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11岁那年我去过鬼市续之更早的经历:6岁和我玩的鬼伙伴

我从小容易看见那个世界的东西,但是运气比较好的是一直看的都是好的灵魂。这次讲讲更早前5-6岁吧,具体哪年我不记得了,那会还在上没上幼稚园都不记得了。上也是去今天不去的那种,但是这个经历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从那之后遇到更可怕的事情,一直到我成年胆子才恢复。下面要讲这5-6岁的经历,大家不要怕,慢慢听我讲!

第一部分 爷爷的村子(村子历史)

我们村子以前不叫xx三队,叫做x家庄,因为这个姓氏的人特别多,最早的时候还有族谱,爷爷就是从这个村子出来的,辈分还非常的高,以至于我们这些孙子一出生,比我们大很多都结婚有儿子的那些人都喊我们叫姑姑或者姨奶奶。我写的这些都是真实的,但是不希望被网友去人肉我哈!反正我试了下百度,找不到我家村子。你们就当听故事了。爷爷最早的不是在这个村子,以前在大山里的那个古老的x家庄,后来是爷爷的爸爸去世后家产被族人霸占后被族人被赶出来的。

这一块又是一个个故事,听小姑姑说,以前爷爷的爸爸是一位教书的先生,大山里唯一的讲文言文的先生,但是爷爷的爸爸是不是本地人都不知道,因为他在爷爷5-6岁就去世了,妈妈在他出生就走了。家里只有一个姐姐,在那个年代,小孩只有2个的非常少,都是一家生上5-6个。爷爷家算是有文化的人,所以爷爷爸爸只要了2个孩子吧,我们那爷爷爸爸就统一叫太太或者老太(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写的)。

老太去世的时候,爷爷的姐姐好像已经出嫁了,5-6岁的爷爷就跟姐姐一家人过了,那会爷爷太小不懂事,老太去世后,爷爷就把房屋里值钱的东西卖了,收拾都收了3天,那些古书还有一些老太的真迹笔墨,全被不识字的爷爷,一把火烧了,最后值钱的东西卖的铜钱都装了好几麻袋,然后就抗这钱去了他姐姐家。

总体来说爷爷的爸爸的家境还是非常好的,不是地主,但也能算个土豪吧。结果后来爷爷的姐姐去世了,那会生病哪有医院只有行脚大夫,那兵荒马乱的年代,人生病只能等死,行脚大夫救不活。结果爷爷的姐姐就去世了,他的姐夫就把钱给霸占了,然后还把爷爷赶出家门,那会也不知爷爷多大,就天天睡这族人家睡那族人家,最后大家看爷爷成了孤儿还没钱,就一起给赶出去了,不让回这个庄子。

这一段历史的真实性我不知道真假,因为那会我还在宇宙中呢,是去年过年回老家听小姑姑说的。后来爷爷就是名副其实的孤儿,但是很聪明,虽然颠沛流离但是也长大了,但是特别爱打架,也正因为孤儿的身份,打完架没法找家长,也赔不了医药费,最后名声就坏的出名了。

摸清庄里这帮人心理,他就东窜西窜,霍霍的他们不得安生,最开始就没事就偷偷回去骚扰下庄子,偷偷他们家鸡,霍霍他们家菜地这种。最后惹的整个庄子鸡飞狗跳,定期庄子的族人在门口拿棍子看守,防止爷爷回来。你们应该看过黄渤演的一个电视剧叫做《杀生》,爷爷幼年的经历跟那个电影演几乎相似。后来演变成跑去隔壁几个村子祸害,最后是好几个村子跟庄子人一起开会,为了治爷爷,集资出钱给爷爷强行送到部队当兵去了,那会只有国军,所以爷爷也算个国民党。当了几年兵的爷爷最后还混了个不错的职位,跟高层领导有接触,这让之前庄子人非常后悔的,混个好的职位的时候,爷爷就想回老家把之前欺负他的恶霸报复一下。就一人骑着马带上2小兵回现在这个村子吧,给当地另一恶霸给揍了一顿,还泼了一桶粪,镇子上的人都过来看过热闹。这事是真实的,因为我从小听别的老人口中说过,说爷爷年轻的时候谁都不敢惹他,都怕他,给谁谁泼了一身屎都不敢吭声。后来爷爷退伍了,回到现在村子扎根,自己算安定下来,正好那会村里有人当媒婆,新中国成立,给爷爷说了奶奶这门亲事。奶奶其实地主家的童养媳,一辈子不会有出路的,多亏了新中国成立,爷爷就娶了她。奶奶也很多故事,以后说。因为周围人都怕爷爷,再加上爷爷当兵的时候也救过不少穷人,帮助过很多人,所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没有人敢说爷爷当过国军批斗他(那会只要当过兵的都是国军,因为我们那开始还没有共产党,等有土八路的时候爷爷都退下来了)。老家的房子当时还是地主的房子分给爷爷住的,后来爸爸盖了楼房,接老人一起住了。

