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为大家揭秘我所知道的民间法术

在农村长大的小伙伴们,应该多多少少都听说过一些关于法术的传说。在上个世纪中期,还有非常多的法术流传于世,几乎每个地方,特别是农村都有许多拥有神奇法术的高人。

伴随着那一代人的离世,这些法术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不仅鲜为人知,而且很多人苦苦寻求,都不见踪影。

传教不立教的鲁班教、独树一帜的白莲教、盗亦有盗的盗门、神秘异常的阴山派、文武两坛的普庵法、凶狠诡谲的河南教……

这些曾经在老辈人中,耳熟能详的民间法教,现在都到哪里去了呢?这些神奇的法术,到底还有多少流传于世?

如果你对这些传闻,或者说想听一听这些曾经真实存在过的……民间传说吧!总之大家要是有兴趣了解这些,就来听我讲讲这些故事吧。

接下来楼主呢,就在这里为大家讲一些往事,有耐心的朋友请慢慢看下去,很多民间宗教和它们的法术内容都有涉猎。

喜欢玄学的朋友可以做一个了解,我讲的民间法教和法术咒语都是存在过的,虽然有些关键点没有点明,但是绝对真实,法术内容绝没有胡编乱造。

喜欢听故事的朋友,也请耐着性子读一读。因为我讲的事情,很多都涉及一些老旧的故事传说,应该能让大家找到小时候坐在大树底下,一边乘凉一边听老年人讲故事的感觉,相信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按照通俗一点的说法来讲,我是一个法师,就是会些法术,但既不是和尚,也不是道士的那种。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8,445 人参加, 跟帖 23 条)
  1. 勇远到底有多远

    我的天呐,这网站将来有可能变成小说网站呐!呦西

  2. 怀异

    有的人听说会法术,可能会觉得很羡慕,其实我们没什么值得羡慕的。大部分会法术的人,生活过得都不是很如意。

    而且从小到大我并没有期望过,要做一个这样的人。像大多数人一样,我的梦想都是那些光鲜亮丽的职业。

    最开始在小学老师的熏陶下,我立志成为一个科学家,为人类发展的伟大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后来也想过当个伟大的国家领袖,军政要员神马的或者保家卫国,或者治国富民;又或者做一个成功的商人,富甲一方。

    总之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做过很多不切实际的梦,可到最后都是离梦越来越远,最后蜷缩在一个,看不到梦想光辉的角落里藏着,迷茫的过完一生。

    我并不是从小就学习法术长大的,接触这个东西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学法术之前的生活可能和大家都差不多,就是上学,然后工作。

    我从小学习成绩都还可以,但我这人自小不安分,不愿意过那种枯燥的生活,所以十七八岁就离开了学校出来闯社会。

    那时候家里的长辈,和学校的老师都替我觉得惋惜,可我自己却是铁了心不想读书了。

    比尔盖茨也是中途辍学的,都当了世界首富了,我凭什么就一定要待在学校。

    从学校出来以后,一穷二白的我便开始工作,尝试了各种能够招收我的职业。

    如同很多屌丝一般,我干过很多工作,服务员、后厨、导游、轻工业、重工业、装修工人等等杂七杂八的玩意儿。

    虽然离自己最初的理想很远,但也不用为生计担心,也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

    我二十岁的时候交了个女朋友,工作收入的人民币就开始严重的入不敷出了。

    一个人混下去也就混了,可是难道要让一个女孩子跟着我一辈子这样混下去?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努力的时候到了,我开始重新燃起生活的热情,打算挣钱养家糊口了。虽然做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但我毕竟是这么打算的。

    发生在我身上的离奇故事,还要从我二十一岁的时候开始说起。那个时候为了多挣几百块的工资我去了一个比较偏远的小县城。

  3. 勇远到底有多远

    我不明白法师为什么开两个贴呀?

    而且,这两个贴好像没区别呀!

    • 怀异

      嗯,就发这个,我看见好像没有发出,网络不行

  4. 怀异

    刚到哪儿不久就结识了一个自称会法术的小老头,承蒙他看得起想收我做徒弟。

    一开始我挺高兴,要是这世界上真有法术,那哥们儿学会了。岂不是再不用这么辛苦的折腾,每天和老婆一起逍遥快活也吃穿不愁啊。

    可人家老头儿又说了他那法术一传给我,那我就等于成了一个活神仙啊,可是他们那是绝教,要想学法,得在贫夭孤三个当中选一个,叫做领字,领完字才能入门。

    这贫嘛,很直观,就是穷。哥们儿现在够穷了,就是想不再这么穷了才稀罕你这法术来着,要我更穷别说活神仙就是玉皇大帝我也不一定干啊。

    这夭嘛,就是短命,我虽然一直都不顺可也没想过要早死啊,再说了我这么拼命不就是为了早点把媳妇娶进门吗?

