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恐怖鬼故事——《告白》

伞下的脸

“他站在雨里,撑着一把破旧的雨伞,雨伞对着他头的地方有一个破洞,雨水就这样洒在他的头上。我本来以为他是裴勇,后来我才发现自己想错了,那不是裴勇的脸。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在路灯的下面,虽然我看不清他的眼睛,但我能感觉到,他正远远地注视着我……”

顾梦的声音在颤抖,身子也在颤抖,她一边说话,一边去看身边的郑小贤。

郑小贤撑开了一把破旧的雨伞,雨伞上面也有一个大洞,不同的是,现在并没有下雨,几个飞虫正在头顶的路灯下飞动。

“是这样吗?”郑小贤站在路灯的下面。现在已经是深夜了,顾梦虽然知道郑小贤只是在确认当时的情景,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让她又想起了三天前的那个雨夜。

三天前,一场大雨降临之时,顾梦正在寝室的窗前等待着一个人。她知道这个人有可能在这天的夜里撑着一把雨伞出现,所以,她的心里充满了期待。果然,在深夜的某一个时刻,路灯下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看到这个人影,顾梦的心一下变得软绵绵的,她的双颊通红,一颗心忍不住萌动了起来。接着,顾梦却发现有些不对劲儿。

这个人,似乎并不是顾梦要等待的人。可是,为什么这个人恰好出现在路灯下呢?为什么他又恰好撑着雨伞呢?再仔细一看那人的雨伞,顾梦一下慌张起来,一种恐惧的感觉让她再也不敢向路灯下的人多看一眼。

顾梦关上了窗户,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即使这样,她还是有一种被人窥视着的感觉,这个感觉刚一出现,顾梦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在床边响起。于是,她下意识地掀开被子,向床边看了一眼——床边没有人,只有两个湿淋淋的脚印,古怪的水滴围着脚印洒了一圈。

“我看了一会儿,发现那圈雨滴就像是从雨伞的边缘落下来的,才知道自己没有听错,当时的确有一个人撑着雨伞站在我的床边——同学们都说只有你能帮我,你真的能帮我吗?我很怕他会再次出现。”

“我正在帮你。”郑小贤微微一笑。接着,他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为什么他非要在雨伞上弄出一个破洞,让雨冲洗自己的脸呢?”他的目光在地上搜寻起来,忽然,眼前一亮,快步来到了一个下水井旁,打开井盖,拿出手机,向里面照去。

看到下水井里面的情景,顾梦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只见井壁上,爬满了乳白色的虫子,看起来非常疹人。

郑小贤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你的感觉是对的,那个撑伞的,绝对不是人。它让雨水冲洗自己的脸,是为了冲掉脸上的尸虫,这些尸虫被冲掉之后,就在这里安家了。它似乎很在意自己在你眼前的形象,再加上它去你寝室,却没有伤害你,我想,这是一个生前认识你的人。对了,我记得你说过,你当时站在窗前,是为了等一个人,你究竟在等谁?”

顾梦苍白的脸上,掠过一丝嫣红,犹豫着说:“我在等一个我喜欢的人。其实,那天我对一个男生告白了,如果他答应和我在一起的话,应该会撑着伞出现在路灯下面……”

郑小贤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再次撑着伞站在了路灯下面。他抬起头,若有所思地朝上面看了一眼,猛然间,他的脸色一下变了。伸手指向了顾梦所在的寝室:“不对!你住的地方那么高,怎么可能看到伞下的脸呢?你应该是看不到的!你确定当时你是在自己的寝室里吗?”

顾梦一愣,慌忙抬头去看自己的寝室窗口。是啊,那么高的地方,怎么可能看到伞下的情景呢?

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通话惊魂

顾梦回想了一下,自己当晚就住在自己的寝室,可是,看见伞下人脸的这件事,又该怎么解释呢?

郑小贤也思考起来,不过,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带着雨伞过来,就是为了演示当时的情景,帮助顾梦回忆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谁知道,会出现这样一个大疑点。

实在想不通,郑小贤索性先不想这个问题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个撑伞的人出现的原因,于是,他开始仔细询问顾梦事发前的一些细节。按照郑小贤的想法,这个撑伞的人不会无端出现,它生前应该认识顾梦,或者说和顾梦之间有什么联系。但是,在顾梦的记忆中,并没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对了,你说你曾经向一个人告白,能说说具体的情况吗?”郑小贤似乎想到了什么。

顾梦不知道这件事和自己的告白有什么关系,但看郑小贤一脸郑重,只好说出了事情的始末。原来,她告白的对象叫裴勇,是邻校的一个同学,两人通过顾梦的闺蜜林晓梅相识。而就在怪事发生前的那天,顾梦写了一封情书,托林晓梅带给裴勇。

“你在情书里写了什么?”郑小贤似乎抓住了关键,眼睛亮了起来。

顾梦的脸又红了,她嗫嚅着说出了情书的内容。在情书里,顾梦提到了自己的一个梦境——她喜欢的人在雨夜出现在路灯下面,和她深情凝视,两人没有过多的语言,却都明白彼此的心意。这其实是一种暗示,如果裴勇也喜欢她的话,很可能会按照她的描述,撑着伞出现在雨夜的路灯下面。

听到这里,郑小贤叹息着摇了摇头:“你最好问问你的闺蜜,那封情书,究竟被她交到了谁的手里。”

难道自己遇到的怪事,竟真的和自己的告白有关系?顾梦虽然有些不相信,但还是准备按照郑小贤的吩咐,问一问林晓梅。

夜很深了,寝室已经进不去了,顾梦只好拿出手机,拨通了林晓梅的电话。

“晓梅,我想问你一下,那天我让你给裴勇的信,你给他了吗?”

