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眠万物眠(6)

夜冷清秋月思愁,青丝沐月随风悠。倾心纵情伊拂袖,一世孤身为谁守。

两心如隔数十秋,嫣然一笑锁心头。留仙饮酒满樽尽,心月不皈梦中游。

是谁在吟诗,片片朦胧中的竹林,这是何处。难道是一场梦吗?“不灭哥哥,不灭哥哥。”是谁在呼唤,可是在唤我?柔和的朝阳洒在飘渺弥漫的竹林中仿佛如仙境一般,不远处有一位女子缓缓走来,轻盈的霓裳被微风带起,如一抹丹青墨绿绘在眼前,隐隐露出的肌肤如凝脂白玉般晶莹剔透,手臂婉如弦月般纤细,轻轻的拨开身前的细竹,梦中这女子是谁?不像是我的妻子,从走路的姿态来判断与徐扬不是一个类型。

女子走到我跟前不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竹林中弥漫的烟雾很难看清的她的模样:“不灭哥哥,我等你。”说完转身向回走去,我想跟过去却发现双脚无法迈开,只能看着她一步步踏着竹叶走去,一双玉腿透着罗袜更加的美轮美奂,这个身影竟是这么熟悉,渐渐的消失在视野中。

突然胸口传来一阵痛楚将我拉回到徐扬的身边,低头看着胸口一块淤青,和眼前一脸坏笑满脸娇羞的徐扬,就知道是她趁我睡梦中干的。

“以后你不许比我醒的晚,不然我就惩罚你,掐你一把是最轻的。”说着一头扎进我怀里。

我轻轻亲吻着她的额头,双臂紧紧的拥着眼前一丝不挂的徐扬,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若是我以后不小心惹你生气,就像昨晚那样赔礼可好,还是要更用力一些?”

徐扬瞬间从面颊红到耳根“不要脸,臭流氓,不是人,王八蛋!”轻轻的粉拳在我胸口捶打。

“你是我前世妻子为何不以真身相见,我怀中抱着你附身的徐扬妹妹你不生气了吗?”我静静的看着徐扬。

“我没有真身,只能在梦中相见。”从徐扬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悲伤。

“那刚才在竹林中可是你唤我不灭哥哥?”没想到徐扬听我这么一说竟一个翻身背对于我。

我想把她再抱入怀中时,她却不乐意的挣脱了,我坐起来凑过去竟发现她在哭。

“对不起,虽然我没看清,但是我也知道刚才梦中的女子不是你。”徐扬性如烈火,那女子柔情似水。

“娘子,可否把一切都告知与我。”我将胸口轻轻的贴在她的背上。

“不可,这都是因果。接下来你应该很快会知道的,不是我不说,而是不能说。”徐扬转身扎入我怀中。

“哥哥,肚肚饿了。”徐扬轻轻的撅起了小嘴。

“好吧,哥哥出去给你买好吃的。你再睡一会。”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

“嗯,我等哥哥回来。”徐扬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我穿好外套轻轻的带上了房门,外面的天空依然飘着丝丝细雨,这场雨就好像时钟从未转动般缓缓沾湿我的衣裳。

回忆起昨晚那场激战心中一阵幸福的激荡,我前世的妻子,是人还是鬼都无妨。走过了几条小街买了一些早点,想起睡梦中的徐扬,我也会心一笑,快步向家中走去,轻轻打开房门,将早餐摆在桌上,推开卧室却发现床上没有人。

徐扬去哪里了?找遍整个房间都没有人,难道是出去了?我顿时失了神,一阵焦虑涌上心头,在屋内大喊“徐扬,徐扬别跟哥哥闹了,快点出来,找到你好好的惩罚你,快点出来哥哥就饶了你哦。”

房间内只是隐隐约约传来一些空洞的回响,我独自坐在床边,傻傻的发呆,焦急的哭了起来,仿佛一个幼小的孩子丢了最心爱的东西,难道这一切都是只不过是一场梦吗?

轻轻擦了擦眼角的泪,心想徐扬那么调皮一定是跟我闹着玩,一会说不定就出现了。我独自坐在床边就这么漠漠等待:“哥哥闭上眼镜,然后再睁开宝宝就回来了,好不好?”

可是几次睁开眼镜后仍然是空空的房间,平整的床单不像有过人的踪迹。

我靠在床边,一根又一根的吸烟,烟花弥漫了整间屋子,闭上双眼泪如雨下,无助孤独悲哀一切都涌上心头,窗外日出日落,散落满地的烟头,不想理睬满身的烟灰,我只想快些将自己埋葬,任手机怎样的吵闹我也不想去理睬,直到它也睡去。

就这样过了几日,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啊,好美好长好真实的梦啊。突然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将我半葬的身心一把从泥泞的土中拉出,我跌跌撞撞的冲向门口,心想一定是徐扬回来!看我怎么跟你算账,打开房门,却看见一脸焦急的老妈。

老妈气急败坏的过来就给了我一巴掌,痛哭着冲我吼到:“你怎么当哥哥的!”

“妈,这一切是不是都是梦啊,徐扬妹妹怎么不见了?”我更加悲伤的看着老妈。

老妈看到我反映如此迷茫,抱着我哭了起来。“这也不怪你,是当妈的太乐观了,徐扬妹妹死了。”

我瞪大了双眼,大口的喘着粗气却感觉不到氧气的存在:“怎么会?怎么会?之前好好的,徐扬妹妹在那?”

老妈抱着轻轻的抽泣:“妈之前没告诉你,徐扬妹妹的父母出车祸都去世了,徐扬妹妹这个世上没有其他亲人,她的母亲是妈以前最好的朋友,妈就想把她接过来,妈看她够坚强,也很乐观就把她交给你了,我就回沧州老家去帮她父母再料理一下后事,没想到你徐扬妹妹回到了他父母出车祸的地方选择了轻生啊!好可怜的孩子啊,姐姐啊是我对不起你,没照顾好你们家徐扬。”

听老妈这么一说,我反而镇定了下来,并露出了一丝安慰的笑容,娘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只要这一切不是梦就好,你在天涯海角只要你在这红尘中,上天入地纵横六道我也会找到你。

我安慰老妈:“这么大的打击怎么是一个小姑娘能够承受的,那天我去给徐扬妹妹买早餐,回来后她就消失不见了,我感觉就要出什么事了,果然是这样,妹妹好可怜,好可惜啊。妈都怪我,阿姨是我对不起你,没照顾好徐扬妹妹。”

看着悲伤的母亲,此刻的眼泪是留个素不相识的徐扬妹妹,好可惜,如此美人,经香消玉损。扶着老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她如此伤心,我也没在打扰她怀念故人。

独自做到房中。

娘子,你在哪里,可否听到我对你的呼唤,有什么事让你竟敢丢下夫君不辞而别。想起那日清晨的甜蜜,也许是我这一生最幸福快活的时光了,美好为何如此短暂仓促,让我来不及回味就只剩下回光。

忽然想到这几日思念娘子未曾合眼,也许她也焦急在我梦中出现,我真是混账啊,该死啊老婆大人,今晚把我剖腹掏肠,用你的舌头绕我下体折磨我生生世世我也心甘情愿。盖上被子焦急的睡去。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不灭清风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