    别到时候媳妇进门了,我挂了,那我老婆咋办呢?不还得成别人的老婆吗!不干!

    这孤嘛,就是孤身一人,像那老头一样,亲朋好友一律不沾,逮谁克谁,沾谁谁倒霉。这也不行,我要领了这个字,我这媳妇不就吹了吗?

    思来想去,这法术不管真假还是不学为妙。

    可这世事难料啊!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话是真理,我从出生至现在,没一件事是我事先预料过的。

    本想着积攒点家业就把媳妇一娶,安安稳稳就把这辈子过了。没想到还是和女朋友分了,确切的说是被甩了。

    也许这就是屌丝的命运吧。

      自从失恋以后,好不容易积累起来对生活的热情,陡然间就消失了。我无心工作,看不见希望,看不见未来。

    一时间生活失去了目标,又重新落入了迷茫之中,找寻不到生活的意义所在。

    没过多久,我辞去了工作,在我租住的小屋整整宅了一个周,我这个人对网络游戏提不起丝毫兴趣,也不太钟情于电视剧,无所事事就整天就躺在床上,实在饿了就煮一碗面条。

    就这样过了一周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死了一般。可毕竟我还活着,总这样也不是办法。该干点什么呢?这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强烈的愿望。

    我找到了那个老头,对他说,嘿!老头,我想跟你学法术!

  5. 过客

    序幕拉的好长,快些说主题吧。捉鬼的现实中我没见过,不过驱鬼的我到认识。法术我相信有

  6. 相伴

    我们那边老一辈的法师蛮多的,不过现在年轻都对那些不感兴趣。法师们大多七八十岁了,传承人越来越少

    • 诅咒开始

      你那边是哪,收男收女

  7. 怀异

    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有点不妥,这样好像太没礼貌了。而且显得一点诚意也没有,感情我想学习别人的本事,他还占了便宜似的。

    心里正想着,完了,这回老头肯定对我没什么好印象了,学法术这事多半都得黄了。

    没想到的是,那老头却嘿嘿的笑了,“好啊,我还以为让你择字,把你吓着了呢,怎么样?想好选哪个字了吗?”

    “想好了,我选孤。”

    之前我也说了,我虽然对生活没什么激情,对未来也没什么期望,甚至有时候都觉得活着根本没什么意思。但是真的让我去死的话,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接受不了。所以我绝对不会选夭字。

    至于穷字嘛,我想还是敬而远之的好,我虽然不是金钱至上的人,但是生在这样一个社会,贫穷真的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痛苦。一个穷人的生活远远比不上富人的一条狗。

    至于孤字,原本我也是有些忌讳的,我是一个比较害怕孤独的人,但是我已经孤身一人了呀,还能怎样呢?

    我自小就父母离异了,现在他们都已经有了各自的家,各自的孩子。

    无论到谁的的家里,我都会觉得自己像个客人,而不是他们家里的一员。所以我现在基本不和他们联系了。

    我从小就养成了孤僻的性格,不太喜欢和人交流。因此,亲戚也疏远了,朋友更是少的可怜,而且一分开我就不会再主动的去联系。

    和女朋友分手之后,我就是孤身一人。我觉得这个孤字就是为我准备的,特别适合我。

    “你可想好了啊?小娃娃,这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啊,你要选了孤字可就一辈子孤苦无依了啊!回去再想想吧,要是还是不改变主意的话,就晚上过来,我正式收你为徒。”老头笑呵呵的对我说,也不知道他高兴个什么劲。

    “我都二十多岁了,还小娃娃呢,我要反悔就不会来找你了,晚上我过来。”

    我承认自己有点二,连晚上几点都没问,回到家才想到这个问题,晚上到底是什么时候去呢?那老头好像没用电话,而且就算有电话我也没号码呀。

    既然回家了,我就不愿意再折回去问个时间了,一来是脸皮薄觉得这样不自在,二来是我本身就比较懒。

    没办法呀,为了不迟到我连晚饭都没吃,下午天还没黑就早早的赶到老头家里了。

    老头的家在城郊的一个小村子里,实际上与这个小县城只有一条小河的距离,五米见宽的小河将城市与农村划分出一条鲜明的界线。

    老头的家就在河东的一座小山上,半山腰上除了老头的这个二层小楼,就是漫山遍野的坟墓。

    据说民间的术法高手都是要在坟场里修炼的,不知道我会不会被老头逼着在某个坟头上坐一晚上呢?好像小说电影什么的,都是这样描述的吧!想想都冷汗直冒。

    我到老头家里的时候,老头正在吃饭。见我来了连忙招呼,“这么早就来还没吃饭吧?正好,我这刚上桌,坐下来一起吃点吧!”

