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级长篇鬼故事——《白骨索命》

(一) 一具白骨

我刚从金地公司金库被盗现场勘查回来,一进办公室还未来得及坐下,桌上的电话铃就响了。我赶紧抄起话筒,就听里面传出一个南方女人的声音:“喂,是刑侦大队吗?”

“是,请问你有什么事?”

“我要报案。我们在郊区垃圾场发现了一具白骨,是人的尸骨,你们快点来出现场吧!”

“好,请你协助保护好现场,我们十五分钟后就赶到!”

放下电话后,我马上召集有关人员登上了警车,朝二十里以外的郊区奔去。

我们赶到垃圾场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两个中年男女在那里争论不休,一个说是他发现的,功劳应该是他的,一个说是她报的案,功劳应该是她的。两人吵着吵着居然动上了手。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都成什么样子了。再说,报案是公民应尽的义务,是尽你们的本分,有什么功可抢的。”听我这么说,他们住了手。

“这么说,我们不算是立功啊?”那个男的来到我面前问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报案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我又重复说道。

“这么说,啥奖励也没有呗?我还以为能拿不少奖金呢!”男人说道。

“早知道这样,我们扯这个干啥!”女人说道。

“说啥呢,你们就这点觉悟吗?”说完,我就不再搭理他们了,和同事一起勘察现场。我来到尸骨前,正在勘查的法医小李看我来了,站了起来:“周队,这是一具死亡至少一年多的尸体,除了剩下一副骨架,什么也没留下。”

“那就把骨架带回去查验,一定要找出死因,只有这样才能为我们查找到尸源。”

“是,我们一定在尸骨上找到突破口!”小李斩钉截铁地答道。然后他一招手,过来几个小伙子,将尸骨一块儿一块儿地捡到塑料编织兜里,放到了汽车上。

“大家都仔细查查,看死者有没有留下什么物证。”我说道。

“妈呀,这么大片垃圾场,一望无边,你让我们到哪里去找,这不是大海里捞针吗?”张征睁大了他的眼睛。

“就是大海里捞针也要给我捞!”我瞪了张征一眼,语气十分坚决。

“好吧,谁让你是领导呢,真是当官的一句话,累死我们这些当小兵的啊!”张征小声地嘟囔着。

“你说啥?再说一遍!”我追问道。

“我没说啥,我是说那就干活吧!”张征回过头来,朝我笑了笑。

于是,我和刑侦人员们一起,开始在这漫无边际的垃圾场搜寻,直到太阳快落山时,我们才收队往城里赶。

(二) 死亡原因

整个办公室里堆满了捡回的垃圾袋,里面装的全是破衣服、破袜子、破手套之类的东西。我刚一进办公室就一眼看到这些,差点儿没气晕过去:“你们这些混蛋,是不是故意给我难堪?”我大声地斥责着。张征这小子却在一旁坏笑着,我马上就猜到了八九分。

“张征,是不是你搞的鬼?”我厉声质问他。

“哎呀,周队,这你可冤枉死我了,这是大家一致同意往这儿放的!再说,不往这儿放,你让我们往哪儿放啊,哪里有放它们的地方?” 张征这句话一下把我问住了。今年我们旧的办公楼已经拆除,新楼正在建设中,就是现在的地方还是租来的,大家挤在一起办公还真就没地方放。

“我不管你们往哪儿放,反正办公室里不能放这些东西,臭烘烘的还怎么呆人?”说完,我气哼哼地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听是小李打来的,他让我去一趟技术科。于是我又转身上了二楼,朝技术科走去。还没进技术科的门,就看见技术人员围着那堆白骨议论纷纷,见我来了,一个个又不说话了。

我来到他们面前,跟每一个人打了招呼,便问小李:“是不是有啥发现?”

“发现倒谈不上,不过可以初步认定,这是一具年轻女人的尸骨,年龄在十八至二十二岁之间,死亡时间大约一年。从尸骨表面上看,好像是完好无损,也没有发现任何挫伤的痕迹。不过,周队你看。”小李指着一根颈骨说,“仔细一看,死者好像被人拧断过脖子,颈骨这儿有裂缝儿,也许这就是致命的原因吧。当然,这只是我们的一种猜测,还要经过技术认定。”

“好,希望你们尽快拿出鉴定结果,为我们侦破此案提供依据。”

“是!”小李答道。

听完小李的汇报,我对这个刚刚分配到我们大队的年轻法医十分满意,我觉得下一步就该由我们去查找尸源了。想到这里,我给张征打了个电话,让他们马上同派出所联系,请他们协助查找一年之中在本市管辖范围内有无年轻女性失踪。

接到我的电话后,张征不敢怠慢,立即带人奔赴各派出所。可是经过两天的排查,还是一无所获,连一点线索也没有。张征和我急得嗓子直蹿火,张征的嘴上起了大泡,而我却说不出话来。

这一天,王局长突然造访,一坐下来就问:“周大炮,白骨案有什么进展吗?”

