黑,就看见一个特别大的气球,飘在窗口。我马上爬过去,扒窗台上伸出手去抓气球,但是怎么抓都抓不住,身子往前点,它就往上飞点,急的我大声喊:爸爸,爸爸,快来这有个气球,要飞走啦。我爸一听见,立马从那屋跑进来,看我都快要掉出去了,赶忙看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问我,什么时候看见气球的。我说,就刚喊你的时候,你过来的时候它就飞天上去了。爸爸当时心里就膈应,说大晚上哪有什么气球,快去睡觉去。然后他自己澡都不洗了,直接去拿个毛巾擦干,就哄我睡觉了。

    紧接着第二天,第三天,我天天晚上看那个窗户,恍惚间总能看见气球在窗户一个角上,我爸也陪我观察窗户好多天。之后我就开始病,发低烧,拉肚子,每天早上吐。心里一直惦记那个气球,妈妈那会还在南方工作,正好看到一遍报道,讲深圳一个小区的孩子也会看见一个足球,每天半夜拿着足球出去站门口那自言自语,他爸妈就觉得孩子有梦游,去治病就行了。后来小孩身子也不好,还天天说有个小弟弟配他玩,让爸妈别吓着小弟弟。后来这个小孩就病的更厉害了,这会深圳这边沿海信神呀,就请了神婆看,最后是发现当初这屋死去的小孩没有超度,天天跟他儿子玩,要让着小孩给他当玩伴去阴间,就神婆用他们的方式把小孩送走了,那个生病的孩子后来就好了。爸爸一直以为我身体不好,就去医院打针买药,给妈妈信里也说了这事,妈妈正好看到这个报纸报道,就回信给爸爸,让爸爸带我去镇上神婆那去看看。

    这中间隔了多久我不记得了,那段时间每天都恍恍惚惚的,当时爷爷奶奶还生妈妈的气,对我还没后来那么好。我爸就把这事跟奶奶说了,我奶奶就想到肯定是大头那孩子,别的成年人头都没气球那么大,估计这小孩死了好久了变成气球来找小伙伴玩。奶奶背着爷爷去大头孩子那家去问,说他们家大头呢,怎么好久不见了。大头家妈妈还说送山里亲戚家了,后来奶奶特别生气,说送哪家了,我去看看,逼到最后那家人才承认大头死了。村里之前那段时间都有谣言说过大头不是送山里了,要不然这么长时间,也不见接回来还,一个病孩子还能在山里过年,哪家亲戚愿意这么帮他们。从奶奶找他们家开始,大家才证实大头真的死了,都说是他妈妈亲手掐死的他,因为他妈妈恨他,因为他的出生让他妈妈抬不起头,整个家庭都陷入困境,他爸爸常年在外做小偷,给家补贴,老被人揍,当个不入流的混混。至于他到底怎么死了,我们就不知道了,农村是法盲地带,谁也无法介入,制度也没到那么健全的份上,那会死个人也就死了。

    正常知道大头死了,就去找他的坟,烧点纸钱,告诉他别来找我玩就可以了。但是我们那如果小孩没满18岁去世,连个棺木都没有的,就随便找个人过来拿草席一卷,扔老远的山里,心好的就埋一下,心不好的埋都不埋。而且还要砍掉四肢,捆绑起来。这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人说只有心狠,这样对待死去的下孩,他变成鬼才敢回这个家,不敢祸害这个家。这个是有历史典故的,我曾经也看过,但是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所以奶奶也找不到大头的坟,只能村口烧几张纸钱,去我看见气球的那个窗户,连续骂了一个星期,这事就过去了。但是我还是生病,还是拉肚子,吐,为这事,奶奶还跑去大头家骂过他奶奶,后来爸爸没办法,也治不好我,就死马当活马医医,搬家搬不了,就又把我送外婆家上学,离开这个地方。正常我记事是非常早的,1-2岁的时候我都还记得我爸抱起去摘牵牛花的地方,这次去了外婆家后,那几年我的记忆基本丢失,记不起太多事情,甚至有时候断断续续,我也不太清楚是哪一年,哪一天。几年后,我身体就好了,因为外婆带大,所以个外婆特亲,但是爷爷奶奶也会定期让家人接我回来住几天,到后来身体好后回爷爷家,爷爷就跟奶奶特别喜欢我了。

    从大头出生到走,我们都相信他妈妈绝对能下那个手,那都是空手能劈死鸡的人,他爸爸更不待见他,见一次嘴巴就骂一次,让他奶奶把他抱远的,别碍眼。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大头的名字,都大头大头的叫他,他爸爸不给他名字。后来我问过他弟弟知不知道他哥哥什么时候死的。那个弟弟说他哥哥也不知什么时候死的,就记得有一天他姨过来给哥哥洗澡,然后不小心把他哥哥掉地上,头上摔了伤口,用盐水洗了下,见了风,最后得破伤风走的。我不知道真假,逝者已去,就这样吧。

