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百诡言灵之电梯

我是一名新来的小保安,主要职责是看守报社大厦的财务安全。

初到这里,我似乎与其他的保安兄弟相处不错,因为多数都来自农村,而且没多高学历;所以大家都相互照应一下,全是些老实巴交的农村人(保安大哥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大的中年大叔,对这栋大厦的情况最为了解,他对新人也很是照顾)。

而有一次深夜,我便“幸运”地遇上了件匪夷所思的恐怖经历。

因为夜班比白班更赚钱,所以我毅然选择了夜班;值夜班的有三人,我,保安大哥和一个比我早来几周的保安兄弟。

那名保安兄弟显然是吃白饭的,一到深夜凌晨,便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怎么叫也叫不醒;保安大哥没搭理他,明显是对那位仁兄绝望了。

保安大哥正拿着手机看新闻,时而会抬头看下监控几眼,发现无碍后,再低头看新闻。

我则搜寻在大厦的一楼周围,警惕地环视四周状况(其实我是困得要死,又闲的蛋疼,想在大厦周围走走,这样既能慢慢熟悉大厦周边环境,又能消困解闷;农村人与城里人的睡眠时间不同,一般到了十点左右我们便上床睡觉了,而现在让我熬夜值班,一时之间还适应不过来)。

突然,我发现十八楼的灯光竟被莫名打开,惨白的微光透出窗户,寂静得可怕。

“是不是小偷?报社里的社员可没说今晚要加班啊?”

我带着疑问,走进了监控室;保安大哥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十八楼的监控,皱着眉头。

“大哥,怎么了,是不是小偷?”

“我也不知道……嗯,这样吧,我上去看看,你在这里监视,万一有情况,要立刻向我汇报。”

说完保安大哥欲要起身上楼,我连忙拦住他。

“哎,大哥,要不我去吧;万一真是小偷,你经验比我丰富,晓得如何通过监控来抓。”

这几日大哥照顾我这小新人太多了,犯错事帮着我说话,我打牌欠点钱又帮我垫上,还经常借我烟抽;于是我决定趁这个机会亲自来还他个人情。

“唔……那好,小泽子你要小心点啊,要是抓不到小偷也没事,总比这懒货好,到时候把责任推给他,看他如何卷铺盖走人。”

保安大哥瞥了眼睡觉的保安兄弟,轻声叮嘱我……

走进电梯,按下了十八楼的按钮,我静静地等待电梯到达楼层。

整个大厦,除了保安室,所有地方都是漆黑一片。

尤其是当你拿起手电筒,借助薄弱的光线,一个人走在这安静的楼层里时,隐隐之中总会感觉有一双诡异的眼睛死死盯着你的背后。

可你一回头,又是另一片黑暗,而你却被这黑暗所吞噬,不知下一步会不会发生什么恐怖的诡事……

电梯很快就到了十八楼,但电梯门左右打开后,又是一片黑暗等着我。

“咦?不是原本灯还亮着吗?怎么才几分钟就又关了?”

我怕是小偷故意所为,拿着手电筒慢慢巡查报社工作室四周。

窗门被关得死死的,微弱的月光照射进室内,给黑暗抹上了一层模糊的昏暗。

我的脚步声很清晰,橡皮垫与地板的踏击声在楼层中久久回响。

因为过度紧张,困意逐渐侵袭我的意识,我手心冒出许多冷汗,脸也沾有黏糊糊的汗渍,怪难受的。

搜寻一周无果后,我决定去洗手间洗把脸,刺激下困死的神经……

冰凉的冷水扑溅到脸上,使我浑身打了个哆嗦。

感觉精神好多了,我又随即方便了下,而当我回身洗手时,在偌大的镜子里,通过手电的散光,我竟然看见个朦胧的披头散发的女人!

登时,我吓得愣住了,身体僵持得不听使唤;镜子里的女人咧嘴朝我狞笑,我看不见她刘海下那空洞的,瞪得圆大的眼睛,但我却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从心底中涌现的强烈的压迫感。

“啊!”

