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离世后一切的巧合

之前我已经连续写了7篇我的经历了,有评论好的,也有不好的。我之前也是一个没有逻辑的人,很多是东想西想,后来因为工作性质,很多时候必须去有逻辑性,我不是一个写手,是一个有固定工作的社会人,在这个网站写就是没有利益性的自发行动,故事中基本上都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还有我家庭的一部分。

平时我都是正常工作,周六日去学习第三语言,这些文章都是我平时晚上抽空写的,马上临近过年,我经历的基本都快写完了,年后家庭聚会后,听听亲戚们的故事,题材再多了,我再写些出来。我学生时代就爱看鬼故事,现在家里书架上还一排,还借出去40本左右没有归还。后来就是言情小说横行的年代,然后就是剑侠穿越什么的,家里书柜上都有很多。

高中的时候我一直追漫友,很多有意思的漫画。也买过一部连载的漫画叫做《完美小姐进化论》里面人设跟我自己很像,后来有了动画版,但是没漫画的好看;而我最喜欢的是《地狱老师》那本书还是借同学看的,漫友当时有举办一个活动,当年那个特等奖漫画好像画的是:人有压力,然后背上还会长出茧,最后压力跟不开心的负能量太多,人就被背上的茧压死了,后来一人发现了只要开心大笑,释放所有压力,然后背后的茧就会破茧成蝶。这个故事非常深刻,有意义,这个漫画当时对我影响力非常大,我希望能画出这样的漫画,或者写出这样的故事。

第一部分 算命之言应验

上一篇写了,武当之行和下山后二姑给找的算命的经历,里面有说道算出妈妈这边亲戚会有一人过世。过完年好没二、三个月,外公胃疼,妈妈带外公外婆一起去市里大医院去检查,当时结果说有个肿瘤,还是什么就是说可能有癌。妈妈当时非常紧张,又带外公外婆去广州一家查,最后几个星期结果出来了,确定是癌症,胃癌。

之后那几月,家里就跟乱套似的,这个消息太伤人了。外公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老农民,也是一名老共产党,勤勤恳恳本本分分,最主要的是身体一直都非常好,很少得病。这个消息,家里每一个人都没法接受,都觉得老天怎么跟我们开了这样一个玩笑。可能很多家里有这个经历的,都会有种同感吧。

接到这个消息,震惊之后就是去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当时外公的癌症是中后期,还是可以做治疗,就是费用非常昂贵。外公5个孩子,3个女儿,2个儿子。在农村,女儿嫁出去就是嫁出去了,儿子是要养老的至于哪个儿子,就是看哪个想要老人的遗产,就归谁养。但是实际上,老人一辈子都奉献给子女了,哪还有什么最后垫底的了,所以看病只能子女凑钱了,后面治疗,治不治就是一非常现实的问题,考验每一个人的人性的时候。

大舅当时还是一位退休村官吧,手上还有点钱,但是说自己有糖尿病,外公的费用他负担不起,建议不治疗。小舅家一直都是工薪阶层,表哥还刚上大学,学费一年一万多,读书太花钱,家里盖的房子到现在都没钱装修,小舅就是没有能力去给外公治疗。然后是大姨,大姨之前是幼稚园老师,后来学校兼并,她就没工作了,跟姨夫一直务农,也没多少钱。而且女儿不可能承担费用的,但是大姨说,我没钱,我出力,外公她来照顾。之后是小姨,小姨刚开始做生意,资金都没有在手上,没有多余的钱,但是小姨说爸妈养了自己一辈子,最后自己成材,不能忘记父母,借钱治,小姨夫没说话,小姨最小最善良,也最笨,但是基本的做人她是一点不差事的。最后到我妈,我妈说你们都不出钱,我出钱,外公的病,必须治,老家房子卖了都治。妈妈能这么说,是因为爸爸在后面支持她,这也是后来父母关系危险的时候,妈妈一直护着爸爸原因。