听王局长这么一问,我急火攻心,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憋了半天,只好低着头说:“局长,你批评我吧,是我工作不力,到现在为止毫无进展!”声音小得像蚊子叫。

“你说啥?给我大点儿声!”

于是我提高了音量,重复了刚才说的话。

王局长站了起来,点着了一支烟,在这屋里来回地踱步。他走到窗前站住了,回过头来:“我知道这个案子很棘手,你们遇到了从未有过的难题。可是不能因为有难度,就因此而退却,这不是理由。你们要知难而进,克服困难,尽快找到突破口,争取早日破案,给人民一个满意的答案。”王局长说道。

“是,请局长放心,我们一定将白骨案查个水落石出,争取尽早侦破此案!”我信心十足地回答道。 王局长看了看我,伸出手来在我肩上拍了拍:“嗯,我相信你们!”

(三) 玛瑙玉镯

这次王局长来,我以为会挨一顿批,没想到局长不但没有批我们,反而给我们鼓气,给我们侦破此案增加了信心。送走了王局长,我在办公室里反复研究案情,又回想这几天在现场的勘察经过,我还是觉得发现白骨的垃圾场一定有被害人的遗物,只是我们没有找到罢了。于是我决定,继续在垃圾场搜寻,一定能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当我把这一决定向大家宣布的时候,张征呼地一下站了起来:“咋的周队,还去啊?”

“是的,还要去!”

“妈呀,这不要了我的老命吗!”

“你也可以不去,但你必须把警服扒下来走人!”我用眼睛瞪着他说道。

“干吗呀,我也没说不去啊!”张征急了。

我没有理张征,转身就往外面走。队员们也陆续跟着我走了出来,张征也走了出来,上了警车。其实对于张征我还是了解的,就是好说些牢骚话,从来都是口不对心的,但工作却是一把好手,只要一有案子,他都加班加点地干,是个典型的工作狂。

这一天,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整个垃圾场臭味熏天。队员们一个个戴着大口罩,尤其女队员们更是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他们在垃圾场不停地扒拉着,仔细地搜寻着,不放过任何一处可疑的地方。

突然,侦查员刘海生惊呼起来:“周队,快来看,这是什么?”

我赶紧跑过去,刘海生举得高高的手里握着一个手镯。我喜出望外,从他手里接过来一看,是一个玛瑙手镯。

“我说嘛,只要我们有信心,就一定能找到!”我高兴地呼喊着,队员们也围着我欢呼雀跃。

我们怀着喜悦的心情返回城里,一路上有说有笑,不一会儿就进了城。就在我们的警车经过一个路口时,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街道两旁,发现一家超市门前,那天报案的南方女人和一个高个子男人打在了一起。开始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可是车开出不远,我把车停住了。

“周队,咋了?”

“我觉得有点儿不对!”

“哪儿不对啊?”

张征不停地问我,我没有马上回答他,把车掉了个头,朝着相反的方向开去,不一会儿就来到超市门口。

我和张征下了车,才发现南方女人躺在那里,周围围了很多人,而打她的那个高个子男人已经跑了。我们只好把南方女人带回大队……

“说吧,那个男人为什么打你?”回到大队后,我给南方女人倒了一杯水问道。南方女人接过水杯,一口气喝了下去。

“还不是因为一只镯子!”

“镯子?”我和坐在旁边的张征、刘海生交换了一下眼色。

“怎么回事儿?”我又追问了一句。

“唉!”南方女人叹息了一声,把头低了下去,说道,“都怪我一时财迷心窍,撸下了尸骨腕上的镯子藏了起来,没有交给你们。当时我和潘麻子商量,把镯子卖了。”

“潘麻子是谁?”

“就是我丈夫,那天你们见过的。”

“就是我们到现场,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吗?”

“是,就是他!”

“卖了多少钱?”

“二百元!”

“二百元?”我有些不相信。

“真的就卖了二百元!我也知道卖低了,我去问过工艺品店,他们说那个镯子至少价值两万,我是被那家伙骗了!所以这几天我天天都在找那个买家,终于今天在新一家超市门前见到了他,可那家伙不承认买了我的镯子,还动手打了我。”南方女人说到这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我们会把它找回来的。”

听我这么说,南方女人止住了哭泣。我把在现场找到的镯子给她看:“你看看,你那个镯子和这个是不是一样?”

南方女人接过镯子看了看,惊呼起来:“哎呀,就是它!你们在哪儿找到的?”

“也是在垃圾场,也就是发现白骨的地方找到的。”我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那白骨腕上只有一只手镯啊!”南方女人感到很惊讶,“不对呀,明明是一只镯子,怎么会出现两只镯子呢?”她很纳闷,在那里自言自语。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你先回去,有事我们再找你。”就这样,我们送走了南方女人。

人已赞赏
资料鬼话连篇

人肉地沟油——小心你吃的油

2017-4-19 21:57:30

资料鬼话连篇

漂亮的全职太太的真实经历——《小心枕边人》

2017-4-20 22:18: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