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棺材

许里疯了似的跑着,他脑子里一片混乱,“这不可能,不是我,月儿不是我杀的,我没有!”他低头看着自己沾满月儿血的双手,低吼着。

许里下班出了公司,看到街对面熙熙攘攘的,人很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许里走了过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了前面,一群人拿着工具往一女子身上砍去,有男有女,那场景叫一个渗人,旁边这么多围观的,竞没有一个人阻止,许里看不下去了,想救人,正当他大喊时,旁边传来一位老人的声音“小伙子,别惹事儿,你会没命的,,”许里很震惊,一转头,咦,没有人啊,难不成听错了,算了,不管了,救人要紧,许里伸了伸脖子,喊到“咳咳,喂,住手,警察快来了!”许里摇了摇手中的手机,“嘿嘿,我打的。”许里这么一喊,好像有点用,那些人二话不说就屁颠屁颠儿的逃了,好像有点奇怪,许里这么想着,但很快就抛开了思绪,救人要紧。

许里上前去扶那女子,刚一碰到那女子的胳膊,女子触电搬的躲过,并狠狠的瞪着他,许里看着这女子,她,她怎么在这儿,她不是死了吗?许里慌慌张张的,站在那儿手足无措,他颤颤的问,“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还是瞪着他,但也开口了“慕玲。”许里听罢,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还好还好,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世界上也有长得像的两人吧。

许里再一次走到女子跟前,女子却先开口了“你救了我,我没有家,你收留我吧。”声音很冷,也很霸道,不容人拒绝,许里才不想和一个长的像她的人在一块儿呢,许里打了一个冷颤,想想都可怕,“不行!”许里转身就走。

“站住!”许里转头,赫然一个人头,就是慕玲,咳咳,速度有点快啊,“让我走不走?”声音还是冷的吓人,许里嗯了一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答应她,随后,许里带她就回了家。

就一下午的时间,许里带回一个女人传遍了整个小巷,都想来看看,听说,长的不错哎,许里也乐开了花,自从应月的事情,他都没从阴影里走出来,这个慕玲可以帮他哎。

许里乐呵呵的回到家,打开门,吓坏了。一个很红很红的棺材在地上放着,上面两个很显眼的字,应!月!许里害怕的接连后退了几步,碰到了一个东西,他转身,看到慕玲冷冷的看着他,眼睛空洞的吓人,许里看到这样的慕玲,想起应月死去时的眼神也是这样的,“你是,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慕玲慢慢的向前,冷声说“我是应月啊,里,你不认识我了吗?哈哈,设计了这么久,终于能近你的身了,没想到,你有阳师帮助,害得我三年杀不了你,这次呢,那个老头呢?哈哈,受死吧!”许里听的云里雾气的,但,命重要啊,“应月,我知道是你,当年的事情,是个意外,我承认,是我的错,我不该杀你,但是你劈腿在先啊!”许里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一口气说了一堆,慕玲听罢,大笑了起来,“笑话,纯粹是笑话,许里,别以为我不知道,杀了我得哥哥,谋取官位,不巧被我撞见,你就想杀人灭口吧,哼,还命来!”

第二天早上,一个血红色的棺材倒挂在许里家门上,当人们打开时,许里安静的躺在里面,邻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情,躁动了几天后,为了让死者安息,将他葬在了后山。

人们走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来到许里的墓前,将墓挖开,打开血红色的棺材,喃喃道“呵,让你不听,当初你杀月儿时,恐怕不知道,旁边的一家棺材铺吗?月儿的灵魂被负在了这个棺材上,我只有用自己的阳寿换回你三年平安啊!”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细思极恐:卫生委员

2017-3-17 13:15:16

编辑推荐鬼话连篇

林宵清媚记

2017-3-29 19:51:4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