我爸爸是一个非常大气的人,内心里就非常大气,外公得了癌症,是谁都想不到的事,当他那些儿女直接说放弃的时候,爸爸带头说我们出钱治,钱我们来想办法,你们能出力的前线去照顾老人,后线我们来想办法给老人筹钱。妈妈这点是非常赞赏爸爸的,也是外婆后来对这么女婿中,最替我爸爸说话的原因。

老人到了那会,真的能指望的就是儿女了,但是儿女如果说放弃老人,真的老人身体还没死,心就先死了。病先不说治不治的,人的希望就不能灭。后来妈妈上网查,找熟人各种打听哪治癌症的效果好,最后打听到的是武汉的同济医院。现在我不知道他排名怎么样,当时还没有莆田系横行的时候,那个武汉同济医院是当时说治疗最好的,因为他们那很多治好的案例。最后妈妈就选择的是武汉治疗,第一次去那个医院,也是外公外婆第一次做飞机,06年,机票一人1000一张,妈,外公外婆,大姨,都去了。安排好住院什么的,约了主治大夫。妈妈一个星期后回来了,给大姨留了一张卡,卡里10万现金,让大姨什么都要选最好的,小到做手术的线,大到医生的红包(当年给外公做手术的医生最后没有要红包,非常正气。),不能小气,钱都得花。

说道大姨也特别搞笑,她吧一辈子在农村,抠抠搜搜惯了,什么都节省,贪小便宜,真的到现在她好多衣服都是捡被人不穿的;但是有一点特别逗,就是特别臭美,每年都染头发。所以妈妈都叮嘱她,老爹看病不能贪小便宜,本来病情都不能耽误。妈给大姨交代好后,就回南方了,得准备钱,家里生意也得继续做,年前爸爸刚买了车,其实资金什么的并不宽裕,这会又超大开支,必须更加勤奋工作去挣钱。

外公在医院都待了我一个学期那么长,当时我是初三下学期,中间一次也没让我去过。那会其实我可想去了,想坐次飞机,我弟也是。都没让,机会都给了小姨,小舅他们。外公生病一直瞒着他得的是癌症,他也认识不了几个字,一直也以为自己是感冒然后引发的大病,也吵着说不住医院回家养养就过去了,医疗单子从来没给他看过,费用也没告诉过他,所以他心态一直都非常好,不把自己认为是严重的病人,觉得自己没得大病,所以化疗的时候头发没别人掉那么快。真的得病的时候,心态非常重要。那时候老人都习惯剪光头,外公看着隔壁病床的老头,头发光光还傻白甜的问人去哪剃的光头,技术这么好,他也去。其实去陪护病人的家属都一样,都是瞒着老人,就替那老人打趣给我外公说,医院门口左转那家,外公还让外婆记着,头发长出,去那家剃头。

当时做手术的时候,医生就跟我妈妈说过,就算做了手术,老人生命也就是最多被延长1年,如果情况好,往长的说最多3年,平时还不能受刺激,营养也要跟上。做手术跟不做手术的区别在于,做了手术最后老人走的时候没有那么痛苦,不是像不做手术那样最后是疼死的。

所以外公手术过后,他有什么想吃的,希望什么的,我们都满足他。那会我初中特别叛逆,在家喜欢放那种机车音乐,外公回来后,妈妈就把音响拔了。听说什么补身体,妈妈就大早上去市场买,或者托人买回来给外公煲汤。我想说的是我妈从来不会做饭的,那会都专门买的陶瓷锅去给外公做营养汤,我跟弟弟都没有喝的份。

其实在南方养,外公的生命可能还会被延长,但是最后外公说想回老家,不想在南方待着。最后就送外公回去,大舅在老家,就让他没事去老人家看看。我们都还在南方,想着让老人回去住段时间再过来,可惜没有后来了。