    我也不客气拿了碗筷坐上桌就开动,谁让他不说清楚让我几点过来的。

    老头看我丝毫不客气,不但没有生气,还呵呵的笑了起来。

    那时正值初夏,南方天气已经开始热起来了。吃完饭就陪着老头在外面喝茶乘凉 。老头说,拜师要等到亥时才开始。亥时拜师,子时传法。

    于是趁着乘凉的时间,老头开始跟我讲起了我们的门派传承相关的东西。在这之前我一直都没有想过,还有什么派别之类的。

    好吧,我承认是我自己慢一拍,什么事情都没有事先仔细思考,一股脑的就往前冲。难怪都二十一的人了还一事无成,都是缺心眼惹的祸啊!

    我们这一派起源于四川本土的门派,严格说起来既不是道教,也不是巫教。属于是非巫非道,即巫即道的民间法脉。说起来很多人都非常熟悉——鲁班教。

    老头一说是鲁班教,我开始还有点兴奋的小心脏顿时就凉了一截。

    鲁班教的名气可不小,我从小就喜欢听爷爷辈的老年人讲些怪力乱神的小故事,其间不少都与鲁班教有关。

    可是在我的记忆中鲁班教的法术尽是些捉弄人的东西,学了也没什么用处。我可没有那种闲着没事就恶作剧,逮谁就捉弄谁的嗜好。

    “我听说学鲁班教的都是木匠啊?难不成我以后也要做木匠不成?”我弱弱的问了一句,真的是很弱很弱。​

  8. 怀异

    人家老头正得意洋洋的打算介绍自己的门派,我这个时候突然想打退堂鼓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发飙呢!

    “谁规定了学鲁班法就要当木匠的啊?”老头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反问了我一句。然后有细细的给我讲解。

    原来鲁班教并不是必须要木匠才能学 ,而且也并不是向外面传言的的那样是鲁班开创的法术。

    开创鲁班教法的确实是木匠,因为尊崇木匠祖师巧圣鲁班,所以才叫鲁班法。

    鲁班法最初没有门派,大多都是在石匠、木匠等等手艺人之间流传的厌胜之术。

    所谓厌胜之术其实就相当于诅咒一般,不过鲁班法的诅咒可不是专门害人的,最初的咒术都是用于祈福的。

    木匠、石匠等在替主人修房造屋、造圈打磨、打造家具之类事情时使用,边做工边施鲁班法,能够保佑主人家万事顺遂,广进财源,六畜兴旺,人丁兴旺等等。

    由于封建社会阶级矛盾比较突出,会鲁班法的工匠们是属于社会地位非常低的人群,时常受到欺压。

    比如给地主家干完工收不到钱等等。一些工匠就心怀怨恨,于是专门使主人家破财招灾的厌胜之术就应运而生了。

    这时的鲁班法有益有损已经比较完备了,但真正的鲁班教还没有形成。这些厌胜之术不需要传承,人人都能使用,只要知道法决要领,按部就班的施放即可。

    那时的工匠大多都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心眼。自己的术法害人成功了之后不但不遮藏,反而很骄傲的大肆宣扬,某某家坑我不给我工钱,看现在得到报应了吧,我略施小术就让他倾家荡产。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这手艺人会害人法术的事情就传开了。既然人人都知道这木匠能害人,除了会害怕以外,也会有反抗啊。

    特别是有钱有势的人,一旦觉得自己可能被人下了厌胜,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想要解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肯定会有懂法术的人来解。

    无论什么样的法术一旦被人解开,施术之人都会受到反噬,轻则元气大伤,重则命丧黄泉。于是害人之人为求保命不得不勤习苦练,增加自己的本事。

    就这样斗法就频繁出现了。匠人与匠人之间斗法,匠人与巫师之间斗法,匠人与道士之间斗法,巫师与道士之间斗法,道士与道士之间斗法,巫师与巫师之间斗法,斗来斗去,总之是一番乱斗。

    经过多年争斗,匠人们逐渐吸收了巫教和道教的长处,形成系统完备的鲁班法,这时候鲁班教才算正式形成。

    ———————————————————————

    同时,鲁班法教作为一个单独的民间法教,正式从工匠附属的厌胜之术中独立出来。

    也就是匠人可以学习鲁班教法,学鲁班教法的不一定就是匠人。

    随着鲁班教的传承体系越来越完备,学习的条件也越来越苛刻。必须从贫夭孤当中选择一样。

    因为,鲁班教法不同于一般的道法,传承方式可谓是一绝,直接通过功力高深的师傅直接过功传法。

    过功传法也叫封赐,只要师傅将法诀传给你,并告诉你可以使用了,弟子就直接拥有了这项法术。

    而这个封赐的传法仪式,通常快的话半个小时就能完成。想想不用修炼半个小时就能拥有一样法术,这是天上掉下了个多大的馅饼啊。

    可是阴阳消长,福祸相依,造物是不会让你什么便宜都占尽的。有一得必有一失。作为迅速得法的代价,你就必须接受贫夭孤之中任意一样。

    如果是作恶多端的人,到最后三样可能都得占。而贫夭孤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避之唯恐不及的,所以鲁班教一般人是不会学的。

    在动乱年代,人们活下来都是非常不易的,自然有人会不惜一切代价,择字学法。

    但是到了我们新社会,在伟大的共产党的领导下,大家都有饭吃了,谁还会用这么大的代价去换什么法术呢?