    最后这家人又生了一个老三,因为大头是老大又是残疾儿童,去世后,他家情况可以生3胎,但是这个三胎也是个儿子,但是出出生就一直不特别顺。在过一周岁的喜宴上,自己走到刚煮好的开水瓶那,然后那开水瓶倒了把从头浇到脚,脖子以下全部烫毁容了。十个手指头,有2对连一起,10个脚趾头只有小脚趾能分开。然后2-3岁的时候,跟他那个哥哥就是跟我们同岁大头那个弟弟,俩兄弟在楼顶玩耍,他们家楼顶没有护栏,结果就他小弟弟从他们家3楼顶上玩耍掉下来,摔土地上,但是也奇迹的是啥事没有。后来问他,摔下来什么感觉,他说就跟甩在被子上似的,掉下来的时候地上是软的,没有出血也没有什么疼的地方,拍拍身上土等他哥哥跑下楼梯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出去玩了。

    后来人们说也可能是大头害他,因为家里人因为他的出生更不记得他不提起他,但是也可能是这个小弟弟的的守护神爷爷救了他。因为有了这个老三之后,他爸妈和所有亲戚就当大头不存在那样,说老三其实是老二,老二是老大,大头肯定是有怨恨的,但是堵不住悠悠众口,我们都知道他们家有大头,有三个孩子。

    大头走的时候凄凉,更没有人记得他,也有没人给他烧纸钱,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所以他去了那个世界可能成了游魂,在那个世界也没有人提点他,只能飘。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自由了,能自己想去哪就去哪,不被自己大头压着动弹不了,所以他最后变成气球四处飘,来看看我们这些小伙伴,就单纯的希望有人陪着他,跟他玩123木头人的游戏,而我就是属于煞气比较低的,能看见他,最后被他阴气影响生了病。

    我不知道在那个世界,这样的小孩最后的结局是怎么样,只希望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善良都能被温柔以待。

    最近比较累,工作跟学习都非常忙,过段时间我再继续写我更早的事,或者是在这事之后的事,跟那个世界的接触之我跟鬼一起去给TA上坟。

  11. 朵朵 朵朵

    写这么多,辛苦了,你们家的故事挺多的

    • 旋雨 旋雨

      世界就是那么小,村子是一个盛产故事的地方^0^

  12. 故事很精彩,其实鬼怪之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小时看到同龄人意外去世就特别害怕死,还有是刚上小学时一起玩的小伙伴溺亡对我打击很大,我没有像楼主一样梦到过去世的人,只能随楼主的经历,一起欣赏和感觉了。

    • 旋雨 旋雨

      我小学也有同学暑假去河边玩,没了的,独生子,后来他妈妈疯了。老师把没收他的篮球也扔那个河里了,怎么说呢,成长总会遇到很多事情,我们也学着怎么去面对这些事情和怎么去处理,慢慢都会有经验,也有能有勇气去面对这些事情,相信自己的承受力和应变能力。怕死,谁都怕,命只有一条,所以人精神上不要空虚,空虚容易犯罪,给自己找个人生目标,去努力奋斗,你生命就有意义,另一种说法就是信仰之力吧,有信仰有方向。做好自己,帮助他们,爱护小动物…….

  13. 你说得不错,有目标,有信仰,人才不会空虚,才不会无所事事,一事无成,以前我挺喜欢写作的,写过很多短文,如今一晃几年过去没有再写过什么了,每次明明是想写点什么,可就是好陌生,提笔忘字,人生形形态态,光怪陆离,与其说真又充斥着假,前几个月伯母去世,我去奔丧却没有一点伤心,我想我的意识里早已麻木了,与周围人群渐行渐远,话也越来越少,不知是社会在慢慢改变我们,还是我慢慢在逃离什么,总之每天只有上下班,还有对着电脑,对着手机了。

  14. 其实灵异的故事我也很好奇与喜欢,是否真的存在另一个世界。有时我也会从睡梦中惊醒,也有对着黑暗的夜突然害怕起来,是不是有鬼怪,我想一切都是意识事态产生的幻觉,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可以让你满足在现实里完成不了的事情,可终是虚无,脱离生活的,只能成为闲谈的异闻趣事,满足一下好奇心。能看到楼主的分享挺开心的,希望多多看到你的点滴,给生活带来不一样的色彩。

  15. 随风潜入夜

    说实话,我身上起了鸡皮疙瘩,有些小吓人

  16. 随风潜入夜

    我也滚过棺材底,算命的说我养不大,勉强养大也是命途多舛。我现在30岁了,但干什么都不成,养鸡鸡死,喂鱼鱼亡。同样的谷子,同样的方式,种的稻子都没别人高。现在又得了肺结核,不死不活的

  17. 看了你写的这些感觉很有区 很奇妙 可以加个好友沟通吗

  18. chenqiang613

    一个那么小孩子就懂得把自己手中的方便面分开给爷爷和长辈贡上,这个场景想起来让人很感动

    哎 一个好善良的小姑娘

  19. 长发半遮面

    还能再更新吗?

    楼主的这种文笔讲故事很吸引人。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