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百诡言灵之池塘

记得在老家的后山里有一个几十米宽的大池塘,每逢夏秋季;池塘里便会开出许多硕大娇艳的荷花,粉色的花尖从上而下渐渐淡色,化作纯洁的雪白。

黄中带绿的莲子在花瓣的衬托下更为显得可爱,颗颗饱满如绿翡翠的珠子镶嵌在其中。

绿林环绕,夏蝉嘶鸣,树荫下是惬意的凉爽,池水是冰凉的舒爽,波光粼粼,鱼游畅然。

此地可谓是休养好地;只是,村里的老人却经常告劝我们这些调皮捣蛋的熊孩子,说。

“千万莫去后山那里,那有妖怪出没,专门吃路过的人呢。”

起初,我们这些桀骜不驯的熊孩子对这些老人的话几乎是左耳进右耳出;但至从那件事发生后,我们就再也没去过后山的池塘了……

秋天的夜晚,星光灿烂,农村的空气比城市里新鲜舒畅;弯月悄悄躲在云里,偶尔探出头俯视人间的万千尘世。

敢问农村的夜晚,什么事最令我们这些熊孩子兴奋?那自然是捉萤火虫(现在的农村萤火虫几乎没了,记得小泽小时,最喜欢事的就是把捉来的萤火虫装进瓶子里,观察那虫子尾部一闪一闪的荧光)

“泽二毛,出来抓虫子啦!”(泽二毛是我的小名,因为在家里我排行老二,所以村里人爱叫我二毛)

“晓得了,你等一会,我还要带些瓶子哩。”

我把家里没用的塑料瓶全带上(其实那些瓶子是老妈要去卖的废品,最后得知我把瓶子丢了,小屁股没少挨“辣椒炒肉”),全副武装地跟着三个“狐朋狗友”,一起去捕捉那夜晚的“点灯人”。

一般许多萤火虫都出现的地方大多在有水的地方,自然,我们此行的目标便是那后山被老人们下禁忌的池塘。

夜色已深,福仔子带着他家的大号手电筒在前方带路,时而回头看看我们有没有跟上。

“你们咋那么慢啊,婆婆妈妈地真不爷们。”

“嘿,有胆…你把手电筒给我,我走前面,你这照前不照后的,鬼知道我们脚下是不是个坑。”

胖子不满地道,他上气不接下气;身上的肥肉随着急促地呼吸起伏,一抖一抖地,我们当中就数他最慢。

“切!我家的手电筒,我做主。”

福仔子不屑道,继续在前方开路(他的脚步开始放慢了,有时会停下为我们照路)

忽然,福仔子似乎发现树林里有点不对劲,转身朝我意识停下,安静地听。

我和喜子都立马停脚,侧耳倾听周围的情况,反而身后的胖子终于如释重负,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咋回事?福哥?”

“嘘,安静点!你仔细听,是不是树林有人说话。”

我屏气凝神,微妙地听见有些稀碎的声音,好像确实有人说话,而且年龄不大,至少感觉很声音雄厚,是成熟男人的声音。

福仔子这家伙就是个机灵鬼,遇到某些诡事都会很快反应过来。

胆小如鼠的胖子也听见了,害怕地颤声问:“福哥,是不是妖怪啊?咱们还是回去吧,我怕。”

“去去去!要回你自己回,我可不会给你打光。”

胖子显然不敢单独一人在昏黑的山路里摸黑,忍着跟上我们。

我这时好奇地问福仔子。

“阿福,是不是有人也来了?”

“不一定,晓得池塘的人很少,除了老人和咱们,没多少人会知道的,可能是路过吧;不过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人闲着上山呢?”

“是不是和咱们一样,是抓虫的?”

喜子这时插话道。

“可能吧,算了,到那里再说。”

福仔子说完,继续赶路,不过行动特别小心谨慎,随时准备逃跑……

走过了山腰,穿过了树林,一个宽敞的池塘映入眼帘。

蛙声四响,蟋鸣相伴,月光照射在池面,涟漪圈圈而出。

我们总算知道是声源来自哪了。

两个成年男子正向池塘边走去,其中一位我还认识,是隔壁村里最好色的刘成财,调戏小女孩不说,还经常偷看人家洗澡,他正和陌生男子交流着什么。

我们偷偷躲在草堆里,悄悄地窥视偷听他们。

“哎呦,陈哥你肯定不信,这里有个美女,都会在月亮出来的时候来这里洗澡,我经常在这里偷看;那身材,那姿色,哎呀我去,可棒了!老子都忍不住了!要不是看在你是我的老同学份上,我才不带你来分享呢,今晚咱们一定要……”

刘男子留着哈喇子,表情猥琐地向陈男子道。

“可,你不怕是那可能是不干净的东西吗?咱们还是别待在这了,快走吧。”

陈男子惊怕道,他环顾四周,感觉情况不对。

“呵呵,要走你走,老子可要好好的爽爽,可憋死我了。”

刘男子不听劝,这位只用下体思考的老色鬼,绝对不会放过那些秀色可餐的美味,被他糟蹋的姑娘不少……

隐然中,我模模糊糊看见有个白花花的身影在池塘里游着,像条鱼,却有一袭黑色的秀发。

“你看,你看,喽,就是这个,哎呦这美人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刘男子也看见了,他们同样躲在草丛里,指给陈男子看。

朗月下,一个曼妙的倩影在池中洗漱,及腰的长发犹如乌黑的海藻,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完美柔滑;湿漉漉的头发遮盖身躯,美目在夜下,竟有灵光闪动,美丽动人。

她像条蛇一样的在水中游行,肌肤白得连月光都可以反射。

那名陈男子双眼瞪得大如铜铃,表情浮现得和刘男子一样猥琐;他已经忘了自己刚才说的什么,忌讳着什么,此刻脑子里全是那妖艳的身姿。

“哇,好漂亮,不错!哎呦,泽二毛你干哈捏我!”

