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鬼故事《双生棺》

藤山五子墓

我回乡下参加爷爷的葬礼,那天中午,有个外号叫“老榔头”的远房表叔与我同席。

他眯着眼把我瞧来瞧去,一会儿耸眉头,一会儿搓手指,还问了我的生辰八字,口气很古怪。

“小子命格不错嘛,虽然有些坎坷,但日后必是大福大贵之人……”

老榔头凝着目光看了我半晌,替我夹了一块红烧肉,笑容可掬地说道。

这位表叔大概是个算命先生吧?于是我随口回道:

“哪里哪里,表叔你也知道,侄儿从小家境贫寒——”

老榔头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笑眯眯地说:

“这福气不仅是天生的,还可以自己想办法招来嘛!咱们先吃饭,吃完之后叔慢慢跟你说……”

说着还冲我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肌肉也跟着动了几下。

饭后,老榔头果然把我拉到了一旁,见四下无人,才诡异兮兮地开口道:

“小子,我有份好差事介绍给你做,不知你可愿意?”

我一听是份好差事,心里就痒痒了,虽然有点儿犯疑,但还是眼巴巴地望着老榔头,

着急地问道:“表叔,什么好差事呢?”

老榔头压低声音说:“这村子后面有座藤山,藤山上有五座按照五行之理修建的古代陵墓,叫‘五子墓’。

咱们要干的活儿就是去盗那几副棺材里边随死人陪葬的宝贝。”

“盗死人的宝贝?”我听此话心里一惊,忍不住叫了出来。

“哎,别嚷嚷!”

老榔头一把捂住我的嘴,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过了一会儿,见没有吸引其他人的注意才拿开手。

继续说道:“我找了几个可靠的人,已经把五行属金、木、土的三座墓给盗了,赚了好大一笔钱呢!现在只剩下水、火二墓,还缺一个开棺人,我看你面相好、八字硬,干得这份差事。”

我咽下一口唾沫,问:“开棺人是做什么的?”

老榔头正儿八经地说:“开棺人专门负责开启棺木,据说‘五子墓’阴气太盛,进去的人或多或少会受些影响。尤其是开棺人,开一次棺便会折寿三年。”

我吓了一跳,差点儿又要叫出来,还好及时忍住了,小声问道:“会折寿,那算什么好差事啊?”

老榔头白了我一眼:“年轻人,想要发财当然要付出一点代价,特别是这种死人财。不仅那五座墓里都有大量古玩玉器,五副棺材里还分别藏着一张藏宝图碎片。集齐五张藏宝图碎片,便可依图所示找到一处巨大宝藏,随便分你一点儿,你就一辈子都花不完啦!”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十分恳切,“再说了,看在咱们是亲戚的份儿上,我自然会给你最多的好处。”

听老榔头这么说,我咬牙点了点头:“行,这事我干了!”

那天晚上我和老榔头一伙去了藤山,半山腰上,老榔头指了指两棵相距大约十米的松树,

说:“我们要盗的那两座墓,五行属火的一座在这棵树下,五行属水的一座在那棵树下,二墓挨得极近,且都不大。我们兵分两路,我、王铭、六指去‘火墓’,秦天北、冬瓜、苏旺去‘水墓’。”

说完,我们便分头行动。老榔头分给我和六指哥一人一把洛阳铲,用起来很方便。我们三人开始挖土,没一会儿就挖出了一个可容一人进入的洞。 我们下了洞,前方竟有一条阴森森的黑暗通道。我们走进通道,一股湿冷气息贴面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拿手电照过去,只见通道两边的土层上爬满了一只只长着硬壳的黑色虫子,密密麻麻,竟像是在相互吞噬残杀。战败的死虫残躯纷纷跌在地上,踩上去发出一阵“吱叽吱叽”的声音,瘆得我头皮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们小心点儿,别被那些虫子咬中了,有毒的!”走在前面的老榔头提醒道。

六指哥功夫好,人沉稳,我便心惊胆战地扯着他的衣角跟在他的后边。 走着走着,刚拐了一个弯,通道两边土层上的硬壳黑虫也少了些。前方忽然窜出一个黑影,披头散发,口中发出“呜呀”怪叫的声音,胡乱地把那些虫子刨到掌中,喂进嘴里,“咯嘣咯嘣”,咀嚼得津津有味儿。

“哇呀!”