    也只有我这种对生活不抱希望的人吧。 

    到了亥时以后,我随老头进入堂屋。老头手里恭敬的捧着厚厚的一本书,书页早已泛黄,一看就是上了年头的老东西了。

    老头说这是他师父的师父的师父传下来的法本,请法本的时候一定要恭敬。

    他确实很恭敬,毕恭毕敬的将法本放在预先摆好的桌案上,然后自己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我则按老头事先告诉我的程序,向他敬茶然后磕头喊师父。老头则正襟危坐的接过我的茶,轻轻地饮了一口。

    我叫师父的时候则满脸严肃的答应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对着法本一阵唠叨。

    大致意思就是说,他今天收了我这么一个徒弟,徒弟择了个孤字,从今往后我就是鲁班教的传人了,各位天神地祗仙师仙长要多多加持,功曹土地山神河伯随时护佑等等内容。

    ———————————————————————

    我则跪在一旁一动不动,心里不住的犯嘀咕。拜师不是都要请很多德高望重的人来做见证,然后拜师磕头赐法名,最后到祖师爷牌位前面上香认祖的吗?

    为什么到我这儿就成这样了?就我们两个人不说,连根香也不点,还说什么法教,连个祖师爷牌位都没有。顿时觉得满头黑线。

    比起这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拜师仪式,子时的传法仪式就要像样多了,但是和我想象的依然完全是两码事。

    老头……呃,不对!按老头的说法,都已经拜过师了还叫他老头就是大不敬了。好吧,师父。

    师父把我带到山上四周都无人迹的地方,然后转身严肃的问我,你的前面有人吗?我说没有。

    然后他又问我后面有没有人,我也说没有。师父就在我前面为什么说前面没有人呢?

    这个是他老人家之前就跟我说好的,这是择孤字的仪式,前面没有人表示背弃祖宗,后面没有人表示断绝子孙。

    没有祖宗没有后人基本上就算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啦。

    择字仪式完了之后,师父先拿了三根香一对蜡烛些许纸钱敬天地,再拿了三根香一对蜡烛些许纸钱敬鲁班仙师。

    又用同样的方式分别敬了混元老祖、通天教主以及东南西北中五方神灵,最后再敬了无尽虚空中的游魂野鬼。

    等他把这些都敬完了之后,我们已经在一个由香烛和纸钱灰烬围成的圆圈之中了。

    师父拿出法本,我跪在地上双手接过。我恭敬的跪在地上将法本高举过头顶。

    师父则再一次向各方神明说明,今日在此传法给鲁班教下弟子刘寂,其间有名有姓的神明就是之前提到过的通天教主、混元老祖以及鲁班仙师。

    这通天教主和鲁班仙师想必大家都不陌生,通天教主是三清之一的灵宝天尊乃截教之主,主张行事气质逍遥洒脱敢破敢立,能破能立,以自身道法利剑,斩破世间种种虚幻、束缚。为众生截取一片生机!

    鲁班仙师更不用说,人称巧圣,是世间工匠共同的祖师爷。

    可这混元老祖是何许人也?这混元老祖可是鲁班教之中很重要的一位神明,其地位不比鲁班仙师差。

  9. 09160816

    继续

  10. 黑暗中的一束光明

    • 朵朵 朵朵

      光明兄为何叹息

      • 黑暗中的一束光明

        哎,朵朵啊。我有很多话想和人倾诉,但找不到合适的人。

        勇远到底有多远自学心理学,我有一天找他给我诊断,他给我诊断出了我身上很多的病症,他给我做心理治疗,再加上我自己的努力,很多病症都好了一些。

        我想上这网站找老朋友们聊一聊,可是现在这老熟人只找到你一个,勇远也忙别的去了,哎,没人陪的感觉呀。

        搁外面试探了很长时间,比以往更多了几分沧桑。勇远给我做了心理年龄的测试,我的心理年龄是40—49岁,可我的实际年龄才二十来岁。

        这件事有正反两面,一件是这让我很成熟,超越了很多同龄人,40、50、60、70也超越了就很多人。但另一面,这证明我背负的压力和伤痛太多了,我现在头发上有十几根明显的白发,哎,老了。有好几次我在梦里很伤感,在现实马上反应过来,哭了半分多钟。我找勇远咨询,他说我这是压力太大,抑郁症有可能复发。

