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清明节我带了一只鬼回家

更新篇之——清明节我带了一只鬼回家

写到这,可能大家觉得我的经历是不是太神奇了,居然小的时候能碰到这么多事情,现在先紧着我经历的写吧,说完自己的,再说周围爸妈这辈人经历的。我能看见那个世界是遗传了爸爸的眼睛,爸爸也一直都能看见那个世界,他说山林水秀,鬼魅也会丛生,人多繁杂,鬼怪都不敢靠近。所以现在一直居住在大城市,人气太旺,就没以前在山村里看的那么多了。

3岁遇到鬼上坟,5-6岁鬼伙伴,11岁逛鬼市,这是之前写的篇目,今天写的大概在我8-9岁,爷爷还没去世前的事。那会弟弟1岁半左右,爸爸还在老家,不久之后就去南方工作了,弟弟和我就在老家生活,直到最后爷爷去世,弟弟被爸妈接去南方,我被留守在神婆姑姑家。

这是我的一个成长经历,很多程度上是大环境造就了我,没有父母管的孩子就相对自由点,思想上自由,心里就没有太多垃圾,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因为没有垃圾所以眼睛就清澈,就能看见鬼神。

第一部分 清明节买的风筝

那年我记得柳树刚刚长出新鲜的叶子,空气中还有柳絮纷飞,不久后学校就放了个小假,爸爸过不了多久就要去南方工作了,走之前就在清明节带着我去看望以前的朋友,做个告别。那天一早上起来,爸爸就跟我说今天去大个子叔叔家。大个叔叔是妈妈同学,妈妈跟小姨就相差2岁吧,所以她俩的同学都互相认识,当时本来想把大个叔叔介绍给小姨认识的,结果小姨带上她那个女同学,(我后来叫做胖姨)大个叔叔看上了小姨的女同学,然后人倆谈对象了。但是一点没影响这几个人感情,之前我写鬼上坟的时候就提过一嘴,笨笨的小姨。不笨,咋能相亲把自己同学带上,不过后来小姨也找到疼她的小姨夫,现在我也有了2个非常可爱的小表弟小表妹。后来大家关系都非常好,大个叔叔和胖姨生了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儿,爸爸早上就骑着自行车去大个叔叔家拜访他。

我家离大个叔叔家非常远,特别用骑自行车来当工具,得骑3个小时,那年代,公交车都没有普及。我坐在爸爸车子前面,本来前面那个BB凳是弟弟的,但是我瘦也能坐下,俩家太远了,我坐后面坐不住那么久时间,肯定打瞌睡摔下去,就坐前面。大家应该记得村子里,自行车专门给婴儿做的那个凳子,绑着自行车横缸上就固定了,黄色的,我家这个是铁的木头的,村子里自己做的,谁家有小孩就借过去,百家坐,福气多。弟弟才1岁多,就没带他出门,放家爷爷奶奶看着。早上我就跟爸爸去大个叔叔家了。

结果到了大个叔叔家,他妈妈告知我们他前几天才走,也去南方工作去了。九几年的时候,下南方是一个热潮,谁都想去当这个弄潮儿,第一批很多先驱现在都成了深圳当地的富豪,成了大企业家。爸爸他们那会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意气风发,都结伴去南方打拼,大个叔叔就是爸爸动员的一个兄弟,但是没想到动员那么久,这次自己没打声招呼就去了。但是大个叔叔的妈妈,我爸也认识呀,就留下吃中午饭,我跟大个叔叔的小宝贝玩。这个奶奶呢,就在家门口开了一个小卖部,因为家里地理位置好,离我们这特别出名的烈士墓园特别近,而且是主路边上,那会没什么地方玩,烈士墓园一直都是学校动员必须去得地方,更别说这清明节多少出去踏春的,路过小卖店都会买点吃的。

奶奶做饭的时候,爸爸就负责帮她看看小卖店,奶奶还给我一包方便面吃,那时候小吃也就只有方便面和辣条,还有麦芽糖。我还特别懂事,奶奶给我方便面我不要,说奶奶你卖钱,我不吃。给那个奶奶感动的呀,眼花泪汪汪的,硬塞给我了。然后嘛,我肯定吃了它!!!

