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质勘探队遇到几次灵异事件

本人今年六十多岁,知青下乡时碰见过鬼,见我写的《下放农村与女鬼对视半小时》。七零年招工,我去了湖北省115地质勘探队,在大老深山又转了六年,在此期间又见过听过些灵异怪事,这些都是我的真实经历,写出来供大家参考。

八九十年代,国外Discover(探索)电视频道,在大陆播放,也对灵异事件有过报道,如《英伦三岛古堡幽灵》、《吸血鬼》、《再生投胎》等内容做过调查研究报道,从世界各地反应的情况看,鬼魂这些东西还是存在,只是有很多人不易碰上,国内也沒人去研究。现在我时常想再碰上这些东西,看看能否与它们有交流的可能,做做实验嘛!如现在的我又碰到那女鬼,肯定不会骂她了,会问她:喂!你穿的衣服怎么在右边开缝?你的下巴和眼珠我怎么看不见?你那么瘦,你们下边也流行减肥吗?那边房价也是胡涨吗?鬼都不管吗!?鬼给人推磨怎么收钱哪!?......。

言归正传,70年大招工,被湖北省115地质勘探队选中,主要选身体,当了一名地质勘探工人,即钻探工人,在山区农村勘探了六年。

地质勘探主要是为扭转北煤南运的局面,在湖北省西部山区找煤。地质队都不愿意住自己的木板房,冬冷夏热,一般尽量租农民家的房子住,会住上半年到一年。

七三年,我们558钻机到了远安县一个叫瓦仓的地方,在安装钻机时我发现小山下不远处有好多间大瓦房连在一起,感觉房子质量不错,看起来又高又大,比我们当时看到的农房大很多,若租下来给我们全钻机的人住应该没问题,而且上班很近。我便和一个同事下山去打探,但走到房子跟前就感到不对劲,这么大一片房子前没人,没狗,没鸡,一点人气也没有,推开大门进去一看,对面客厅大门有一幅对联醒目:“必有擒龙捕虎之胆,须有移山倒海之力”,横联已脱落,对联红纸已呈黄白色,有年头了,再看房子到处是厚灰,极大的蜘蛛网,房梁上还有一条条绳头挂在梁上,让人感到这些房子阴气重!闹鬼!此房前小涧水沟对面有二三家农民住房,过去向人打听,老乡们躲开话题,很忌讳,感觉不敢讲,怕沾了什么邪事,没人敢做主租我们。既然这样,我们还是住在一个较远但可住下全钻机人员的大村子里。

几天后,钻机开钻,很多老乡过来观看,过了些天,我认识了一个年青人,对他讲,这个房子是不是出了养生地(吸血鬼)吧?他以为我已知,在我鼓励下告诉我,这房子原来是个大地主的,和农民结了仇,该地主在五十年代一个阴雨天被枪毙,下葬之地便是养生地(湖北称易出吸血鬼的地方),当时有风水先生提醒此地不可埋人,当时农民没听这些,四十九天后,半夜十二点,一身白毛的地主嚎叫着跑回了家,被农民偷看到,第二天地主家未见一人出门,农民结伙进去一看,其全家老小九口人全被掐死在床上,地主一女儿在亲戚家幸存。这一特征很像在90年代末期DISCOVER频道报道的美国对吸血鬼的研究,吸血鬼会把生前的亲人好友带走。此后该房分给贫苦农民住,结果在此居住的农民都不生孩子,而且还闹鬼!这几户农民纷纷搬走,近的仅搬到小涧水沟对面,便又可怀孕生子。

从住地到钻机要走40分钟左右,其中一段公路开凿在山腰上,有四百多米长,下凹呈弧形,路一边是七八十度陡坡,长满茂密的小灌木,远看黑乎乎的,公路另一边是垂直二米多高裸露山体,其上一大片树弯下来遮住二分之一路的宽度,树很密,也有黑黑的感觉,路宽可走一辆卡车,白天走在这段路上也觉得有点阴森,老乡说这段路闹鬼,还死了人!因为我们青工当时都在20岁左右,那个年代,食品很安全,我们身体很健壮,不像现在年青人身材象麻杆一样,没肌肉,没阳刚气,那时的我们不知什么叫害怕,也没把闹鬼之路当回事。