        而我为何叹息,是我到这网站再也找不到以前的友情和快乐,所以伤感。

        • 朵朵 朵朵

          你们无须太伤感,这只是个过程,不会一直这样的。振作些,把你们生活的重心调整一下,不必把所有的情感寄予在这个网站,大家偶尔来这里小憩一下,每个人都是每个人的过客。

  11. 怀异

    教中大部分的法术的力量来源都是这位混元老祖。话说这混元老祖又叫混元李真仙,为木父金母所生,所以他又自称小木金。

    据说玉皇大帝又称东木公,王母娘娘又叫西王母,莫非这混元李真仙是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的儿子?没听说过呀!当然这纯属我个人臆测,各位看官不必当真。

    禀告神灵之后,师父给了我八张黄纸朱砂的符纸让我吞下。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当时的艰辛,不是吃符都要烧成灰放到水里喝的吗?居然叫我生吞!

    好吧吞就吞吧,可是用不用一次就来八张。别以为很容易就吞下去了,一张符可是一张纸啊。

    我是使劲嚼了又嚼,嚼了又嚼好不容易才吞下一张,等我吞完八张符纸的时候我都不记得自己到底忍住了多少次呕吐的冲动,胃里面那个翻腾啊。

    不过吞完符纸之后的过程终于有一点点感觉了,在那一刻我似乎觉得天地之间真的有神灵(之后我遇见的都是鬼,从来没和神明打过交道) 。

    师父对着我的头顶虚书几道秘符,然后左手掐上清决,右手紧贴我百会穴。随着师父喃喃的咒语声,天地间骤然突变。

    皎洁的月亮隐入云中,四周树林之中狂风呼啸,呼呼作响。奇怪的是我们这个由香烛围起来的圈子里却连一丝微风也没有。

    其实我很冷有脊椎末端一股寒气直冲头顶,冻得我直打哆嗦,当时感觉强烈,过后关于那晚的记忆一直有点模糊。

    我之所以确定身边没有风是因为我清晰的记得,树林中狂风大作的时候,蜡烛的火苗没有意思晃动,反而是直挺挺的往上窜。在失去月光过后的黑夜显得格外诡异。

    后来我问过师父,为什么那天传法的仪式,法本里没有记载。师傅告诉我说,这传法仪式是教中的秘中之秘,从来就只口口相传,不着文字。

    没有这传法仪式,你就算学会所有鲁班法,收的弟子也不能算正传,只能算盗法。功夫浅的收了弟子也传不出法。

    盗法罪要算两重,师父算泄法,徒弟算盗法,都是断绝人气的大罪。所谓断绝人气就是说,永世不得为人。

    如果生前不算大奸大恶之徒,死后没有下地狱的就要生生世世做畜生。下了地狱就更不用说了。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做不成人,可以做神仙啊。其实我也有过同样的疑问,既然是断绝人气,那么只是不能做人而已,可以做比人更高级更逍遥的存在啊?

    ——————————————————————–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这个问题就如同当初惠帝,听说民间闹饥荒百姓吃不上饭之后,问的那句他们为什么不喝肉粥的问题一样可笑。

    所谓宇宙三才天地人。人是天地之间的桥梁,桥梁都没有,你是不可能从地下飞到天上去的。

    当然别告诉我你会游泳,桥梁只是比喻,为了方便理解而已,不是暗示你中间还有条河让你可以游过去。

    这就是为什么妖怪在修行成仙之前,都要先修成人形的原因了。因为它要过河得先修桥,而人是天生就有这座桥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师父详细的给我讲解了传法仪式并教我仪式所要用到的所有符咒。

    首先就是要念请神咒,以香烛为媒布下启灵阵法。这请神咒各门各派都不相同,但意思都差不多。

    就是把天地间的鬼神都聚到一处,一来是让大家做个见证。今天某派的某人在这收了个徒弟,要在此传法于他,如果日后这家伙欺师灭祖,或者明灭人性大家都可以往死里整。

    神仙可以发雷电劈他,鬼怪可以吸血剜心。总之随便弄,弄死都不算犯罪。

    这二来嘛,吃个酒席都要讲究随礼的。反正大家都来了,看看热闹也动动手,该加持的加持,该护佑的护佑,该帮忙的帮忙,该出力的出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

    我最开始吞掉的那八张符分别是:斗罡塑体符、天皇保命符、地皇定心符、人皇安魂符、玄皇定魄符、混沌天雷护身符、混元化神符、六甲六丁随身符。

    这八道神符获得诸天神明的加持,各有功效,能够保证传法弟子在仪式中的安全。同时这八道神符拥有乾、兑、离、震、巽、坎、艮、坤八卦属性的力量,代表了世间万物的灵性。

    过功传法是通过师门之力,迅速将宇宙能量灌入受法人体内,让受法的弟子瞬间拥有师门流传下来的无上法力的仪式。

    而这个霸道的仪式所带来的冲击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凡人的肉身凡胎猛然间被强行灌入巨大的能量,轻则五脏俱损七窍流血而死,重则魂飞魄散。