我吓得浑身发抖,紧紧抓住六指哥,大声叫了起来。

老榔头打量了那个黑影几眼,冷冷地说:“是个没舌头没眼睛的僵尸,咱们不用管他,继续前进!”

他绕过黑影,径直往前走去,六指哥紧随其后。

我与那个黑影擦身而过,不知怎的,我回了一次头。几只硬壳黑虫爬上了僵尸的脸,从两个空洞洞的眼眶钻了进去,带起一缕缕鲜红的血花。

不一会儿,那僵尸的眼洞,鼻孔,嘴巴,耳朵……这些地方通通都钻进了一拨又一拨的黑虫,使他的面部表情变得极度狰狞扭曲。

就在这时,那僵尸冲我咧嘴笑了一下,两片厚厚的嘴唇开合,仿佛在说着什么。

我竟然有种奇妙的熟悉感,这种感觉呼之欲出却又说不出来……

那僵尸的脖子突然用力向后仰,一直仰一直仰,皮都裂开了,露出了惨红的肉。到了一个极限,如同一根绷紧的弦,只听“咔嚓”一声,那僵尸居然就这么拧断了自己的脖子。

一颗人头骨掉在了地上,立刻被数不胜数的黑虫们一拥而上,分食殆尽,很快便成了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

我的背上一片冰凉,赶紧回过头来往前走了几步,不敢再看。

人头装蟒蛇

再往前走了一阵,通道渐渐开阔,一堆动物尸骨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其中夹杂着许多残破的人形骷髅架。

甚至还有一条尚未腐烂的花斑蟒蛇的尸身,它的周围簇拥着很多五颜六色的蛇。而这些蛇全都蠕动着身体,吐着蛇信,一双双尖细的三角眼死死地盯着我们。

这些尸骨在蛇群的遮掩下,隐约见前方有一个透着微光的洞口,想必洞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墓室了。

六指哥当机立断,挥着一柄反射森寒之光的短匕首,一路上前斩杀群蛇,身手很是了得。

同时喊道:“我先挡着,你们赶快找个空隙进墓室,不然时间就来不及了!”

老榔头带着我冲进蛇群,直奔洞口而去。

即便六指哥已经替我们清出了一条道,但仍有不少蛇恶狠狠地向我们咬来。我忍着恐惧拔腿狂奔,躲过几条飞来的蛇,在进入洞口的一刹那,心里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没想到这一眼差点儿吓得我魂飞魄散。

我王铭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情形!只见那条原本躺在地上的花斑蟒蛇忽然动了起来,张大了血盆大口。蛇身往上一抬,蛇头高高扬起,一双蛇眼布满了血丝,骇人极了。花斑蟒蛇的蛇肚子是破开的,可以看见它的肚子里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串在一起。从蛇头到蛇尾,满满的都是人头。

那些人头一个个眨巴着渗出血的双眼,有的只剩下了半边脸;有的五官已经烂掉了;还有的连一层皮都没有,只是一个血肉模糊的肉团。

那些人头操控蛇身行动,向浴血奋战的六指哥发起了攻击。六指哥被蛇群包围,尽全力地激战,神色间已显疲态。此时花斑蟒蛇又突然趁机进攻,十分凶险。     还好六指哥反应够快,身轻如燕,凌空倒翻了一个筋斗落到一边,总算避过了花斑蟒蛇的攻击。还没等六指哥喘口气,那条花斑蟒蛇的蛇尾大力一扫,一颗人头就势飞出,张嘴咬住了他的手臂,当即撕下了一块浸着血的皮肉。     下一秒,一条青蛇急遽地窜上了六指哥的腿,缠住了他的手臂。三角形蛇头来到了他的左手手掌之中,将多出来的第六根指头生生咬断,嚼碎后咽了下去。