中午吃饭完,爸爸就跟奶奶干唠了好久,好像是奶奶从来没让大个叔叔出这么远的们,舍不得儿子,怕他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能不能混的人样出来。主要是胖姨先去了南方,后来大个叔叔才去的,都有陶金的理想。爸爸都是劝奶奶想开点,过段时间他也回南方了,会还跟大个叔叔联系,等大个叔叔安定下来,就联系上,互相帮衬点。

到了下午2-3点吧,爸爸就带我走了,奶奶送了好远,看着爸爸就想着自己儿子,送的时候眼泪直流,真的我现在都记得,奶奶一人照顾那个还在婴儿车学走路的妹妹样子,老人白发鬓鬓,心里还在牵挂远方的儿子,手边还照顾年幼的孙子,眼睛都是一直有泪水的。所以爷爷奶奶这辈,为啥很多人沙眼明白了吗?哭的多了,心里牵挂多。留守的儿童老人都可怜,都不容易。看的读者们,如果有能力成了一个家,就不要分别,日子小康就行了,亲人最重要。

上午爸爸带我过来的时候,路过烈士墓园我就想下来玩玩,爸爸说下午看时间,时间多就过来玩会。所以下午,爸爸就带我这在玩了一会,那会我特别想吃茶叶蛋,但是知道肯定不会给我买的,贵呀!还没村子自己养的土鸡下的蛋营养,爸爸那会是喜之郎的调剂师,知道那些都是色素做出来的,茶叶蛋颜色那么深也是有放色素那些,所以茶叶蛋肯定不会给我买着吃的。(说道这,我给大家说一个黑幕吧,我家爷爷会做手工豆腐,所以爸爸和伯伯们都会做,算是做豆腐的老行家,大豆腐好的都是用明矾做的,那个吃的了没事,但是那个棕色的薄豆腐,也叫豆干,那个最好不好多吃,因为那个是用硝酸染得颜色,致癌能力不比舒丹红弱。买豆腐尽量买白的那种豆干吃,那个棕色就是那硝酸兑的硝水,染得颜色并不是豆腐的颜色。卖豆腐看见我别打我哈,我自己家都不敢多吃这个,也不卖这种豆干。)

烈士墓园有很多小摊位,很多卖风筝的,我跟爸爸说给我买一个风筝吧,爸爸那天居然一点没拒绝,直接买了,然后我们就放了一会怎么都放不起来,我都跑累了。就收起来,说回家跟哥哥们放,然后爸爸就带我回家了。

到了奶奶家,弟弟傻兮兮的说,哼,你们上街不带我去,以后我跟爷爷去也不带你们。但是看到我手里的风筝,立马气就消了,我带上弟弟,还有俩堂哥,还有胡姓的大头的2个弟弟(那会大头已经去世几年了),还有另外2个胡姓的同龄小女孩,一起去田地空旷的地方放放风筝去。最后火爆到什么样,全村的小孩都跟我们一起去田地了,一起玩放风筝,村子有个老爷爷也会扎纸风筝,他就给他小孙子做了一个,天天在田地放,正好看到我们来了,我这风筝是个大的燕子,花的,不是纸那种白的,他就也好奇,不玩自己的了,过来看我们的。

我们一帮孩子都不会放呀,就把放飞这个任务给那个会放的孩子了,他比我们都大,跟大堂哥同岁,然后就是他拉线,大堂哥举风筝跑。最后1个小时跑下来,跌打的人都累,风筝就是放不起来,特别邪门,而且掉下来的时候就往我身上砸,后背被撮了好几个血补丁,离得再远都不行,就砸我身上,最后我们就都不玩了回家。

第二部分 我带一只鬼回家

回到奶奶家,没一会晚饭就做好了,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就都在奶奶那吃饭,晚上农村都习惯煮面条,炒点韭菜和鸡蛋当个哨子浇面吃。奶奶在一楼住,我家在二楼,吃饭完,我就跟俩堂哥玩会,爸爸先带弟弟上楼洗澡,然后就看电视。