    ———————————————————————

    事先吞下那八道神符,则能够保证受法的弟子,不会受到能量冲击造成的损伤,是整个仪式完成的必备前提。

    师父在我头顶上虚化的那道符是我们鲁班教的总符,又叫鲁班讳令。这是鲁班教创立时,老祖宗自创的第一道令符。

    所谓令符,既是符又是令,同时又非符非令。说得形象一点就是一张无形的令牌,可以调用和鲁班教相关的一切鬼神,但其妙用又不仅仅如此。

    最后一步就是封天然后念动引灵咒和化神咒为弟子过功。这封天并不是说将天封起来,而是通过禁咒将天上的灵光绝断。

    天上的灵光通俗的叫法就是天光,那么天光又有哪些呢?比如日月星辰,就是最明显的天光。

    这过功传法不同于一般的入教传法,强行的将法力,注入一个没有与这些力量相等修行的人体内,是有违天道的。

    凡是逆天的事情都不能被天光照射,这和修炼邪术是一个道理。就是老百姓口中常说的见不得光。

    呃……好吧,我承认我做了一件,货真价实见不得光的事情。 

     

      自从那晚过功仪式之后,世界陡然间就变得不一样了。怎么说呢?就拿看电影来做个比喻吧!

    以前做梦是黑白电影,现实生活是有点灰暗的彩色电影。现在做梦都是明亮的彩色电影,而现实生活则是3D电影了。

    相比之下总有一种错觉,好像那个仪式之前我一直都在梦里,然后一觉醒来就在师父身边了。以前日子总是过得浑浑噩噩的,而现在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了。

    过功之后的半个月我一直住在师父家里,目的是方便学习。实际上除了听他讲一些不着边际的陈旧故事以外,他再没有教过我什么了。

    师父说他已经没什么可教我的了,我已经拥有了鲁班教历代相传的无上法力,只是现在还不会运用罢了。

    只要我照着法本修炼理论上是可以全部学会的,如果资质实在是太差,也可能只学得会两三样。汗!我这样的聪明小孩会是资质特别差的那种吗?

    不过我还是心有不甘的厚着脸皮在他家里赖了半个月,结果被我那无情的师父强行轰走了。

  12. 贝尔多耳泥丝猴*瓦拉基里稀粪夫

    楼主,看了你的贴,你真的现在已经不同于常人了。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已经不能结婚生子了,否则就是最大的违反教规,因为你已经选择了。希望你利用你的法术,多多帮助民间积苦之人。

    现在这个社会,你也懂。还是有很多的弱势群众,需要帮助、、、、、、、、、、望兄台,一定助善~~!

    你们的教,我不懂,但我相信,助善的人。一定会好~~~~~~~~~~~!

  13. 怀异

    师父对我说,“我说徒弟啊,你这么成天呆在我这儿白吃白住也不是办法啊。你总不能让我这么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出去挣钱养活你吧?”

    我虽然已经囧得满头黑线了,还是腆着脸对他说:“师父,你这么说可不对啊。您也是择了孤字的,无儿无女又没老伴儿。我作为你的徒弟自然是想多留在你身边陪陪你,给你养老送终。你怎么说得我像是赖在你这混吃混喝似的呢!”

    老家伙对我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用不着!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呆惯了,整天有个人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心里瘆的慌,跟撞了鬼似的。”

    汗!巨汗!怎么我就没一点好形象呢?这都跟鬼有的一拼了!再说了你丫的是怕鬼的主儿吗?当然这些话是不能说出口的。

    好吧,既然嫌我白吃白住又碍眼,那我就不住你这儿了呗!好歹我出租屋的房租也是交了半年的,小爷我回家闭关修炼去。对!回家好好修炼,然后自力更生。

    回到我的小出租屋内,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将师父传给我的法本看了一遍顿时有些失落。厚厚的一本破书都翻完了也没几样我喜欢的法术。

    法本的内容大致分为两部分,有一半以上的法术都不需要再修炼直接记熟咒语和符就能使用,剩下的那部分就是需要修炼之后才能灵活运用的,基本上都要练七七四十九天。

    而我喜欢的法术又基本全是要修炼的那一部分。偏偏我这个人生性懒散,懒劲一上来再大的诱惑都不想动。于是我决定先挑两个不用修炼的法术试试手。

    可是不用修炼的那部分绝大多数都是些下九流的法术。什么煮饭不熟法、取酒肉法、衣带变蛇法、美人脱衣法等等。

    我这个人也就是懒了点,品性方面我自己还可以,这些个流氓小混混的法术我真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除了这些流氓法术外,就是纯粹害人的肚内种莲花、腹中养毒蛇、老君百步断肠杀、下罩法、铁泥鳅等等,估计是以前匠人斗法的时候发明的。

    最好的一部分就是医疗类的法术,比如止血咒、接骨水等等,可是我对医疗类法术又提不起兴趣。挑来挑去最后选了养兵马和千斤扎两种。

    养兵马就是指通过符咒将飘荡在人间的孤魂野鬼拘来,通过喂养祭练让它成为自己的手下。

    当然法力高深的也可以收一些高级点的东西作为兵将。我们鲁班教是不谈法力高深的,只说熟练程度,越熟练收的兵将就越高级。

    当然这个不谈法力是有骄傲资本的,谁让我们一入门就首先拥有了高深的法力呢!