又一颗飞来的人头咬中了六指哥的脖子,鲜血从伤口喷涌而出,把他的脸染得一片血红。

本来被击退而畏缩不前的蛇群,此时也一齐涌了上来,一颗颗染血的毒牙,散发着阴冷恶毒的气息,纷纷向他身上撕咬了下去。

“六指哥!”

我不由自主地大叫出来,一颗心“砰砰”乱跳。

虽然今天才认识他,但六指哥孤身一人与群蛇搏斗的英勇身姿,已经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别看了,蛇掉你头上了。”

墓室里的老榔头敲了敲我的背,用毫无感情的语气说道。

“哇啊!”

我惊声大叫,这才惊觉一条分叉的蛇信已经快要碰到我的眼皮了,头上也感觉滑溜溜、凉飕飕的。意识到自己的头顶有一条蛇,我的脸上立刻冷汗涔涔。

我咬紧牙关拼命摇头,将那条蛇甩了出去,望了一眼被蛇群淹没的六指哥,眼眶里涌出了泪水,然后全身颤抖地走进了墓室。     血汤如雨下     这间墓室并不大,中间摆放着一具石棺,四壁墙皮剥落,看上去十分破旧。

墓室里四处分散着成百上千只活老鼠,充斥着一股难闻的味道。难怪外面聚集了那么多蛇,但它们为什么都没有进来捕食呢?仔细想来,来时遇到的那个古怪黑影,墓室外那么多的人形骷髅架,以及那些还未完全腐烂的人头……又是怎么来的呢?

难道早在我们之前,就已经有一批又一批的盗墓贼闯进了这处墓地?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这具石棺看起来闭合得完好无损,没有半点儿开启过的痕迹呢?还有,这么寒酸的墓地,会有价值不菲的宝物吗?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满是疑问。

正准备向老榔头发问,只见老榔头瞧了一眼手表,轻言淡语地说:

“还有五分钟到七点,我们稍微等一下再开棺。”

“为什么要等,现在开馆不可以吗?”我更加疑惑了。

老榔头看也不看我,目光转向那具石棺,淡淡地回答道:

“其实这‘火墓’和‘水墓’中的两副棺材是双生棺,双生棺的意思就是两副棺材必须同时开棺,差一分钟都不行!因为两处墓地较近,暗中有机关相连,一旦试图单独开启其中的一副棺材,不但开不了棺,而且还会触发机关,招来横祸。”

“所以秦天北他们三人也是七点准时开棺的?”

“自然如此。”

老榔头点了点头,忽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小子,你可知道我们在通道里遇到的那个黑影是谁?哈哈,那是你失踪了两年的二叔王永才……当年我与王永才一起来盗这‘五子墓’之‘火墓’,他正是开棺人。就是因为不了解双生棺的奥秘,他才中了暗算,变成了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没良心的老东西!你、你怎么能这么幸灾乐祸?好歹我二叔也是因为你才变成的僵尸。”

我气愤不已,指着老榔头的鼻子大声骂道,

“还有六指哥,他为你卖命,你怎么可以连一点儿痛惜都没有?”

“因为我?我呸!”

老榔头眼神轻蔑,摇了摇手指,

“自己想发财,当然有风险,怨不得别人。我老榔头福大命大逃过一劫,这是上天保佑各人有各命。至于六指嘛,我费心费力地养大他,无论生死,他都是我的走狗。”

“你——哎呀,好疼!”