跟俩堂哥玩了一会,那个小堂哥,就是喉咙少个小舌头那个趴桌子上睡着了,我就上楼去了,这俩堂哥都不爱洗脸洗脚,晚上睡觉还互相嫌弃对方脏,我这上楼的时候,还听到大堂哥打小堂哥,让他去洗完脸再睡觉。

我家楼梯有1拐角,然后就到二楼的,你们家的楼梯也是这个样子,以前楼梯是有灯的,后来坏了,就没装,晚上就是抹黑爬楼梯,而且是没有窗户的,我害怕呀,就边爬楼梯边喊我爸,听见爸爸应声了,就安心了。但是走到二楼要去我家门口的时候,那块也是连接三楼的楼梯转角,我忽然感觉那楼梯转角那站着一个老头,佝偻着背,光线太暗,看不见五官和服饰,就是知道他是老头。本来就在黑暗中,突然后面站一人,绝对吓晕过去。我是害怕战胜身体机能,直接被吓得大叫一声,周围一片漆黑看不见,我都在黑暗中吓得闭着眼跑到爸爸房间,抱着爸爸腿边哭边说,楼梯拐角那一个老头吓我。然后爸爸就出去看看,什么都没有,弟弟也出去看看啥都没有。然后这一夜我都没睡照,不停做恶梦,爸爸抱着我哄了一夜,都睡不好,我一做噩梦就是周围都是蒙面的鬼,过来要抓我,我就吓得手指甲把我爸背上都抠的印。然后就天亮了,从那以后我胆子就破掉了,一个人不敢在黑暗的房间待着,哪怕是大白天,天黑不敢出去玩,一个鸡叫声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叫唤,我都能吓得反射性奔跑,逃命。门口晾的衣服,要是光线暗我看不清楚,远看就想一个白衣服人在飘来飘去,都能吓得头皮发麻,转身就想跑。真真的是看什么都疑神疑鬼,动不动就吓得头皮发麻,真真的头皮发麻。衣服不敢穿高领的,因为总觉得自己脖子被别人掐着,穿高领的那种感觉更加强烈,睡觉从此之后就是蒙着头睡,哪怕是大夏天。那一年我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伴随着周围的还有一些小伙伴嘲笑你的声音:胆小鬼,喝凉水……

第二年那个暑假奶奶中风几乎不行了,那会我刚跟弟弟一起第一次去南方过暑假,还没一个星期,老家打电话说奶奶快不行了,都得回来看看老人,见老人最后一面。结果我们都回家后,奶奶看到我给弟弟,身体又抗过来了,然爸爸妈妈就把弟弟带走了,那个暑假我就被一个人留在老家,那会爸妈事业刚起步,还没那么多的资金,所以一来一回的路费都得要计算的。就没有再带我去,那会一来一回路费就是农村种一年地的提留钱。从此我就一人在老家,暑假快结束后,爸妈跟姑姑商量,爷爷奶奶身体不好,送我去她家读书吧,让她照顾,一年给我姑姑几千块。那会他们工资一月也就2-300,没办法。姑姑对我吃穿住行没得说,比农村的好很多,就是跟城市的比还是清贫了些。那会姑姑就着魔似的去学神婆,到处听人讲课,拜神,入会。家里供神台,,这姑姑的奇葩事以后说,接着说我搬去姑姑家那个暑假的事。

在还没确定我去姑姑家上学前,姑姑那会已经有人介绍认识了一个老太太,也是神婆,住在汉江河边上,当时姑姑几乎给周围亲戚都带过去一圈,看过各种神奇的事了。最后终于轮到我了,带去看神婆,再次印证她以后要学神婆之路。那会看一次要给10块钱的,姑姑都是偷偷从家里拿的,姑父不知道,后来我想想姑姑愿意接纳我其她上学,我爸的钱很有作用,特别是填补她的求学之路。

那天姑姑骑车载我去神婆家,神婆是一位老太太,去的时候还在吃饭,我们就在门口等会,神婆一家人都习惯了,打个招呼就继续吃饭了,吃完饭神婆叫姑姑和我去她二楼神社看神,暗语就是看病。那神婆我特别有印象,看起来很有威严的一个老太太,说慈祥吧还有点严肃,说严肃吧人面向很轻柔。但是她嘴巴上还沾着一个大米饭,那嘴就一张一合跟我们说话,姑姑看她的眼神那粒米都是有神气的。

