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之谜《阴阳宅》

阳世阴宅

前年毕业,我考进了一个小镇子上的公务员。我独自一人来到这镇上报道,这才发现,这镇子虽小,但是经过几年的公共设施翻新和棚户区拆迁改造,这个小地方显得非常现代化。

初到小镇,第一个月的工资还没拿到手,我一直想找一处便宜的房子。就在我双腿都快跑软了的时候,突然看见一处某小区广告栏中有一个出租信息,年租金只要两千元,连采暖费都算上了!这个价格一下子吸引了我,我仔细一看,出租的楼房位于这个小镇一处叫做苗圃小区的地方。

我打听了一下,本地人告诉我,苗圃小区改造前就是一片培育树苗的苗圃地,旧房改造工程开始后,那里的平房被拆了,开发商在原地建起了楼房,由于苗圃离商业区学校医院都比较远,目所能及就是一片树苗子,所以现在那里几乎没有什么人住。

我犹豫了一下,但当我看到苗圃竟然有直达行政公署(我的工作单位)的公交车时,我马上决定去看一看。我联系到了房主,到指定地点一看,真是让人惊喜,苗圃小区全部是崭新的楼房,小区规划得十分精致。

小区南边是一片绿油油的树苗,视野极其开阔。我心里暗喜,这也就是在这种小镇子里才能找到这么便宜的房子,要是在一线城市,这种居住环境,一个月两千块钱能租下一个卧室就不错了。

房东非常好说话,他的房子位于四楼,一走进单元楼道,顿时发现整个楼道特别的干净,尤其是各家的大门,非常的干净,连一张小广告都没有,这一点让我有点不可思议,真没想到在这里居住的人素质竟然这么高。

到了四层,打开房门一看,更是满意,南北朝向的房子空气流动非常好,走进屋里关上门窗,立刻就进入了一个异常安静的空间,再加上南边正好面对苗圃,风景真是不错。
我二话没说就跟房东签订了租房协议,当场就缴了两千块的房租。但不知道为什么,缴完房租后,房东突然问了我一句:“你家老人什么时候搬过来啊?”

我家老人?我没有说过我家有老人要过来跟我一块住这房子啊?我刚要跟房东解释这房子是我自己住,这时候我都手机突然响了,房东一看我接听电话,马上掏出钥匙给我,然后告辞离开。

周六上午,我趁着休息,从单位宿舍里搬了出来,打了辆车,告诉司机我要去苗圃小区。司机开始很热情地跟我聊天,当听说我要搬家到苗圃小区的时候,突然就不说话了,一直在用那种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讨厌他这种瞧不起人的眼神,心里很是窝火。

但转念一想,小地方的人爱攀比,这司机看我从公家的宿舍里搬出来,一定认为我是个收入稳定的高级公务员,可没想到我却租住一年两千块的房子,顿时生了比较之心。

我何必跟他计较?活在别人的眼光里那才是可悲的!如果我在意别人的眼光,就不会不顾亲戚朋友的反对,放弃去一线城市工作的机会,跑到一个小地方来求安求稳。

我一下车,司机就跟见鬼了似的,一个大转弯就绝尘而去。过路的老人,还有这里的清洁工以及小区门卫,看见我拖着行李走进来,眼神都有些怪异,也是不停地盯着我打量着看。我心里暗叹无奈,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令人瞩目了。

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这苗圃里种得全是松树苗,风一吹过,感觉有点阴气森森的。

我从小就听父亲说,院子里不能种松树、槐树等等阴属性的树,容易招惹阴魂。想到这我竟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好在我没有多想,这楼房里住的又不只我一户,别人都不怕,我干嘛要疑神疑鬼呢?

房子如我之前所想,非常安静,我原本就打算复习考在职研究生,这正和了我的心意,一整天,我都安静地坐在房间里复习。直到夕阳西下,我才拿出在超市买来的食材,自己给自己煮了点关东煮。

吃饱喝足,我舒服地躺在大床上,想着早点睡觉,第二天一早还要早点起来看看单位发的学习资料。

可我刚躺下,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我问了一句“谁呀”,可门外却没人回答,我趴在猫眼上一看,门外根本就没有人!但是刚才的敲门声真真切切,我干脆开门出去朝楼梯下看了看,是不是有人敲了门又溜走了。可从四楼看下去,楼下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

我反锁上门回去继续睡觉,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床边有人在看着我。这种幻觉让我根本就无法入睡,我干脆起身吃了一片安眠药,然后整个人都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我躺在床上,忽然听到门外又有人敲门,“这都几点了”我抱怨着起床去开门,却发现门口根本就没有人。我恼羞成怒,又是谁在这搞恶作剧!我愤怒地关上门,可就在我走进卧室的瞬间,我整个人都吓傻了。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就坐在我床边上,看见我进来,她把脸转了过来,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却涂抹上了一层雪白的粉底,嫣红色的腮红,眉毛被画的浓黑,嘴唇红得吓人,这惨白和血红的组合,这不是给死人化的妆么?