胖子同样猥琐,我忍不住狠捏他腰间的一坨肥肉,低声怒道。

“别忘了那些爷爷给咱们讲的事,指不定那就是个妖怪!”

我这么一说,胖子瞬间回过神来,表情转而惊恐地看向那月色下的倩影。

刘男子弓腰攧手攧脚地上前,生怕惊动那女妖似得。

女妖也察觉到了刘男子的行动,立刻藏进水里,妩媚又惊慌地向后者望去。

“嘻嘻,小妹妹,一个人在这里洗澡,不怕有坏人吗?”

“坏人?怎么我感觉你更像坏人呢?嗯哼?要不,你当个坏人让我瞧瞧,我会好好配合你的……”

女妖的声音很动听,有股调逗男人的诱惑。

看着大部分娇体躲在水里的女妖,刘男子有点饥渴难耐了,连连点头。

此刻,旁边的陈男子也按耐不住性子,冲昏头脑地上前道。

“小妹妹,我也可以扮演坏人的,你就先从我开始吧!”

男人这东西,一旦被美色所吸引,什么都不再顾及;这就像螳螂,明知自己会被母螳螂吃掉,也要被兽性所驱使。

“喜子,拿着手电筒,你赶快偷偷跑回村里,告诉大家快来山上,就说要死人了,明白了吗?”

福仔子一脸认真地对喜子说道,喜子接过电筒点头,小心翼翼地从后草丛里消失。

刘男子已经走到了水里,他扑上女妖,搂住对方柔若无骨的细腰。

紧贴着对方柔滑的身躯,亲上那娇艳欲滴的香唇……

那湿滑的感觉令刘男子打了个激灵,他的手开始渐渐不安分起来。

而当陈男子看得津津有味时,诡异的一幕开始发生了!

刘男子亲到一半,就立刻剧烈地挣扎,他用双手抵着对方的肩,欲要推开。

可是,他的手碰到对方肩,就像是粘上强力胶般,怎么也扯不下来。

他把双手伸张开来,头往后仰,终于把嘴从对方的嘴里挣脱出来……

陈男子看见这画面,一开始没怎么在意,而当刘男子扯出嘴时,他顿时吓得软瘫在地。

一个巨大的红色舌头(又像某种昆虫的口器),正通过刘男子的嘴,在他身体里吸食着什么!

这场面,就像是刘男子的嘴被塞了个超大的血色管子,半透明的管子里甚至都能看见类似内脏的物体在滚动。

陈男子再也不敢多待下去,刚才的欲火瞬时被浇灭,他连滚带爬地起来,往树林里跑。

“噗通!”

而没走几步,他就突然绊倒。

一捆黑色的头发牢牢的捆住了他的右脚腕,陈男子疯狂的抓地上的泥土,想挣脱黑发。

我和几个伙伴被吓得不敢出半点声(胖子除外!这货本想发出杀猪的惊叫,却被我的双手紧紧的捂着,恶心的口水沾满我的手……)

刘男子的那原本消瘦的身体愈加变得瘦小,他翻着白眼,浑身无力像死了般任凭女妖吸食。

坚硬的骨头逐渐凸显出来,我都能看见他头颅骨那清晰的轮廓。

最终,他的眼珠子被吸进头颅,再通过嘴巴吸入女妖肚里。

女妖肚子囊肿难看,像怀了怪物的孕妇,她那美艳的颜容渐渐苍老,皱纹层层,变得像鱼那么眼大嘴宽。

“饱了,这坏人的味道不错,那你就留着下次再吃吧。”

女妖用头发拽着陈男子往池塘里潜去,陈男子发疯的四处乱抓,把自己整得土灰土脸。

“福仔子!泽二毛!你们在哪?”

“我滴个泽二毛仔,你在哪里啊!”

远处树林里传来村民们的呼叫,没想到喜子速度挺快的(后来我才知道,这货向村民们这么解释得:泽二毛和福仔子在池塘里玩,结果扭脚了,他们还在挣扎!快去救人啊!……后来,我和福仔子被狠狠教训了一顿,胖子不会游泳,所以幸运的逃过一劫)

女妖见有人来,连忙拖着陈男子扑腾到池塘里。

可怜的陈男子,在听到村民呼唤,还想大叫时,嘴被池水呛着,话还没说出口就已被女妖拖走了……

池塘荡出圈圈涟漪,村民们也找到这里……

最后,警察来到这里,检查了下刘男子的死亡现场后,其中一名法医报告,说死者身上除了一层皮和骨架外,其余的器官全荡然无存……

(添加编辑微信投稿交流:lingyindao)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玥泽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信则有,不信则无。

欢迎各位道友与小泽一同畅聊那些神力鬼怪的灵异事件(QQ:2740857495)

最新跟贴(有 3,594 人参加, 跟帖 8 条)
  1. 佛慈

    蛇妖?

  2. 朵朵 朵朵

    小说?

    • 玥泽 玥泽

      嗯,算是短篇小说吧(长篇正计划中……)

  3. h6028

    最好不要添油加醋的描述,尤其不要艺术体裁,要将事实述.

    • 玥泽 玥泽

      嗯,下次会注意,谢谢提醒

  4. 腹黑男人

    我发现楼主适合写散文体小说,如果能将情节框架设计一下,应该会很好。加油,我支持你。

    • 玥泽 玥泽

      谢谢腹黑道友的意见,小泽一定会多加思考和见解有关散文文体的小说,努力让道友们满意。

  5. 猪头

    我以前看到过一样的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