我正欲发作,右脸忽然像是溅了热油似的,火辣辣地疼。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自己全身上下裸露的皮肤都像被热油烫了一般疼得要命。紧接着,墓室里下起了红色的雨,落在我的衣服上,浸透肌肤,有种痛入骨髓的烧灼感。那些老鼠淋了红雨,到处乱窜,还散发出了熟肉的味道。     我朝头顶的上方望去,顿时瞪大了眼睛,双腿不停地打颤,牙齿也咬得“咯咯”响。     十多口由铁链悬在半空中的大锅在我的头顶上方荡来荡去,不时有滚烫的红汤射出来,带着强烈的血腥气味儿,如同雨水泼洒而下。

“这是镇墓血汤,化人骨,销人魂,万万沾不得!”

老榔头用奇特的身法在墓室里闪来闪去,气定神闲,漫天的血雨竟没有打湿他分毫。

我却早已痛得满地打滚,哭爹叫娘了。

开棺尸王出

“这把黑伞可阻止血汤,接着!”

老榔头迅速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掏出一把黑伞,抛给了我。     我战战兢兢地撑开黑伞,缩在伞下瑟瑟发抖。还好我天生怕冷,衣服穿得比别人厚实,也就脸和手的受伤情况比较严重。

“小子,赶紧去石棺处,快到七点了!”

老榔头凶巴巴地瞪着我吼道。

“不,这差事我不干了, 我、我回去了。”

我说着就撒腿往外跑。但一想到墓室外的蛇群和花斑蟒蛇,便又停下了脚步。

“小子,这可是双生棺,必须同时开启,难道你想害死‘水墓’的秦天北三人吗?”

老榔头一边说,一边冲到我面前,拽住我的衣领,把我强行拉到了石棺旁。没办法,我可不能害了别人的命,更何况秦天北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儿,哪能置他于险境而不顾呢?     我只好硬着头皮咬咬牙,上前开了石棺。     这时一股陈腐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掩住鼻子咳嗽了几声,定睛看去。棺里那副人形骸骨形状完整,旁边散放着几件精美的玉器,此外,还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白玉盒。     人形骸骨之下,石棺底部隐约露出了一行弯弯曲曲的古文字。还好我自幼习练古体书法,认得那种字体。

“吾以藤山五子之令,告四方行尸,死亦……”

这句话像是什么古老的咒语。可还没等我看清最后四个字,石棺棺盖便又自动缓缓合上了。

“糟了!机关发动了,这边没有误时,那看来是秦天北他们那边出问题了。”

老榔头目光一冷,用力把我推开,急忙将手伸进石棺内,在棺盖尚未完全合拢之前把白玉盒取出纳入了怀中。

就在这时,墓室上方悬着的那十几口大锅全都翻了个面儿,锅口朝下,血汤倾尽。一口大锅里掉下来了一只肿胀发白的手臂,另一口大锅里又掉下来一只长满血泡的大腿,还有一口大锅掉出了一颗破了个洞的头颅,直接滚到了我的脚下,鼓起充满血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每口大锅都掉出了人体的一部分,这些手臂、大腿、躯干掉在地上,纷纷扭动着向那颗头颅靠拢,转眼间便拼凑成了一个恐怖的人形躯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这是由血汤养了数百年的尸王,它比外面的人头蟒蛇还要厉害得多!”

就连身经百战的老榔头也面露惧色,沉声说道。

尸王死死地盯着老榔头,踏在地面的每一步都发出了沉重的响声,还踩死了不少乱窜的老鼠。它挥起一个拳头,带着呼啸的风声向老榔头的胸口猛烈砸去。     老榔头矮身避过,忽然抓起此刻正在一旁发愣的我向尸王扔去,然后他就匆忙地向墓室外逃去了。     我的身体砸中了尸王,“砰”的一声跌落至地。我的嘴角流出了汩汩鲜血,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疼得我“哇哇”大叫,眼泪都流出来了。

尸王低头看了我一眼,裂开嘴巴露出了一个恐怖至极的微笑。然后它抬起了臭气熏天的右脚,一脚向我的头部踏下!     生死一线间     在这生死攸关的紧急时刻,我本已闭目待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于是试探着急声念道:

“吾以藤山五子之令,告四方行尸,死亦为吾所驭!”

