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父亲和我经历及听到的灵异事件之二十三:七月十四

在我市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上至今矗立着一栋古老阴森破旧的建筑。这栋建筑日伪时期属于关东军传染病医院,听说小鬼子当年秘密抓了不少中国流浪儿童在这个医院里做药理实验,许多难童惨死在这里。解放后这里被改建为劳动人民文化宫,我上小学时候几乎学校所有的包场电影都是在这里观看的。

改革开放后劳动人民文化宫因为影院软硬件环境跟不上,无法和各大院线竞争而倒闭。但是因为位置好才空置不久就有港商过来投资建了个游艺中心,里面五花八门琳琅满目,有着众多游艺机器,每天都有不少人去玩。

可是没多久传闻渐渐出来了,说阴历七月十四那天午夜,保安人员照例巡逻,突然发现异常情况:本来整个游艺中心的灯都熄灭了,只留下过道的几盏灯还亮着,可是当保安走到游乐场门口时却发现里面的灯是亮着的,忽明忽暗一闪一闪的亮着。各种游戏机器在无人操作的情况下游戏不停的进行着,还有很多小孩嬉笑玩闹的笑声不停回荡,保安吓屁了,急忙跑去配电室关电闸,但是关了电闸也无济于事,游乐场依然灯光闪烁,诡异小孩的笑声还在回荡……

开始是隔几个月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后来几乎每月都会发生,保安换了一茬又一茬,鲜有干的长久的。再后来有时候白天也会有灵异的事情发生:赶上阴天下雨打雷的时候,不少时运低的人能看到一些没有影子脸色铁青的小孩在玩投币游戏机……

不到两年,游艺中心倒闭了,空置了好多年在那里无人问津。直到前几年,有个台湾人过来租了六分之一的面积开发廊,好在他们只是白天工作,下午早早就下班了,没有听到什么传闻。可是也才一年,发廊因为效益不好又倒闭了。

不久,员工的表哥要开网吧,因为这栋建筑地理位置特好,属于我市繁华商业街。同一地段相似面积别的房子年租金都要四五十万甚至更贵,可这栋房子年租金却只有十二万!还有之前发廊留下的豪华装修使用,网吧的装修可以省下不少钱,加上平时不太信这些事情,于是表哥不顾传闻,决定租下了这里(他租下的只有整栋建筑的1/6)。

开业小半年,也是奇怪,明明在繁华街区,可是网吧的生意就是不好,白天去玩的人寥寥无几,晚上更是没人。表哥心情很是不好,经常晚上出去和朋友喝闷酒。

一晃又是阴历七月十四,那天他在外面喝到很晚,大概凌晨一点才回网吧,当时月亮正被云彩遮住,他走到楼下,突然看见网吧门口有3个男孩儿,一个坐在地上捧着一碗米饭静静的看着他,另一个手拿纸风车也是静静的看着他,最后一个小孩在玩一个脏兮兮的兵乓球,他不停地把乒乓球丢到墙上反弹回来接住,再丢出去反弹回来再接住,那小孩子是扭头看着表哥的,却根本不看球就能接住球又丢向墙壁。表哥当时觉得不对劲了,凌晨一点了还有小孩在商业区玩?(商业区附近没有住宅,深夜有小孩子在这里是不正常的),当表哥犹豫该不该往前走的时候,月亮从云缝中透出光来,借着白惨惨的月光表哥看清了3个小孩,各个脸色铁青,最主要的是都没有影子,穿着老式的满是补丁的破衣服。表哥吓得也不进网吧了,连滚带爬的向反方向跑走,拦了辆出租车就回了家。

没过多久,他在别处找个贵点的房子,把网吧搬走了。如今,这栋建筑还矗立在那里,破旧,阴森……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最后更新于2017年01月01日
我看到今天,我知道明天
最新跟贴(有 3,628 人参加, 跟帖 12 条)
  1. zhyphy

    开游戏厅开网吧正对小孩子的味口,不出来闹才怪呢

    • 火舞艳阳

      这个建筑还在,问下老丹东人,劳动宫,就都知道了

      • zhyphy

        我在丹东时间不长,只记得丹东线状分布,路面坡度很大

        • 火舞艳阳

          如今丹东变化也挺大,南北方向因为被山脉和鸭绿江限制没有什么大拓展,东西方向拓展了很大,城区从东(玫瑰港湾)至西(新城体育场)有三四十公里。不过人口不增反减,每年减少4000人口,如今城区就剩不到70万人了

  2. zhyphy

    毕竟是东三省为数不多的港口城市发展潜力还是有的

    • 火舞艳阳

      东北?自上而下思路和素质不发生根本改变,好不了。这需要几代人,我是看不到东北振兴了

    • 火舞艳阳

      去年丹东迁走10000多人,多数是20-50岁的中青年,迁入8000人,多数是50岁以上养老者。火葬场登记送走12000人,产院登记出生8800人。人口就这么慢慢流失了

  3. 末路世事.幽冥笔

    那些孩子或许是怨念太大,有着很多的不甘才会一直停留吧

  4. 佛慈

    哈!哈

  5. 大熊

    佛经书记载过开法会请得道高僧就可以搞定

  6. 大熊

    那些孩子或许是怨念太大,有着很多的不甘才会一直停留吧

  7. 无象心

    又尼玛的扯犊子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