    千斤扎是一门挺好玩的法术,只要心里默念咒语就能让人有重物压身不能动弹的感觉。

    之前我在和师父的闲谈中了解过这门法术。别的一些门派也有千斤扎这样的法术,名字都大同小异什么千斤闸、千斤坠、千斤砸、千斤箍等等。有的门派还形成了千斤法体系的系统法术。

    但这些法术的最终源头都是我们鲁班教的千斤扎,这一点无可辩驳,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千斤扎运用熟练了之后不仅仅可以让人不能动弹,还能扎死人,甚至将人瞬间压成肉酱,更有甚者连鬼魂都能扎得魂飞魄散。

    总之其它门派千斤法能做到我们鲁班教的千斤扎都能做到。

    因为这千斤扎简单上手,所以我最先使试用的就是它了。为了能保证一次性成功,增强一下自信心,我白天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记咒语和花字。

    所谓花字就是配合咒语使用的符令,它不像画在纸上的符那么复杂,通常只是一个符号,像字但又不是一般的字所以叫做花字。

    晚上有个醉汉从我阳台下路过还在路边撒尿。我正愁找不着人试试手,就悄悄地对他施了千斤扎。

    在施术的时候我是十二分的小心,生怕把他压成了肉酱。虽然师父再三表明初学不熟练的人顶多就让人不能动弹。

    但是万一我人品爆发呢,我这么天资聪慧比普通人厉害点也很正常嘛。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他的确只是不能动了而已。

    不过在我看见被我解除法术之后,那个醉汉又狼狈又恐惧的样子后我就很少在人身上施这个术了。

    最多的时候都是扎石头玩儿。毕竟这是一个崇尚科学的时代,弄得别人跟见了鬼一样实在是不应该。

    日子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挑了一个需要修炼的法术——他心通。他心通顾名思义就是能知晓他人心中的想法,据说非常熟练以后还能左右别人的思想。

    我只需要知道别人的想法就行了。我这辞职都大半个月了,上班的时候都是月光族没什么积蓄。

    所以我打算等这个他心通修成了之后,就去支个挂摊,给人看看相算算命什么的。有了他心通忽悠起人来绝对是无往不利的。

    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了第一个修行的七七四十九天。修炼他心通每天都只有子、辰、午三个特定的时辰才需要修炼,其他的时候都闲着没事。所以经常跑到师父那儿蹭饭,一来可以节约生活费,二来可以学点经验。

    我承认学经验多少有点借口的意思,蹭饭才是关键。没收入的日子不好过啊。

    不过蹭饭的时候我还真是有点收获的。有一天我们师徒二人正在吃午饭的时候,一对夫妻着急的跑来找我师父。那男的老远就在喊,“赵老师,我家婆娘切菜把手切了,血怎么都止不住,你快帮帮忙啊。”

    师父听见了之后,就大声的对他吼道,“喊什么喊,叫她不要流血了不就行了吗?”

    结果我师父话音刚落,那边就说血止住了。回头看师父正淡定的吃东西,好像意料之中的事一样。

    没过多久那男的就带着礼物来了,对师父是千恩万谢,好像他家救命恩人一样。

    据他所说他们就住在山下,上山来一路上女的都在流血。就在师父开口说话前一秒血还在不住的往外涌,等他话音一落就立马止血了。

    他知道我是师父新收的徒弟,跟我是一通废话喋喋不休。说什么我师父是有真本事的人,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知有多少人千方百计想要跟赵老师(我师父姓赵)学本事,都被拒绝了。他肯收我做徒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要好好珍惜什么的。

  14. 怀异

    他走了之后,我故意逗师父,“行啊老头,这么远都能给人止血还不用念咒语,本事不小啊。”

    没想到老头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痛心疾首的说道,“我怎么收了你这么个蠢徒弟啊,谁告诉你的施法一定要念咒语了啊?

    咒语那东西都是人编出来方便引导法力的,只要你练熟悉了,一动念想法力就出来了。事事都要先念咒语的话,遇到以前到处都有人斗法的时候,你早死了几十遍了。”

    哎!怎么每次和师父说话都有种倍受打击的感觉呢?