“哎呀!对不起,顾梦,我忘记告诉你了,那天我走得比较急,在经过学校花坛的时候,被风吹掉了。”

顾梦的心一下变得空落落的:“你可以捡起来呀!”

林晓梅歉意地说:“捡不起来了,你忘记了吗?下雨的那天,花坛中央突然被雨水冲出了一个大洞,那封信,刚好被……”Www.guidaYe.Com 郑小贤一直在旁边听着二人的谈话,当听到林晓梅说到这一句,一下皱起了眉头。

“顾梦,我在上面看到你了。你、你身边撑伞的人是谁?看起来好怪!这么晚了,还是不要在外面待那么久了。”

“你们不是让我找郑小贤帮忙吗?他就是郑小贤啊……”

“是吗?”林晓梅的声音有些犹豫,“那伞下面另外一个人是谁呀?”

林晓梅的声音刚一落地,顾梦和郑小贤同时怔住:伞下面有另外一个人?

郑小贤慌忙朝自己的身边看去,而顾梦也转身去看伞下。伞下面,哪里有另外一个人?明明只有郑小贤一个人!

“那个人,伸出了手……哎呀,他在指着我!”林晓梅惊叫了一声,电话随即挂断了。郑小贤和顾梦全身僵硬,看着伞下,他们还是无法看到伞下的人。但是,他们都感到有两只冰冷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二人像是变成了没有生命的雕像,一动不动地看着伞下的空气,只有恐惧在他们身上游走。突然间,郑小贤扔掉了那把伞,慌忙来到顾梦身边,握住了顾梦的手。

顾梦终于感受到了真正的恐惧。当听到同学们让她去找郑小贤帮忙时,她认为郑小贤一定有对付鬼怪的能力。可是,郑小贤现在的表现,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那么,同学们为什么觉得郑小贤一定能帮上忙呢?

“它还在这里吗?”顾梦快要哭出来了。

郑小贤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指向了顾梦身后的女生宿舍楼。顾梦回头一看,愣住了——只见女生宿舍楼的几个窗口,同时亮起了灯,这些明亮的窗户组成了一个心形。一瞬间,两人都明白了过来,伞下那个看不见的人,不是在指林晓梅,而是想通过林晓梅,让顾梦看女宿舍楼。

它所做的,居然像是一个浪漫的告白!郑小贤的手心沁出了冷汗,他勉强笑了笑: “顾梦,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假设在花坛的那个洞里住着一个恶灵,你的情书恰巧被风吹进了那个洞,它看到了你的情书认为你是在向它告白,于是,它就纠缠上了你。用灯光告白,你有没有在情书中提到过这个情景?”

顾梦早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惊恐地点了点头。

郑小贤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叹了口气:“情书里的内容,你没有完全告诉我,现在说出来还不算晚。”

把自己情书的内容告诉一个异性,本来就是一件让人害羞的事情。顾梦当时觉得情书的内容和自己遇到的怪事不可能有关系,她当然不会说出那些让她感到脸红的内容。现在,她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努力定了定神,说出了遗漏的内容。

果然,撑着雨伞出现在路灯下和灯光告白,都是顾梦在情书中提到的甜蜜梦想。不过,这并不是全部,在信的结尾她写道: “我希望有一个没有窗户的浪漫小窝,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忽然,顾梦和郑小贤同时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们都觉得这句话实在是太怪异了——谁会渴望生活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地方呢?而最不安的,还是顾梦,现在想想,这绝对不是她的梦想,但是,当时动情去写那封情书的时候,为什么会忍不住写上这个梦想呢?

“它接下来要做的,很可能就是这件事。”郑小贤的声音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郑小贤的意思是,那个恶灵,会把自己带到一个没有窗户的地方,永远和自己生活在一起?想到这里,顾梦腿一软,差点儿倒在地上。

郑小贤想了一会儿,似乎下定了一个决心,咬了咬牙,说:“也许,我们能在这件事发生之前阻止它。我们现在就去那个花坛!”