我记得是第二年元旦外公走的,当时我高一了,学校正在排练元旦晚会,那个星期我没带手机,妈妈发短息给我同学手机上,简短6个字:外公昨晚走了。同学还不敢告诉我,最后排练完晚会,回宿舍给我说的。然后我给我妈打电话,说我也要请假回去老家去。然后我们给班主任打电话,11点宿管送我去学校门口,爸妈还有小姨一家在车上等我。

第二部分 外公去世的各种巧合

妈妈一直心地比较善良,没有告诉我外公去世的真正原因,也都瞒着我们。当时大姨家盖房子,就一直在老家,也没事去看看外公,就隔一条村子,很近。只跟我们小辈说,外公半夜咳血走的。因为外公得病,当时都影响我们几个小的求学志向,让以后考医校,特别是表哥,希望他大学转系。

若干年后,我才知道外公治疗后都好好的,每月也去复查都没有问题,最后突然离世,是有蹊跷了。原因就是大舅,当时外公治疗前,买过保险,得了这个大病,保险陪了几万块。大舅想要这个钱,说外公走了他来送,以后外婆走了小舅送,这钱是外公的,所以这钱得给他,他没事三天俩头就去外婆家要钱,跟外婆吵架,当着外公的面。后来外公是特别生气,一口气堵在胸口没上来,咳血走的。当时他身边只有外婆在,大舅他们一个都不在,在自己家算计呢。这点我骂人的话就省略一万字吧,得病的时候放弃的也是他,去医院不仅不照顾老人,还用我妈的钱去给他定宾馆住,外公生病一分钱的药钱他都没给过,理由就是自己有糖尿病要自己治。我相信没一家人都有那么一位不三不四的亲戚吧,清官难断家务事不说了这个了。

这事要是当时外公葬礼上我们知道,我跟另一个土匪表哥绝对是敢上去揍我大舅的。到现在我们几个表亲都不跟大舅家亲近还有他们家的女儿。外公走没俩年,他们又算计外婆,最后国家征收土地,把外婆的钱偷偷拿走了,还逼外婆把其他的钱给他。这事后来闹大了,小舅都写状纸,也发布过网上,点击量有600万。现在外婆就跟我们家住,我跟妈妈商量,以后外婆我们养老。

外公停灵那天,外面的天气也像当时我爷爷走的时候一样,下起鹅毛大雪。我们半夜赶回湖北襄阳,都冻的不行,大舅都舍不得开他们家的空调。炉火也没升起来,等着我们给钱,他办丧宴。当时外婆就坐在外公灵柩边上,整个人都没了生气,真真的个跟一个枯萎的木头一样,看着非常让人心疼。当时爸妈就决定,办完丧事,带外婆走,不让她留老家,要不然不出半年也跟外公走了。

当晚我们都是直系亲,要一起找个地方把外公的衣服都一起烧了。10点多的时候,村子就没有灯了,我们在田地里,点火给外公咳血的床单被套,羽绒服一起烧了。当时弟弟说,人群中看见外公一路跟着,他特别害怕就没说话。我当时没细看,本来就害怕,荒郊野地,也不敢瞎看。然后第二天就火化,下葬。在老家跟着火化或者婚庆的婚车,只需要把车队观后镜那统一系一套红布或者白布,路人都会避让,其它车辆也会避让,收费站不拦下收费的。当天去火葬场的都是直系亲属,大早上就去了。