这下到了我们这个村子的事,爷爷定居这个村子后,才知道这个村子风水不好,小孩的成活率非常低,跟爸爸同辈的这代人小孩就夭折了13个,爸爸有没有其他未出世的兄弟姐妹在这里面就不知道了,奶奶不说。但是听村里人瞎说以前奶奶还有2闺女没了,别人家的爸爸从小就知道,不过那年代能吃饱就不错了,孩子养大都不容易。我也在这个村子出生,从我小的时候就知道,12岁以下小孩都能看见自己过世的亲人,特别在老房子里。村里还有一个老寡妇,谁家死了人,她都能看见,但是奶奶他们都不让我们小孩跟这个老人玩,说她命硬,老公孩子都被克死了,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村子风水不好,爸爸那代经历的事我就不知道了,然后我这代经历的我就知道。下面开始讲,6岁和我玩的鬼伙伴。

第二部分  村子里的大头孩子

前面讲过村子的风水不好,爷爷当过兵,我们一家子气运都还好,有爷爷护着,可能是爷爷当兵时候帮助过太多穷人,也可能有老太教书育人的阴德在。爸爸这一代兄弟姐妹,生的孩子都算是健全,除了小堂哥先天缺一块小舌头,发音无法清楚,别的都健健康康,一起长大。当时妈妈说是小伯母怀孕的时候不听劝,吃了孕妇不能吃的药,导致小堂哥出生缺陷,后来国家也出了扶助残疾儿童政策,给小堂哥免费做了手术。但是吧,都是在他13岁做的,太晚了,说话都定型了,改不过来。

我爸爸是老三是兄弟姐妹里面最晚结婚的,30左右娶的我妈,所以堂哥堂姐都比我们大。我算是爷爷最小的孙女,也最得他喜欢,但是他最最喜欢的是我比我小6岁的亲弟弟,可惜那会他年纪太大了,大脑开始慢慢不记事了。但是宠我弟弟到什么地步,比如出门不让他走路,架脖子上,真真的孙子骑在爷爷头上,还洒过尿。搁以前爷爷那当兵的脾气,直接就给扔地上,到弟弟这却宠着说自己的孙儿亲自己,还给爷爷浇黄金,给爷爷添寿,童子尿精贵。弟弟是去过年出生的,我是春天出生的,爷爷都喜欢。所有孙子里,就对我俩是好好说话甚至是和蔼着说的那种,别的都是冷冷说,没有一点和蔼。村里小孩见到我爷爷走过来都躲,大人见我爷爷都得打招呼尊称一下。这也导致小时候我在村里基本是孩子头,没人敢欺负我。

村子里有2大姓氏,一个是我们家,另一家姓氏是胡。2大姓氏一直都有争论跟地界纠葛,但是新中国成立后就不打架了,和和气气处着。姓胡的其中一家吧,那个奶奶有3个孩子,2个儿子1个女儿,女儿嫁到远,大儿子年轻犯了事关牢里有个7-8年,小儿子就是个赖皮,爸爸那辈人中的小混混,还是混的不好的那种。这个奶奶的老公是出名的坏人,也去世的早,但是也是在他孩子们都成家后走的。几个孩子也特别不孝顺,老人一人住在那个要倒塌的土屋里,都不养她。2个儿媳妇也都不待见她,但是老人能动弹的时候,还是会给2儿媳妇看看孩子,扫扫院子。大儿子因为一直坐牢,所以她目前就住在小儿子家,然后后面这个大头孩子就出生了,大头算是这个奶奶的第一个孙子。因为大儿子进监狱出来都30/40了,不能生育了,但是进去之前生过一个女儿,就养这一个孩子,后来也有人说这个女儿都是保养的,媳妇本身就不孕,这我就不知道啦。