我吓得大喊了一声,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临晨四点,天已经放光了,清早一阵阵冷风灌进房间,我爬起来一看,房门竟然开了!

我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难道在我睡着的时候,有小偷进了房间?我赶快检查了一下,却发现屋子里的东西全部完好无缺,我又看了一下门锁,出乎我的意料,门锁好好的,根本没有被撬开过的痕迹。

这就怪了,即使对方有房子的钥匙,也不可能打开反锁呀。我想了想,在门窗无损的情况下,如果有人想打开房门,那个人只可能是我自己呀。

突然,另一个声音在我脑中突然响起:开门的人就在房间里!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炸了!

我赶快检查了一下两个房间,连床底下都看过了,然而我什么都没发现。难道昨天晚上我并不是一个人在家?

这一天,我眼睛通红地坐在办公桌前,带我们实习的大姐对我的表现相当的不满,这让我也有些焦虑。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扔了安眠药,这玩应实在误事儿,搞不好是因为我神经太过紧张,又吃了安眠药,导致我的梦游症发作,才自己开了门。

然后我检查了一下屋子里的一切,确保屋子里就我一个人。然而这一天晚上,总有人来敲门,每次从猫眼看去,却根本看不见人。

我心里开始有些发毛,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敲门?内心滋长了恐惧,我不再随便开门,直到后来,无论谁敲门,我干脆就不理。但无论多害怕,我还是在临晨的时候,昏昏睡去。
这一次,一堆陌生的老人出现在我的梦中,他们微笑我,质问我为什么不开门。我一觉醒来,浑身冷汗,我暗暗觉得,这件事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并不是什么人在恶作剧。

八点以后,我要下楼去等公交车了,突然想到,住在这两天了,我竟然没有看见任何人出入这栋楼,实在是奇怪。我干脆敲了敲对面房间的门,等了很久,屋子里却没有任何动静。我不甘心,接着又敲了几家人的门,照样没人开门。怎么会这么巧,几乎人家碰巧都不在家?

这天晚间睡觉,毫不例外,几个老人又来梦中找我,这一次他们问我:“你白天找我们有什么事吗?”他们看起来跟普通的老人没有什么不同,甚至说话都透着老年人的温和,只是他们的脸毫无生气,就像死人一样。

我气喘吁吁地从梦里醒来,忍不住睁大眼睛使劲看清每一样东西,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感觉自己活在现实世界中。

下楼等公交车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我刚搬进这栋楼的时候,总觉得楼道和住户异常的干净,每家每户的房门都异常干净,连一张小广告都没有,当时我以为这是这栋楼里的住户素质高,爱干净。

但此时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栋楼的住户都没贴过春联!再干净的小区,住户的大门上都不可能那么干净,残留的春联福字,有的人甚至能贴一年。可这栋楼里,竟然没有人贴春联!

更奇怪的是,总有人在苗圃小区烧纸,还摆些祭典用品,我从来没见过哪个小区有这种情况。难道这是一栋凶楼?

这一天下班,我没着急上楼休息,而是跑到小区的保安室,找到了这里的保安。

这栋小区的保安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看见我进来,先是有些惊讶,接着就开始问我有什么事情。我问保安,这栋楼除了我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住户么?

保安一愣,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却跟我说:“你还是搬走吧!这地方多偏僻,买个菜都不方便,天天坐车半个小时才到街里,何必呢。”说完这句之后,大叔说他还有事要忙,没搭理我就走了。

保安的话并没有解答我的问题,反而令我内心更加迷惑,这栋楼到底怎么了?要不是我目前的卡内余额只剩下了几百块,离这个月开工资,还遥遥无期,我真恨不得出去住宾馆。

回到四楼,我用移动wifi上网,在这小镇本地的贴吧里发了一条招合租的帖子。我表示,只要对方把身份证复印件压在我这一份,就可以免费跟我合租。

这条帖子一发出,没想到我受到了一堆网友的嘲笑。有人说穷疯了才去跟我住苗圃小区;有人说我胆子太大,简直是个勇士;还有人说,难道你们没看出来楼主是高级黑吗?