火葬场是一个鬼故事非常多的地方,我去了也是在车上待着,很少出去瞎转。小表哥以前可活泼了,后来在火葬场看过一次死人,就再也不敢乱跑了。那次是他和另外一表亲兄弟,趁大人不注意,到处瞎转,偷看人花火过程吓着了。火葬场那块一般有一个灵堂,就是火化前摆那,亲人最后走个仪式,然后就推火化那屋了,用机器烧了。怎么烧的我不说了,自己问老人,非常残忍的,所以很多老人偷着土葬。那年表哥跟那个表兄,趁工作人员没注意偷看,火化那屋门上有个小的窗口,这个小窗口是工作人员喊话用的。他俩就从这个窗口偷看进去,里面的先人正在火化,他俩偷看的时候,火化那先人突然坐了起来,大白天给他俩吓得转头就跑,然后告诉大人,晚上回去就发烧了。说到这,读者中也有争议的,科学点解释就烧着人的神经了,所以死人也能坐起来,小孩吓着了,吹了风所以回家发烧了。这个不是我亲眼看的,我就不解释了。

外公去世三天,下葬什么的弄好了,我知道有些地方要停棺几天,但是当时外公是被气死,大舅他们心里害怕就没停棺直接烧了。写到这,不知道大舅以后看不看到,看到估计说我污蔑他,无所谓了。外公刚下葬,外婆跟妈妈他们姐妹几个就同时做梦,梦里外公到处找自己衣服,找不着,特别神奇。然后第二天大家一起上坟,给外公说衣服烧在哪哪,让他去那收下。然后紧接着第二天,晚上就做梦外公穿着去世的那个羽绒服,说让大家操心了,都散了吧,回去该工作工作。

后来我们直接把外婆接到了南方,外婆刚到南方,又做梦梦见外公,外公在梦里嘴巴一直啊啊说不出话,指自己嗓子,用沙哑的声音说嗓子干,没水杯。外婆醒了后,想想当时给外公下葬陪葬的东西都有啥忘记的,是不是水杯没放进去,那个水杯是妈妈买的好水杯。外婆跟妈妈说了后,妈妈打电话回老家,问大舅,水杯呢!原来当时下葬的是要埋的,村民中有一个说多好的杯子陪葬可惜了,拿回家用吧。然后舅舅就拿回家了,妈妈这一打电话,他才说出来。然后让他还给外公,去坟上埋起来,顺便再个外公埋点茶叶。外婆再做梦,外公就是穿着以前妈妈买的羽绒服拿着水杯,泡着茶喝。当时外公去世的时候离他70岁生日仅有10天的距离,我们本来都是打算给他过70大寿的,没想到提前10天办了丧宴。当时我爷爷下葬的时候,好像陪葬的有玉器那些,埋的时候村民都说别陪葬太多,人又不来天天看着,让盗墓给偷的事小,打扰到先人安静是大罪过了,所以最后外公下葬的时候,妈妈提前准备好的礼物挑了几个就一起埋了,我们那老人去世,还是多少陪葬点东西的,无论值钱还是不值钱。

爷爷村子前面那个很大的鱼塘,之前就是一古墓群,爸爸小的时候,中央的人过来考古全挖走了,坑深有5层楼房那么高,那会周围几个村子的人都过去当劳工挖墓,后来也上过电视。现在那就成了一个私人承包的鱼塘。我们小的时候上学也会路过那,爱去那洞里躲迷藏玩,所以我老家,陪葬的风俗一直都有的。

以前我跟妈妈说我的事,她总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那些东西,自从外公去世后,她才正儿八经相信,做什么事继续从善。后来也非常神奇,每年临近过年或者清明,这几个姨都会做梦梦见外公,梦里就跟家人唠唠嗑,问问现在各家都过得好不好。我常年在外漂泊,很多都是过年回家听妈妈说一两句。平时有机会回老家,第一件事总是外公和爷爷坟上烧点纸钱,说说最近亲人的状况,在那个世界就别担心这边的后人。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

儿媳被公公附体

2017-1-5 17:42:07

亲身经历灵异求助

见鬼还是什么?

2017-1-5 17:49:36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louise

    继续写。我看好你

  2. louise

    记得小学时候也就是80年代初,背诵的政治课本里说: 在那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啊 人与人的关系就是狼
    日后的岁月里 经常就回忆起这些话 觉得很幽默 世界很小么 地球村么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