神婆看到我对我一顿夸的词,我就不写出来了,然后问姑姑给谁看病,二姑说给我看,说我去年胆子吓破了,是不是魂没了。然后神婆说好吧,都坐下吧,我先上香,给神烧点纸钱,让神开天眼看看。

这段我要描述下,神婆的一整套仪式。

第三部分 赶鬼

神婆那屋子里很多锦旗,都是表彰她的,现在我不记得上面都写什么了,很多都是来看病的顾客送的,也有像是事业单位送的。神婆就坐在屋子的右边第一个椅子上,左右俩边都靠墙摆了一排椅子,正中间就是神台,光线太暗我看不见神台上具体东西,整个屋子就一扇特别小的窗户,几乎不透光。就靠神台上的蜡烛光照亮这个屋子,四面墙非常多灰尘都是烧香和烧纸钱飘落的那种。

神婆先跪在屋子中间烧香烧纸钱,然后就开始坐在右边第一个椅子那打瞌睡,嘴巴还不停说话,反正听不懂说啥。

二姑说这神婆在请神仙上身,哪个神我忘记了,基本上就是太上老君啦、文殊菩萨啦、什么天君之类的,反正我是记不住。意思就是神婆先去请神仙如果请的那个今天不在家,就换一个。最后我不得这次给我看病请的哪个,看着神婆打瞌睡打着打着一下坐直了,然后嘴巴开始唱歌,其实唱歌就是在口述这些事情经过。

反正唱的我听不懂,我二姑就能听懂,然后她就翻译,神婆上身后就是另一个神态,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这是二姑的话和看法认为。我觉得还是她本人在那说唱,声音没啥变化。最后就是一问一答,神婆上身后就问谁家子弟前来求救,然后我二姑就报上我家名号,我多大,遇到什么事来求救。

然后神婆上身的神就说自己来掐算一下,那天他们仙界鬼界都有什么人目前还没归位。其实那会我们都不记得是不是清明节发生的事情,就大概说了一个日期,最后那个神婆推算的老准确的,还说道那天晚上开始下着雨,我跟一群小孩在哪那个方位,在傍晚几点左右,遇到的那个鬼,然后就一直跟着我回家,知道晚上我火气低的时候看见了他。这事我都不是记得特别清楚,她都能掐算的老准确了。

最后我总结一下就是,那天我去放风筝从老掉下来咋我身上就被那个鬼跟上了,然后这块要说一下那个不是鬼,是一位地仙,俗话就是土地神,但是是一位没有人供奉的土地神,特别穷。然后遇到我,正好放风筝,就推断我家应该比较富裕,想缠着我让我家人给他烧点纸钱。结果吧,我爷爷奶奶爸爸都没往这方面想,整整有1-2年时间,一张纸钱都没给这个土地烧,然后给这个土地气的就一直拿个绳子绑着我脖子,套个环做个记号,看我们家人什么时候给烧纸钱。一直到今天神婆算出来,然后上她身的天神就大声骂那个土地神,当时给我都吓一跳,他们轮换上神婆身,真的你远看神婆就跟个神经病一样人格分裂,一会一个人格,一会又一个人格。换到土地神的时候,正好是天神骂他,上神婆身的土地一下跪在地上,神婆也一下跪在地上,然后换天神说话,神婆又自动坐凳子上。这整个过程,神婆一直是闭眼睛,就嘴巴说话的,但是全跟看的见似的,椅子坐的一点没斜。

最后就是天神要罚土地擅自离开神位,要抽神鞭破他修为,还是怎么惩罚他我不记得了,我和二姑也就在神婆那买了纸钱给土地烧了不少,送他走。这是最后神婆清醒后劝我们这么做的,说虽然惩罚了土地,但是也得给他点钱财,保不住他以后还记仇,送钱了事。最后神婆给了我几颗糖吃,吃完后,我脖子瞬间一轻松,没有那种被人掐着的感觉的,特别神奇。