这是唯一的希望了,恐惧之中,郑小贤的手给了顾梦无比的安全感。她紧紧抓住郑小贤的手,迟疑着点了点头。

黑暗之中,顾梦没有发现,郑小贤的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花坛中央被雨水冲出了一个大洞,似乎有人想要填上它。但不知道为什么,大洞只被木板和泥土草草掩盖了一下。花坛旁边,还遗留着掩埋大洞之人的铁锨。郑小贤用铁锨挖了几下,就露出了木板。掀开木板,用手机向里面一照,二人不约而同惊呼了一声。

木板下面,有一个小小的空间,看起来就像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子。空间的角落里放着一张破旧的床,而在床边,放着一把椅子,椅子上,摆放着一把破旧的雨伞。真正让二人感到害怕的,却是墙壁——墙壁上居然贴满了顾梦的照片,这些照片显然已经存在很久,有些已经发霉了。

“错了!我们都想错了!”郑小贤失魂落魄地缓缓说道,

“那些告白,不是你对裴勇的告白,而是它对你的告白!它早已经对你告白无数次了!”

真相

“这是什么意思?”顾梦如坠冰窟。

“它用你心里的告白方式向你告白,这绝对不是巧合。恶灵有迷人心性的能力,这种能力类似于催眠,被催眠的人醒来之后,不会记得被迷时的事情。我想,有很长一段时间,一到深夜,这个恶灵就把你带到这里,让你躺在这张床上。”郑小贤痛苦地说,“它非常喜欢你,把你带到这里之后,它就坐在那张椅子上,向你告白。”

顾梦一下捂住了嘴巴,她的眼睛瞪得老大。她不知道郑小贤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推测,但是,她非常不希望这就是事实。

“它告白的内容,就是你所梦想的那些浪漫告白。雨夜凝视,灯光告白,这本来不是你的梦想,而是它的梦想,它每天晚上都告诉你,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向清醒的你告白。你虽然不记得它告白的话,但是,这些话,已经深深烙在了你的潜意识中,甚至让你误以为,这是你梦想中的告白。”

“这不可能!你怎么知道?你在吓我,对不对?”顾梦快要崩溃了。

郑小贤闭上了眼睛:“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我一直在想,你住在那么高的地方,怎么可能看到伞下它的脸呢?直到看到这里贴满了你的照片,我才想到,也许你不是在那天夜里看到它的脸的,你是在被它迷了心性的某一天夜里看到了它的脸,这张脸被你留在了潜意识的深处。那天夜里,你看到它撑着伞出现的时候,它的脸就从你的记忆深处浮现了出来,你误认为看到了伞下的脸。这就是真相了。”

“这怎么……”顾梦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发现郑小贤的脸色变了。郑小贤的目光落在了顾梦的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顾梦的后面。顾梦慌忙回头,只见一个满脸尸虫的人,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她冲过来。

“快躲进里面!”郑小贤大叫一声,慌忙扶着顾梦进人了地下空间。顾梦刚一进去,郑小贤就跳了进来。接着,郑小贤居然轻车熟路地将洞口里面的一块铁板扣在了洞口上,一瞬间,这里只剩下了黑暗。

外面的恶灵疯狂地砸着铁板,可是,铁板纹丝不动。

顾梦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郑小贤怎么知道这里有一块铁板呢?她急忙打开了手机,向面前的黑暗照去,一下照在了一张狞笑着的脸上。

郑小贤居然在笑。 他的笑容在手机的光芒下看起来非常诡异,在恶灵砸铁板的声音中,他缓缓坐在了顾梦的面前,只听他轻轻说了一句话:“它告白完了,该我告白了。”

“郑小贤,你在干什么?”顾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刚才说的那些,其实不是我的推测,而是我所见到的。”郑小贤冷笑着说,“它喜欢上你,是三个月前的事情。这三个月来,每天深夜,它都会迷住你,把你带到这里,向你告白。它非常希望能向清醒的你告白,可是,它没有这个勇气。直到三天前,你的那封情书,让它明白,它再不告白,就没有机会了。于是,它想在你和别人相恋之前,把这些浪漫的告白,都做一次。”

“郑小贤,你究竟在说什么?”顾梦已经哭了起来。

“不过,它想要对你做的告白,只有两种:第一种,就是雨夜凝视;第二种,是灯光告白。最后所谓的‘我希望有一个没有窗户的浪漫小窝,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告白,根本不是它对你的告白。”

最后的告白,不是那个恶灵的告白,那顾梦为什么会在潜意识里有这样的记忆呢?

“其实,我也喜欢你很久了。黎明之前,当它把你送回去后,我都会趴在你的耳朵边向你告白。最后的告白,其实是我对你的告白呀!当我察觉到,它要向清醒的你告白时,就在夜里不停地在你同学的耳边催眠:‘顾梦如果遇到怪事,就让她找郑小贤帮忙’,我是想要完成自己浪漫的告白啊一你愿意接受我的爱吗?”

说着,郑小贤猛地狂笑着把自己的脸凑到顾梦的面前,一只尸虫,从他的眼睛里爬了出来。

恶灵砸铁板的声音和郑小贤的狂笑声,充斥着这“没有窗户的浪漫小窝”,顾梦终于放声尖叫了起来……

非常感谢你认真的阅读完本故事,。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小钱场。本人在此鞠躬致谢!!!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恐怖鬼故事——《它在手机理》

2017-4-20 22:27:51

鬼话连篇

探险盗墓鬼故事——《龙穴金身》

2017-4-20 22:31: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