我终于忍不住,尖叫地跑出了洗手间,慌忙之中,我掏出通话机,可话筒里却是沙哑的“沙沙”声。

天花板上的灯管忽明忽暗,有节奏地闪光着。

我跑到电梯口,疯狂地点击按钮,不时往洗手间的方向望去,生怕那女鬼从里面爬出来。

在昏暗的洗手间处,我依稀看见了女人的轮廓,正笔直地站在那里。

“叮。”

门开了,我一溜烟地冲了进去,把电梯门关上,按了下一楼按钮(保安室在一楼)。

劫后余生的快感让我顿时全身无力,我大口喘着粗气,脑海里不断浮现洗手间里女鬼的腐烂面孔。

“叮。”

又是一声清脆的声响,电梯门开了,而我却没有出去。

“怎么又……又回去!我明明是按了一楼啊!”

我小心地探出头,忽然明白为何会回来了,那个女鬼竟然一动不动地站在电梯的按钮处,一根诡异枯萎的食指按着按钮不动。

她见我看过来,僵硬地扭头,对视我嬉笑地说:“不……要下去……会死的……”

我急忙转身,发疯地暴点着按钮,细密的汗珠渗出,我的手指犹如加速马达般不停摇摆。

最后,手指都按的变形,电梯门也缓缓关上,而门前的女鬼却呆呆地站着,慢慢被电梯门隔绝。

她的脸上爬满了肥白的蛆,密密麻麻,在她的腐烂伤口处蠕动。

我这才察觉到手指传来的剧痛,整个手指肿得紫起来。

“叮!”

我退到电梯最里面,做好了冲出的准备;如果还回到了十八楼,我就冲出去,飞快跑到楼梯通道,什么都不管地往楼下奔跑。

门徐徐而开,一位身穿工作服的奇怪男子站在那儿,他的身子有点扭曲,看得有点变扭,像被打断了骨头又被重新接上似得。

“嗨,晚上好,我是来修电梯的。”

男子礼貌地向我问好,惊慌失措的我确定对方正常后(似乎现在是我有点不正常吧),连忙吞吐道。

“这位兄……弟,别…别管这什么电梯了,赶快回去吧,这…这里闹鬼!”

“闹鬼?你开玩笑吧,是不是鬼片看多了,又很久没休息,产生了幻觉?”

男子嘲笑我道,又进了电梯不再搭理我。

当我上前阻拦时,电梯门已经关闭(当时我怎么按按钮都无济于事)。

我亲眼看到电梯显示器上的楼层数从一楼下到负一楼,又……负五…负十…负十八!

“啪!”

肩膀上的突然的一击吓得我猛然跳起来,接着回头看原来是保安大哥。

“小泽子,怎么去了那么久,我在十八楼监控里没看见你啊?你到那里去了?”

“十八楼没看见?!怎么可能?我刚刚可是在十八楼转悠了一会儿,还看见了个女鬼,在楼里大叫,大哥怎么会没听到没看见!等等!那个显示器……”

我这才恍然大悟,在我上楼时,显示器上的十八数字前有个不太明显的负号!

最后,保安大哥得知我的遭遇后,沉思了下,决定告诉我,尘封在这栋旧大厦里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栋大厦开始时是个投资公司,因为公司老板赌博欠下了许多重债,抛下了员工远走高飞,而其中有一名女员工收拾完工作物品后,在乘电梯时,电梯出现了故障,无法打开,她手机也没带,只好在里面大声求救,可……老板都走了,怎么可能还有员工愿意留下?直到新的投资商买下这栋大厦,在修理电梯时才发现里面躺着位腐烂已久的女尸……那名修电梯的男子,也同样在修电梯时,被莫名开启工作的电梯门一劈两断……”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玥泽
作者:最后更新于2016年12月22日
信则有,不信则无。 欢迎各位道友与小泽一同畅聊那些神力鬼怪的灵异事件(QQ:2740857495)
最新跟贴(有 1,239 人参加, 跟帖 4 条)
  1. laoli laoli

    吓死人!吓死人!吓死人!吓死人!

    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二十二时四十七分

    • 黑暗中的一束光明

      这位兄台,你怎么了?

  2. 贝尔多耳泥丝猴*瓦拉基里稀粪夫

    什么都不说了,这位仁兄,赶紧辞职,走人。

  3. a3369256966

    要是再长一点就好了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