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友人的“异”事,我是女主角

其实我应该不是那种什么魂弱啊,魄不稳的人,总能遇到。除了上次写的《我不想说诡异,而只是用奇怪,有人和我一样吗?》那是真真实实、实实在在的一次外。其他都是模棱两可,无法确定的。

好久远了,是我上小学,在老房子那边住的时候,那是七十年代盖的老楼(咦,才发现我怎么与建筑物这么有feel呢,两次都是和楼),矿区改善工人住房盖的。(老一辈人也是够苦的,初来的时候住帐篷,我小小的时候都住过铁皮房子,那叫一个夏热冬凉,还有老鼠作伴。还好矿区生活条件改善的快哈哈)。那是小学2年级前后,因为有的时候早上打扫教室(叫轮流值日),我们几个小伙伴就一起相约五点半一起到学校(其实是早点到那互相抄抄作业哈哈),然后吃早餐,打扫教室。

那天早上,我起的早了点,五点多点儿就出单元门了。老楼一共四层,五个单元,我家在最边上的单元。天还黑着,风还挺大,挺凉。出了单元门我合计去那边楼头边躲风边等同学。就低着头往那边走,我感觉差不多到了,用余光瞟了一下还有一个单元,我又继续走(东北的寒风吹的抬不起头啊)。过了,我又瞟了一下,还一个,我也没在意继续走。当我又瞟到一个单元门的时候我疑惑的抬了下头、、、天快亮之前有一段时间,路灯是关掉的,大多数人家也没起来,只有点点月光。虽然暗,我也依稀看清了前面的情景:那是一望无际的单元门,延伸着、、、但只是一瞬间,可能连半秒都没有吧,我就听到有人叫我名字,然后我条件反射的回头。是我同学,她跑过来问我你在这站着干啥,我再回过头来才发现我仍然站在自家的单元门前。

当时小,哪知道什么灵异不灵异的,也没听过,就没多想和她去找其他同学了,后来就淡忘了。后来有一次和她聊天,她提起这件事,说我当时站那一动不动,她以为我看到她,在等她就跑过去了,但到跟前才看清我是低着头的,才喊了我一声。她说也是因为当时年龄小没觉得奇怪,但现在想起来我当时回头的瞬间似乎眼睛瞪的很大,直勾勾的,还真有点瘆得慌。我俩分析这是不是就是“鬼打墙”呢?我看其他鬼打墙的故事都是好长好长时间的,可是这怪异的现象只给了我不到半秒的时间,我还那么小又不懂,真是记忆少的可怜,我现在甚至怀疑是不是真的看到过,太模糊了。倒是友人记的比较清晰。她后来还说恰好我看到的瞬间她就叫我了,要不可说不好什么情况了,是她救我一命要我报答她,汗、、、而且我俩一对时间,她很肯定的告诉我她出门的时候五点一刻,再加上走到我家的三、五分钟,那么我在寒风中站了近二十分钟,哇!我那天是不感冒啦,不记得了、、、

其实我一直不觉得这是什么,可以用科学解释:起早了大脑还处于混沌状态,脑波不稳一时出现的幻觉,没准我在门口站着睡着了,做的梦。至于瞪大眼睛,可能我真睡着了,然后被叫吓一跳。虽然还是有疑点,但这是我在遇到小楼之前一直相信的解释,至于友人就当做看了一场我当女主角的网络剧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推荐灵异事件

真实经历之47:双面鬼脸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事件发生在2009年的秋天,当事人是一位年轻的运动器材销售,他住在长沙,我和他在2015...

鬼魂的语言

我这半生遇到很多灵异事,令人不解,有人说我长了一身邪骨头,别人看不见的,听不到的我能遇到,记得我...

小时候的事

小时候在舅舅工厂里呆着,厂子里有个小屋,平时工人在那里住。工厂分前院和后院,中间通过一个月亮门相...

离奇的死亡

我的朋友兼同事前不久因为奶奶突然去世,不得不回老家奔丧。 回家以后才知道奶奶的去世另有玄机。 奶奶...

灵异故事(十)

继续“那卫”的故事。 1.“那卫”有一个姓罗的男医生,叫他“小罗”吧,他比我先进卫生院个把月,他的宿舍在住...
最新跟贴(有 5,373 人参加, 跟帖 4 条)
  1. 长发半遮面

    在矿区,是不是挖矿顺便把“好朋友”们也挖出来了?

  2. 狗伴

    看了2篇好像都是周围的变化而没有他们的出现

    • 朦朦

      我应该是幸运的吧 有奇遇但不惊悚

  3. 张志华

    不错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