从那之后,我胆子慢慢的变正常了,从不敢一个人在房间待着,到敢一个人上厕所,到最后恢复敢一个人走夜路。再到后面我二姑换了师傅后,这个神婆那我们就不常去了,在她那看了好几次病,最后我发现也就土地神那次最灵,其他的都是假的。那会我二姑太痴迷,真的,如果神婆放了一个屁,她都觉得是香的,神仙的屁,丰功伟绩。

所有有时候我二姑讲的事我都不全信,因为她没有分辨能力,什么事都去神话。以至于后来她痴迷的程度让家庭不和睦,还伤害了自己的后代。最癫狂的时候,生病不吃药不让打针,就只去看神医,我那个大侄子出生没几个月差点就没了,还好最后前嫂子力排众议去给孩子送医院去。还有后来三姑家姐姐的儿子因为信二姑的神婆之术,发烧不去医院不打针,最后快烧傻了,才去医院抢救整整3天,最后才救回来,跟二姑都有关系。但是愚昧的她们还是信她们所谓的神,有些我不反对,甚至也能感受到有神的气息,但是很多时候她们是被宗教利用,被金钱吸引的不良之徒利用。当你自己的信仰不再纯净,神如何能汲取你的信仰之力,而回馈给你所求呢。

你可以有信仰,但是也得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不能愚昧。当年法龙功的祸害和影响力,破坏了多少家庭,当时我在读的小学,学校组织去看一场话剧,演的就是花季少女在天安门自焚的故事。在场的老师和观众们都哭了,后来国家整改,到处抓邪教份子,我也庆幸当时我二姑不是那一份子,要不然我绝对是她祸害的第一个。现在二姑老了80岁的人了,不在有精力去干这些事,也就在家开始好好带孙子,养老。以后再有故事都会跟二姑扯点关系,再慢慢介绍她吧。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旋雨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一个小时候看的见那边世界,长大丧失这种能力的都市女大青年
最新跟贴(有 3,520 人参加, 跟帖 14 条)
  1. 许诺的诺言

    写的很好,之前的我也都看过了,不过豆腐干的哪个绝对的黑幕,我以后肯定吃白色的了

    • 旋雨 旋雨

      豆腐干那个绝对是黑幕的,黄的少吃就可以了,只要不是天天吃,身体会慢慢消化那些毒素,也因而异。谢谢你一直关注!

  2. 朵朵 朵朵

    点个赞,楼主是个温暖善良的人

    • 旋雨 旋雨

      谢谢

  3. 过客

    长知识

    • 旋雨 旋雨

      还有很多,不过我经历的存货基本快没了

  4. 天龙

    小谢写得不错!

  5. 萧洛书

    放风筝这个我也有个类似的经历,当时好大了,十几岁了都,不过我是在屋顶上一个放,贪玩,我们这乡下屋顶是平的,可以晒谷子这种,风筝当时放的很高,线都放完了,收的时候风筝掉下来落在了楼下田地里面,结果晚上开始身上发热,人也晕晕乎乎的特难受,但是一到白天就没事,连续一两天都是,后来外公说带我去看,说是我冒犯了什么,让外公连续三天晚上半夜十二点去楼顶拿一碗饭一碗肉朝风筝掉的方向跪拜上三炷香,不过这个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因为那个人问了我干了什么看了下我的手就让我出去了,当时药都没吃就突然好了,我也没想太多,回家舅舅还问我外公带我去看医生了,我还说好像不是,跟舅舅说了下过程,我舅当时还生气说外公怎么带我去看那些东西,不过我后来好了我舅就没说啥

    • 旋雨 旋雨

      很多玄乎的事吧,的确有时候解释不了。

  6. 三郎

    估计你这辈子也是仙子下凡

    • 旋雨 旋雨

      哈哈哈哈哈,乐死我了!谢谢哈!

    • 旋雨 旋雨

      你是我这这辈子遇到最高夸奖我的人了…..哈哈,开心呢

      • 三郎

        也被神婆这么说过。。。完全没你这么开心

  7. chenqiang613

    那颗糖估计含有薄荷等类似成分,心理加药物综合治疗,那神婆懂中医和心理学呀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