大头孩子好像比我大2岁跟大堂哥同岁,是这个奶奶小儿子家的孩子,小儿子儿媳妇生了这个孩子出来,天生头就大,发现有毛病后都嫌弃,天天扔那摇篮里不怎么愿意管他。后来这个大头孩子就归奶奶管了,这个奶奶每天去给他洗澡喂饭说话。这个小哥哥吧,因为一出生就头大,大到撑不住身子,所以他走不路,成天得让人抱着,要么就放摇篮里,无法生活自理。我记事起,他就天天被大人抱着,或者被他奶奶抱着。印象中他头大到什么程度,5-6小孩身子,头像篮球那么大,成年人头都没他大。现在推测,那会他应该是脑积水,他妈妈觉得的不吉利,也没给他治,或者治了当时医疗不给力,钱不给力,就放弃了。

这个小哥哥特别喜欢小孩,每次跟他奶奶说让小朋友在他周围玩,他就听声音。我们一般是不被大人允许的,家里人都不让跟他玩,愚昧的思想怕被传染晦气,但是也防不住我们偶尔去跟他玩。村里差不多同年的孩子有7-8个,这个小哥哥后来有个弟弟跟我们是同岁的,当我们都会跑的时候,就一起玩,但是这个弟弟对他哥哥也没什么印象,他妈妈都不让他跟他哥哥玩,就当没这个哥哥。现在偶尔问起他对他哥哥印象,他也说不上来。

那会我们偶尔去跟这个大哥哥玩的时候就玩123木头人那种游戏。就是他奶奶抱着他,我们一帮小孩其中一个人当鬼,他当树,鬼就拉他手,闭眼说123,然后我们就跑,第3的时候停止不动,演鬼这个小孩就转过身,碰我们身体任何部位,只要碰到那个人就下次他来当鬼,我们继续跑。相信很多人都玩过这个,可能叫法不同。每次当鬼的那个拉他手,那个小哥哥都可开心了,大声的笑。以至于后来,他提出他来喊123.我们所有人手都放他身体上,喊完123.我们再跑,然后他弟弟去抓离的最近的我们。这游戏一直玩,到后来有2年我住外婆家上幼稚园,就很少见他了,也很少回奶奶家。

外婆家大姨就是幼稚园的老师,天天被她管着,但是我从小数学就没表哥好,3+2等于5,好像是6岁才背会。然后过年回奶奶家玩的时候,我们再去找那个小哥哥玩的时候,他一天学没上,直接就知道4-5等于9,直接甩我们这帮孩子好几条街。当所有同年人都上了幼稚园后,就不爱跟这个小哥哥玩,因为我们喜欢跑到村子外面玩,或者去河里抓鱼,树上掏鸟,地里刨红薯。这些他都不能,因为他的身子支撑不了他走路。听奶奶说,他2-3岁的时候还是可以走路的,能下地,后来头就越来越大,走不了支撑不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头太大把脖子折断,所以现在只能让他躺着,给脖子减轻重量。

因为后来不在他家玩了,就很少看到他,每次他奶奶看见我们都说给我们糖,让我们陪她大孙子玩会,开始还会因为糖去玩会,后来老人真没有糖也就骗我们玩完后给,后来我们就更不来玩了。他奶奶就习惯抱着他往孩子多的地方待着,但是还得防备着大人们在,因为大人们不喜欢这个小孩,虽然可怜他,但是更忌讳他,这就是农村人的思想。再后来更少看到他,后来听说他病的更重了,都不能出屋吹风,天天在家里,他疼的天天哭。

再到后来村子其他人也没看过他了,那会我也没在意,本来就不跟他玩了,他弟弟也从来不说他的事,问起了就说他妈妈把哥哥送山里亲戚家去了,我们也都不知道也不去问了。在一年的夏天,爸爸去农忙回来,我家住二楼,爸爸把我梳洗完后就放到次卧的床上,还开着台灯,然后爸爸就去洗澡去了。我就坐在台灯那,数手指头玩。然后听见窗外有人喊我。我家可是住二楼,我就看向窗外,然后特别黑,就看见一个特别大的气球,飘在窗口。我马上爬过去,扒窗台上伸出手去抓气球,但是怎么抓都抓不住,身子往前点,它就往上飞点,急的我大声喊:爸爸,爸爸,快来这有个气球,要飞走啦。我爸一听见,立马从那屋跑进来,看我都快要掉出去了,赶忙看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问我,什么时候看见气球的。我说,就刚喊你的时候,你过来的时候它就飞天上去了。爸爸当时心里就膈应,说大晚上哪有什么气球,快去睡觉去。然后他自己澡都不洗了,直接去拿个毛巾擦干,就哄我睡觉了。

