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的日记

听阿妈说,在我出生的前夜,她做了一个,梦里她在厕所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婴儿,她用棍子拨弄了下这个婴儿,是个男婴,右边耳朵有一处伤口。而那个男婴一直跟着她跑,口中叫着妈妈……

阿妈说:你和他很像。

 第一幕:逝去

我出生在冬天中最冷的腊八凌晨三点,那天下了很大的雪,于是阿爸给我取名为万俟雪。和阿妈说的一样,我右耳上也有一处伤口。而故事正是这样悄悄拉开了序幕……

愉悦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夜空,偌大的宅子里一片寂静,而此时的我躺在冰冷的棺材里。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我与哥哥万俟雨去街上的小卖部买雪糕。我从未见过那个男子,那个男子着一身素衣,眉宇间淡淡的忧愁。我捏着手里的五毛钱对这个男子说:我要雪糕。

男子抬头看了看夏天,说道:你要不要试一试新出来的味道?他的声音很空洞,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什么雪糕啊?”我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男子,我只想要雪糕,天太热了。

“棺材雪糕……”男子慢悠悠的说道,声音似胡琴刺耳而又穿透人心。

然后,我便装进了棺材里。

我不知道在棺材里呆了多久,只隐约听到外面的人似乎都很开心,号声吹的很响,没有人哭泣。

后来棺材被抬起,颠颠颇颇的走了好长的一段路,期间有人扶着棺材歌唱,有人在棺材上坐着,还有轰轰烈烈的鞭炮声……

最后,棺材落在了一片荒芜的山野处,那里早已经挖好了坑,于是人们将棺材放进去,埋上土,唱着歌离开了。

我在棺材里等了很长时间,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恐惧,相反却有一丝丝高兴。

咚咚咚……

“是你吗?”我突然听到有人在敲击着棺木。

“是我,我等你很长时间了。”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把我放在这棺材里?”

“你果真不记得我了吗?风儿。”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风儿?我不叫风儿,我叫万俟雪。”

“你果然不记得了。”

一阵风掀起了棺木盖,我从棺木里爬了出来,却不见说话的男子,那个卖雪糕的奇怪的男子。

于是我跌跌撞撞往家的方向走,路中遇到一个奇怪的老婆婆,慢悠悠的对我说: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那时的我没有理会她,径直回家了.

而奇怪的是当我回到家时,却发现没有认识我。

“爸,妈,我是夏天啊。”我着急的快要哭了。

“你是谁家孩子乱叫人,你家人呢?”

“我是雪儿啊,雪儿啊”

“爸妈,不用理会他,把他赶出去吧。”屋子里走出来一个男孩,我认识他,他是哥哥。

“哥,我是雪儿啊”

“雪儿?爸,妈你什么时候瞒着我生了个弟弟啊”

“别瞎说。”女子呵斥道。转身又对我说:你是谁家孩子啊?阿姨送你回家吧。

我离开了曾经属于而现在却陌生的家,不知道往哪里去。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那片荒地,棺木还在。于是我静静的躺了进去……

我在棺木里躺着,棺木便成了我的家。每天有鸟儿栖息在上面唱歌给我听,还有荒野里的动物来陪我玩耍。只是,我无需吃喝也不觉得饿。

我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只记得雪覆盖了整个荒野。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我和那个奇怪的男子似乎在争吵着什么。我只记得那个男子忧郁的双眸。

第二天,我又梦见了那个男子,男子坐在棺木边,拉着我的手,对我轻轻微笑。

我惊醒,从棺木里爬了出来。

荒野已经被雪覆盖,不知何时又多了几座青冢。我在青冢处又遇见了那个老太婆,满头的白发,对着我邪魅的笑着,嘴里喃喃的说着:他来了,他来了……

“你看,这是什么?”万俟雨的父亲万俟华在地里干活,从地里挖出了几块木板。

“好像是棺木。”万俟雨跑过去,看了看说。

万俟华把棺木取出来,当做了自家的房门。那时正赶上洪水,房子都淹了。

那日夜里,万俟雨在房间里睡觉,忽然感觉有人在掐他。他慢慢睁开眼,看见一陌生男子,着一身白衣,正在用尖锐的指甲在他身上掐。

万俟雨惊恐的叫道:你干嘛?

男子转过头,万俟雨看不清他的脸。

“你……你是什么东西?”

“你把他的家给毁了……”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最后更新于2017年01月11日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448 人参加, 跟帖 3 条)
  1. 朵朵 朵朵

    没看懂

  2. 朵朵 朵朵

    应该是小说吧

    • 李子笑

      有小说的味道,但很多细节是真实的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