    不过我有一颗强大的心灵,怎么可能会被这些小小的打击。略微的失落之后突然间灵光一闪,我应该利用这些空闲时间好好的学习学习医疗类的法术。在我支挂摊之前或许我可以先摆个治疗疑难杂症的摊子。

    刀伤蛇咬、接骨续筋、保胎安魂什么的,只要给钱全都能治。然后找我看病的人会越来越多,价钱也能越抬越高,大把大把的票票就流进我的口袋了。想到高兴之处不禁笑出声来,被打击的失落感顿时一扫而光。

    可是等我兴致高昂的将医疗法术的符咒全都记熟之后才发现,原来现实和想象总是有很大差距的。

    并不是人人都会出现小意外的,既是有伤有病的人都是先挤到医院去。而医院不能治好的疑难杂症,我现在也没有那水平治。

    原来拥有了和师父差不多的法力,并不是说就能拥有和他一样的能力啊。看来这自力更生短时间内还是有难度的。

    既然如此,老头儿可别怪我隔三差五去你那儿蹭吃蹭喝了,我也是没办法啊。

    不过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几天,老头似乎就看透了我的小九九。于是我从老头儿那儿得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单生意。

      一个省城的老板经朋友介绍来到这穷乡僻壤找到师父驱鬼。来人姓陈单名一个立字,看起来比较干净,戴了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

    陈立经营了一家小广告公司,自己是设计师出身。白手起家创立了现在的家业,虽然算不上很富有,但也是小有成就了。

    本来这样一个人拥有自己的事业,应该是活得春风得意才对。但是陈立却撞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说实话看他的样子我很难把他和撞邪联系到一处去。在我的印象中,撞到不干净东西的人不都是满脸黑气阴阴郁郁的样子吗?可这面前的中年男子分明长得白白净净的,脸上还时常挂着微笑。

    “赵师傅,求你帮帮我吧!我听李总说您是这一带有名的活神仙。如果您不帮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陈立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之后,就急着开口求老头帮忙,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勉强。虽然他努力掩盖,但神色相比先前明显有了变化。看得出来他真是遇上麻烦事了。

    “别急,慢慢说。你是到底遇上什么事儿了啊?”师父喝了一口热茶,漫不经心的问。

    “我最近经常听见耳边有个女人在哭,哭得非常真切就好像在我旁边一样。可我周围明明没有人。”陈立停顿了一下。

    看见师父并没有搭理他,又继续说道,“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有些耳鸣,我也没太在意,以为是最近太累。

    可是没过几天我就听见隐隐的哭声,然后就一天比一天明显,而且哭声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刚开始两天只是偶尔听见哭声,到现在基本上一天到晚都听见有人在哭。”

    “那你没去看医生吗?也许是最近有什么压力或者身体哪里有隐疾,所以出现了幻听的现象。”终于遇见有趣的事情了,我忍不住心中的小兴奋赶紧插了一句,反正老头儿对这个陈立也是爱理不理的。

    不过我这个问题是不是问的太唯物主义了,作为现代活神仙的接班人,我应该借坡下驴使劲把他往撞邪的路子上忽悠才对。

    没想到陈立在我之前就已经唯物主义过了,“怎么没有啊,我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没有任何问题,就去找了心理医生,可是没有半点效果反而越来越严重。所以我这才怀疑自己是撞邪了。”

    说到撞邪,陈立稍微迟疑了一秒继续说道,“我去庙里拜神,请人改风水,从大师手里请了符来佩戴。能想到的我都做了,可是还是没有效果。

    从我听到哭声到现在,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已经严重到连睡觉都睡不安稳了。梦里都是哭声,有时候做梦还能看见模糊的人影。”

    陈立似乎有点尴尬的说,“要不是李总告诉我,我也不知道有赵师傅这么个人物,所以才病急乱投医走了那么多弯路。不然我指定第一个就来找赵师傅啦。”说完又装得很自然地笑了笑。

    这个陈立啊,原来刚才他的迟疑是怕师父知道他找过别的大师不高兴啊。

    不过这也难怪,就老头儿那比冻冰块还冷得态度明显是在自己额头上刻了五个大字——我是老古怪!

    “你现在没有听见哭声了吧?”老头淡淡的问。

    “是啊,刚出门的时候哭得我差点就出了车祸。可是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就渐渐安静下来了,到现在也没有听见哭声。看来这次我是找对人了,这鬼一定是半路上感应到我是来找赵师傅来了。所以吓得不敢跟过来了。”

    陈立抓住机会赶紧拍马屁,我心里不禁暗暗好笑。但凡想要拍这个老头马屁的人,通常都只能拍在马蹄子上。

    果不其然,师父突然厉声问道,“它要有那能耐,让你听了一个月的哭声了,你都还能活着和我说话?”

    纵使你陈立千般的滑头,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语塞啊。

  15. 相伴

    很精彩,很给力,请继续,期待中…

  16. 唐僧只不过是个耍猴的

    不错

  17. 你好

    不错,很好

  18. a

    啥时候更新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