看着这些莫名其妙的回复,我真是越想越奇怪,为什么大家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我利用站内语音,私下联系了一位说话比较斯文的网友,我问他,苗圃小区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跟我合租。

对方很快发回了回复,他问我:“你是不是外地人啊?”

我说:“我是从外地考公务员过来的,对本地确实不太了解。”

对方发过来一个惊讶的表情:“这么说,你真的租了苗圃的房子?”

我回:“对呀。”

对方连续发了几个感叹号,接着又问:“你现在就在苗圃小区的房子里么?”

我说:“是啊,我现在就躺在自己的床上跟你说话。”

对方停了一会儿,我以为他不会回复我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我手机的提示音突然响了,我打开一看,只见对方跟我说:“今天是鬼节,快点离开苗圃!快快快!”

我不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刚收到这条短息,我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声接一声的敲门声,这敲门声有强有弱,声音此起彼伏,好像是很多人在一起敲门。

我一趴在猫眼上,敲门声立刻停止了,但是门口根本就没有人!只是对面住户的房门却开了,屋子里香火莹莹,青烟缭绕,好像是一处祭拜先人的灵堂。

对面终于回来人了,我赶快开门出去,想问问他有没有看见或听见有人在敲门。可我在门口喊了半天有人么,房间里却没有任何声音。我走进他家的房门,仔细往里面一瞧,这房间里还真是个灵堂!台子上供奉着一尊骨灰盒,骨灰盒上的照片,是一位老人,我总觉得这老人有点面熟。

突然,我想起一件事,这几天的噩梦中,就有一位跟照片上长得一样的老人问我:“你白天敲我的门干什么?”

我背后一凉,整个人飞奔下楼,此时此刻,我只想逃出苗圃小区,哪怕露宿街头!可一下楼我才发现,各家各户的大门全开了,所有房间里都摆着骨灰盒!我突然想起那位网友跟我说过的话:今天是鬼节!没错,鬼节到,鬼门开!这些住着的都不是人,而是鬼!这个所谓的苗圃小区,不是什么阳宅,而是一座阴宅!

怪不得房东租房子给我的时候问我,“你家老人什么时候搬过来”,他说的这个老人,是死人呐!他是租房给死人的!

我疯了一样地往楼下跑,马上到一楼的时候,突然一下子踩漏了台阶,整个人栽下了楼,我只听见自己的脚脖子“嘎嘣”响了一声,整个人就瘫在了地上,完蛋了,我的脚腕子崴了。

还好,我已经跑到了一楼的门洞里,接下来,哪怕是爬,我也能爬出去。逃到了这个位置,我也没那么害怕了,可当我不经意后头一看的时候,却发现楼梯扶手前站满了人,他们都在看着我,那些梦中出现的老人,现在都出现在了我清醒的时候。

我再也顾不得什么伤痛了,疯了一样地爬出了门洞,我忍着剧痛,跑到了保安室,保安看见我如此样子,也是大吃一惊,马上找了张椅子让我坐下。

我把自己看见的异象跟保安说了一遍,却看见这个已经五十多岁的大叔也打了个寒颤。

大叔叹了口气:“你还是搬走吧。苗圃小区地处偏僻,一直没有人来住,所以房价极低。刚开始,我以为早晚会有人住进来,可有一天,一个买不起墓地的人,用了极低的价格买了一栋七楼,然后将自己家里人的骨灰搬了进去。从那以后,好多人都开始将自家先人骨灰放了进来。即使有墓地的人,也嫌墓地一个月六百块的管理费太贵,而将骨灰转移到了这里。自从知道了这里不住活人之后,本来零星的几户人家也搬走了,房主们没办法,只好将自己的房子租给那些买不起墓地的人。”

保安大叔苦笑着说:“我看电视上说,现在房子盖得太多了,好多地方变成了鬼城。可实际上,他们所谓的鬼城,不过是一栋栋的空楼,可这苗圃小区,却的的确确变成了一座座阴宅!”

我吸了一口冷气,回头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下来了,苗圃小区的几栋高楼,在墨蓝色的天空之下,看起来还真像是几祝香烛! 这件事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可每当想起此事,我都能回忆起那天的心情:那一天,我前所未有地崇拜市场经济,原来,阴间房价暴涨,也会逼着逝者住进阳宅!

供稿微信公众号:BMW07188

人已赞赏
资料鬼话连篇

拼凑的尸块:扛尸员

2017-4-19 21:46:10

资料鬼话连篇

挖坟挖出鬼

2017-4-19 21:50:57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美宇哈

    挺恐怖的哈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