紧接着第二天,第三天,我天天晚上看那个窗户,恍惚间总能看见气球在窗户一个角上,我爸也陪我观察窗户好多天。之后我就开始病,发低烧,拉肚子,每天早上吐。心里一直惦记那个气球,妈妈那会还在南方工作,正好看到一遍报道,讲深圳一个小区的孩子也会看见一个足球,每天半夜拿着足球出去站门口那自言自语,他爸妈就觉得孩子有梦游,去治病就行了。后来小孩身子也不好,还天天说有个小弟弟配他玩,让爸妈别吓着小弟弟。后来这个小孩就病的更厉害了,这会深圳这边沿海信神呀,就请了神婆看,最后是发现当初这屋死去的小孩没有超度,天天跟他儿子玩,要让着小孩给他当玩伴去阴间,就神婆用他们的方式把小孩送走了,那个生病的孩子后来就好了。爸爸一直以为我身体不好,就去医院打针买药,给妈妈信里也说了这事,妈妈正好看到这个报纸报道,就回信给爸爸,让爸爸带我去镇上神婆那去看看。

这中间隔了多久我不记得了,那段时间每天都恍恍惚惚的,当时爷爷奶奶还生妈妈的气,对我还没后来那么好。我爸就把这事跟奶奶说了,我奶奶就想到肯定是大头那孩子,别的成年人头都没气球那么大,估计这小孩死了好久了变成气球来找小伙伴玩。奶奶背着爷爷去大头孩子那家去问,说他们家大头呢,怎么好久不见了。大头家妈妈还说送山里亲戚家了,后来奶奶特别生气,说送哪家了,我去看看,逼到最后那家人才承认大头死了。村里之前那段时间都有谣言说过大头不是送山里了,要不然这么长时间,也不见接回来还,一个病孩子还能在山里过年,哪家亲戚愿意这么帮他们。从奶奶找他们家开始,大家才证实大头真的死了,都说是他妈妈亲手掐死的他,因为他妈妈恨他,因为他的出生让他妈妈抬不起头,整个家庭都陷入困境,他爸爸常年在外做小偷,给家补贴,老被人揍,当个不入流的混混。至于他到底怎么死了,我们就不知道了,农村是法盲地带,谁也无法介入,制度也没到那么健全的份上,那会死个人也就死了。

正常知道大头死了,就去找他的坟,烧点纸钱,告诉他别来找我玩就可以了。但是我们那如果小孩没满18岁去世,连个棺木都没有的,就随便找个人过来拿草席一卷,扔老远的山里,心好的就埋一下,心不好的埋都不埋。而且还要砍掉四肢,捆绑起来。这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人说只有心狠,这样对待死去的下孩,他变成鬼才敢回这个家,不敢祸害这个家。这个是有历史典故的,我曾经也看过,但是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所以奶奶也找不到大头的坟,只能村口烧几张纸钱,去我看见气球的那个窗户,连续骂了一个星期,这事就过去了。但是我还是生病,还是拉肚子,吐,为这事,奶奶还跑去大头家骂过他奶奶,后来爸爸没办法,也治不好我,就死马当活马医医,搬家搬不了,就又把我送外婆家上学,离开这个地方。正常我记事是非常早的,1-2岁的时候我都还记得我爸抱起去摘牵牛花的地方,这次去了外婆家后,那几年我的记忆基本丢失,记不起太多事情,甚至有时候断断续续,我也不太清楚是哪一年,哪一天。几年后,我身体就好了,因为外婆带大,所以个外婆特亲,但是爷爷奶奶也会定期让家人接我回来住几天,到后来身体好后回爷爷家,爷爷就跟奶奶特别喜欢我了。

从大头出生到走,我们都相信他妈妈绝对能下那个手,那都是空手能劈死鸡的人,他爸爸更不待见他,见一次嘴巴就骂一次,让他奶奶把他抱远的,别碍眼。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大头的名字,都大头大头的叫他,他爸爸不给他名字。后来我问过他弟弟知不知道他哥哥什么时候死的。那个弟弟说他哥哥也不知什么时候死的,就记得有一天他姨过来给哥哥洗澡,然后不小心把他哥哥掉地上,头上摔了伤口,用盐水洗了下,见了风,最后得破伤风走的。我不知道真假,逝者已去,就这样吧。