尸王的右脚果然停止了动作,正好停在了我的鼻梁之上。我翻身站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汗,惊魂未定地道:

“尸王,听吾号令,随吾追赶那害人精老榔头!”

说完我便朝墓室外跑去,回头一看,尸王紧紧跟在我的身后,却并没有对我出手。看来石棺底部刻下的那句咒语起了作用。在来时的通道里,我们遇到了变成僵尸的二叔,断了舌头的二叔虽口不能言,但仍嚅动嘴唇向我说了些什么。

我略通唇语,当时只是隐约猜出了二叔所说的意思,但并不十分肯定。眼下同石棺底部的那一行字联系起来,再回想起我学的古体书法也是二叔所教,二叔又是两年前的开棺人,极有可能读过石棺底部刻下的文字。于是我便解读出了那句话的最后四个字乃是“为吾所驭”。

墓室外的蛇群中,我没有看到六指哥的身影,十有八九他已经命丧蛇口。

想必是因为尸王跟在我身后的缘故,蛇群和人头蟒蛇都不敢对我发起进攻。     我按原路返回,走了大约十分钟,便见到前方出现了一具无头僵尸。无头僵尸抱着自己长发散乱的头,那颗头眼眶空洞,大张着嘴,里边却没有舌头。

无头僵尸的脚边,躺着一个全身是血的人。

我认出那个人正是逃出墓室的老榔头,于是俯身探了探他的鼻息,已经没气了。

如此看来,这具无头僵尸便是我的二叔王永才了。他是为了报复才杀了老榔头的吧?之所以趁老榔头单独出现时才下手杀他,是为了不让老榔头有机会利用我,从而伤害到我吗?

我搜了搜老榔头的身,把那个白玉盒找了出来。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张画着图画的碎布,大概就是五张藏宝图碎片其中之一了。我把碎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僵尸二叔的那颗孤零零的头翕动嘴唇,说出了一句咒语,尸王忽然向他跪了下去。

接下来,这两具僵尸视我为无物,不再管我,向着墓室所在的方向走了回去。

我一个人死里逃生,钻出洞口,下山回到了村中。在家门口,我碰到了秦天北。

秦天北告诉我,冬瓜和苏旺都不幸死在了“水墓”中,只有他一个人安然生还,并且还拿到了一张藏宝图碎片。

秦天北说:

“我知道老榔头把另外三张藏宝图碎片藏在了哪儿。王铭,你可愿意与我一同集齐藏宝图碎片然后再去寻宝?倘若有幸得到宝藏,你我二人平分便是。”

我有些犹豫,毕竟今日之险已经让我吃不消了,不知道以后还会遇到什么要命的状况,于是便回答说让我考虑几天。没想到我刚一踏进家门,年老健忘的奶奶就给了我一封爷爷亲笔写的遗书。

看完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王家世世代代都是藤山五子墓的守墓人。两年前,二叔之所以答应老榔头一同去盗“火墓”,便是因为五子墓吸引了众多盗墓贼,防不胜防,二叔便想到牺牲自己化为僵尸,成为墓中守卫,来对抗那些盗墓贼。

因为我父母早亡,被舅舅带进城里养大,所以我对王家乃是守墓人一事,全无知晓。事到如今,我到底该怎么做呢?继续盗宝,还是就此收手……这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

几年后,有个叫“榔头”的人混得风生水起,听说他不惜害死从小玩到大的兄弟,独吞了一批巨大宝藏。

榔头有一句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你们别看我如今大福大贵……这福气啊,不仅是天生的,还可以自己想办法招来嘛!”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鬼道

2017-4-16 20:20:46

编辑推荐鬼话连篇

百诡言灵之名画

2017-4-18 23:26: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