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香魂之二——黄泉路

黄泉路(上)

“没有想到还能够见到你”看见陈清站在我面前,我感到惊慌失措。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跟鬼魂交流,而我有太多的疑问想要解开。

眼前的陈清脸还是那么白。她拢了拢深红色的袄子,对我说“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是的,秦会计都跟我说了。”

陈清掏出了那个青花瓷打火机递给我说“打火机还给你,谢谢”,然后转身往公墓走。

“请等一等……我……我想知道车祸后你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能够出现?还有……为什么我能够见到你?”

陈清转过身来,仔细地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殡仪馆的人都知道,晚上出来的人是我,可是他们都怕我,没有一个人出来跟我说话。既然你想知道,我就跟你聊聊吧”我跟她一起在阶梯上坐了下来。

“那天车祸的时候,我感觉全身的骨头都碎了,那是我从来没有感觉过的痛。我痛得昏了过去。等我醒来,发现周围漆黑一片。没有车流,没有行人,男朋友也不见了。只有无边的黑暗和宁静。当我意识到我已经死了,所有人间的一切都跟我无关了,我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不知道我哭了多久,我看到前方走过来一个散发着绿光的人。是一个脸色惨白,瘦高个的男人,穿着白色的长袍,手里拿着一根哀棒,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帽子上写着“你可来了”四个字。男人悠悠地对我说“陈清,你的阳寿到了,跟我走吧”

黄泉路(中)

我平时喜欢看鬼片,我想这个男人大概就是白无常了,是来勾我的灵魂的。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呢?虽然我有一万个不情愿,也只能跟着无常走了。

四周一片漆黑根本看不见路,我只能把手搭在无常的肩上,慢慢的朝前走。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无常鬼不是用铁链拿人的吗?怎么……”

“用铁链拿人的是黑无常!黑无常只拿贪赃枉法和黑心使坏的人!”

我后悔自己打断了陈清的话。点上一根烟,猛吸了一口。黑夜看不到香烟袅袅升起的烟雾,里只有烟头发出一点点亮光……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出现了一条发着红光的路。路面就象铺满了鲜血一样红。我惊慌地抓着无常的肩说:无常大哥,怎么路上这么厚的鲜血啊!无常说:那不是鲜血,是彼岸花。我们慢慢地走在彼岸花上。彼岸花发出一股浓浓的怪异的香气,勾起我对阳世的回忆,我想起来我的爸爸妈妈,他们知道我死了,肯定伤心透了……想到这些我又呜呜地哭了。天空黑云滚滚,道路两边的黑树林里孤魂野鬼们听到我的哭声,不时伸出来一双双鬼手来拖我。无常挥舞着哀棒驱赶着鬼手。终于我们走过了彼岸花,来到了一堵城墙下。墙头上写着丰都城三个字。

黄泉路(下)

守城的小鬼拦住了我们。无常把路引递给了小鬼。路引是一张两尺宽,三尺长的黄卷纸。上面写着我的姓名,出生地,死亡时间。

小鬼看完路引,又递给无常,放我们进城。这样,我真正来到了鬼域。

又走了一段路,我们来到忘川河边。忘川河上阴风惨惨,鬼哭狼嚎。黑色的浪涛卷起腥臭的浪花。浪花里白色的骷髅上下翻滚。我拖着无常的哀棒走上了奈何桥。这时候,无常指着桥上的一个土台说:那是望乡台,你上去再看看你的家人,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我登上望乡台,看见我的爸爸红着眼睛在不停地抽烟,妈妈不停地哭泣。秦会计在一旁不停安慰着……我的眼泪默默地流了下来,我拼命地喊:亲爱的爸爸妈妈,永别了。原谅女儿的不孝。你们一定要好好地活啊,不要为女儿急坏了身体……可是爸爸妈妈听不见啊,奈何,奈何……突然,手机的震铃把我叫醒了。

我睁开眼睛,定了定神。是的,我和陈清在梦里相见了。梦中的陈清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拿起手机,听着听着,一骨碌爬起来:秦会计要见我。

相关阅读:《殡仪馆香魂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投胎

2017-3-13 21:37:25

鬼话连篇

细思极恐:卫生委员

2017-3-17 13:15:16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看到小说就烦,滚

  2. 小说?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