最后这家人又生了一个老三,因为大头是老大又是残疾儿童,去世后,他家情况可以生3胎,但是这个三胎也是个儿子,但是出出生就一直不特别顺。在过一周岁的喜宴上,自己走到刚煮好的开水瓶那,然后那开水瓶倒了把从头浇到脚,脖子以下全部烫毁容了。十个手指头,有2对连一起,10个脚趾头只有小脚趾能分开。然后2-3岁的时候,跟他那个哥哥就是跟我们同岁大头那个弟弟,俩兄弟在楼顶玩耍,他们家楼顶没有护栏,结果就他小弟弟从他们家3楼顶上玩耍掉下来,摔土地上,但是也奇迹的是啥事没有。后来问他,摔下来什么感觉,他说就跟甩在被子上似的,掉下来的时候地上是软的,没有出血也没有什么疼的地方,拍拍身上土等他哥哥跑下楼梯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出去玩了。

后来人们说也可能是大头害他,因为家里人因为他的出生更不记得他不提起他,但是也可能是这个小弟弟的的守护神爷爷救了他。因为有了这个老三之后,他爸妈和所有亲戚就当大头不存在那样,说老三其实是老二,老二是老大,大头肯定是有怨恨的,但是堵不住悠悠众口,我们都知道他们家有大头,有三个孩子。

大头走的时候凄凉,更没有人记得他,也有没人给他烧纸钱,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所以他去了那个世界可能成了游魂,在那个世界也没有人提点他,只能飘。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自由了,能自己想去哪就去哪,不被自己大头压着动弹不了,所以他最后变成气球四处飘,来看看我们这些小伙伴,就单纯的希望有人陪着他,跟他玩123木头人的游戏,而我就是属于煞气比较低的,能看见他,最后被他阴气影响生了病。

我不知道在那个世界,这样的小孩最后的结局是怎么样,只希望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善良都能被温柔以待。

最近比较累,工作跟学习都非常忙,过段时间我再继续写我更早的事,或者是在这事之后的事,跟那个世界的接触之我跟鬼一起去给TA上坟。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旋雨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一个小时候看的见那边世界,长大丧失这种能力的都市女大青年
最新跟贴(有 4,349 人参加, 跟帖 14 条)
  1. 大山

    絮絮叨叨,流水账

    • 旋雨 旋雨

      看,可不是,你也看了呀

  2. 火舞艳阳

    故事还行,就是文笔差了些,想看下去看完这篇文章需要极强的耐心才行

    • 旋雨 旋雨

      凑合看吧,故事是真的,我想把历史铺垫好,要不然又一个观众再后台问我XXX,以后劲量改哈!反正现在就放着给大家分享一下经历,并没有靠这个赚取利益

  3. slslsl

    辛苦了。感觉可以拍一部电影了。

    • 三郎

      话说是不是骆家庄

      • 旋雨 旋雨

        不是骆家庄,只能说是襄阳市下面的下属城市

    • 旋雨 旋雨

      哈哈,拍电影就算了,票房不好把握,你们喜欢看我絮叨就很欣慰啦

      • 三郎

        要不你来絮叨,我把它画成漫画

        • 旋雨 旋雨

          之前也有这么一个朋友跟我说过,现在她成了腾讯的签约漫画家。你现在也这么说,你以后肯定成就更大。要是闲的话可以呀,我又没什么损失,可以关注我的新浪微博:我灵异我快乐 然后再最新的一篇私信我就可以了 (微博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转发的一些别人的东西。)

  4. a3369256966

    有兴趣来我们网站写灵异长篇吗?Q3369256966 买断分成皆可 千字15-500

  5. 宝光阁 宝光阁

    其实真要讲给世人的东西仅千字以内就行了,为何拉得那么长浪费人家那么多时间?

    把它写成了故事和小说,反而降低了可信度!(如果本来就是写小说则又是一回事)

    • 旋雨 旋雨

      你行你上

  6. 淡色

    我觉得挺不错,就是心里想到哪写到哪,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挺真实的。大头好可怜,楼主是个善良的人,那个大头妈妈,会有报应的。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