钻机开钻分三班,夜班晚上十一点交班,下中班上夜班,晚上都得走这条路。开钻后半个多月,这条路沒发现有什么怪事......。

七三年秋天一个晚上,我们下中班,先走了几个,我和另外二人交班,迟后十多分钟才走,走到这段闹鬼路上已是夜晚十一点四十左右,当时天上有一层薄云,有弯月,黄色的砂石路可以看清,不必开手电筒,我走在路中间,另外两人走在有灌木丛陡坡一边,我们走夜路一般不靠近有树,有山体的地方,当走过50米后,我就隐隐看见路表面有一层薄薄的翻滚黑砂,路外面也有,但只是视觉朦胧看到,其实并没有黑砂翻滚,但这层翻滚的黑砂越来越明显,黄色路面已看不清,砂越来越黑,越来越浓,像大船尾翻起的浪花,而且越翻滚越高,已到人腰上了,我的同事只看见上半身了,我开启手电,翻滚的黑砂消失了,关上手电,翻滚的黑砂又开始出现,我试着倒着走,没有翻滚的黑砂,路面清晰,但转身向公路前行方向走,这翻滚黑砂又开始出现,且越来越高,我又试着让黑砂翻滚到胸部,还是忍不住把手电筒打开,我开始观查一同行走的同事,他们和我一样,不停开关手电,倒着走。终于靠近陡坡边同事发话了,嘿!他妈的!老子看见我们身边到处是翻滚的黑砂!中间的一个接上讲,我早就看见了,你们不吭声, 我跟着感觉走。搞了半天,都看见了,这时一同事提醒老乡讲此路闹鬼,原来他们都知道此路死的人口鼻都给灌了砂之事,我们都开了手电筒。。。。。。。。。第二天把此事告诉另外二个班的同事,他们也经历过,但沒我们这次严重,打开手电筒就没事了。

七四年, 我们由山区转至荆门县,我与一个京山县的同事住在一个家民家中,这边农村房子比山区农家要好,该农民家有个小小天井,大门修在井字形房屋里,进大门右手边为灶房,左手边为杂货库房,有些农具在里,左边库房墙边走道向前是我们的住房,房门紧靠在大门对面客厅的墙边,我们房门对面是老乡的住房,该老乡家仅三口人,两老50多岁,儿子在外工作,小孙子在家。房子大门有两道木插栓,关上大门后,天井内房门都可以不关,外人只能从房顶瓦上进入才可进入天井。

开钻后一个月,我借到一本三侠五义,当时这类书买不到,看完后要马上传到下个人看,好几个人要排队看。这一天,我们上夜班,正看得上劲,告诉同事,班不上了,继续看书。我的床顺着仓库房的墙边安放,在地质队做的大木箱(1米长0.8米宽高)靠着天井这面墙放置当桌子用,其上有煤油灯,碗,杂物等, 我的床头也靠天井这一面墙,由于是旧板书,字都是竖着排,又是繁体字,又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苦读,眼容易疲劳,同事十点多上班后,我关了大门,自己的房门就懒得关,继续钻进帐子里接着看,到十二点半左右,眼睛太累了,我把书放在肚皮上,侧身改为平躺,想象书中的故事情节。评估书中人的高强武艺真实性……,想着想着,有点要睡着的感觉,这时天井靠近我们这面墙的走道上传来一种奇怪的脚步声,我想这是谁呀?竟然忘记想大门我早已关了,嗒啦……嗒啦……只有一只脚穿着奇怪的拖鞋,另一只脚未穿鞋,才有这种声音!伹这个声音既不是木头拖鞋也不是塑料拖鞋发出来的声音,怪怪的,我想可能是小偷!我把脸转过去看着门,随着声音走近开着的门,发现自己被一种无形的绳子把捆住,动不了,也喊不了,双眼睁开的,拳头也握上了,非常气愤!表情应是怒目圆睁,就是动不了!这时一个全身裹着漆黑分不清衣裤的服装,连头带脸都被黑布包裹的细瘦长的人从门口现显出来,是男的!但脚下已没有声音,这东西停在门口,还有一小半身体未进来,往我床头箱子上看了二三秒钟,不象走有点象飘,快靠近床时,我观察到这傢伙黑长袍把脚都包住,若走弯曲膝盖会顶起黑袍,没声就到了我床边,这傢伙真长!我蚊帐的横杆仅在它肩膀处,这傢伙肩膀很窄,但分辦得出上方小而长还有点尖的脑袋,这东西面对着我床头,感觉在看我箱子上的物品,手表不在箱子上(那个年代手表最值钱) ,是煤油灯!它站在蚊帐外我小腿处,我心里一直在想,狗日的小偷!小偷!......这东西站在蚊帐外有好几秒钟未动,好像在犹豫掀不掀开帐子看看,最后,这像伙竟然用黑布包裹的肘关节把蚊帐掀开一个手掌半那么长的开口,低着头往里一看,这时我看到它,那个头跟十岁小孩头一样大但要长,还裹着黑布,分不清五官在那,面部是平的!面罩沒被鼻子顶起!感觉它看到我后,非常惊慌而且害怕,这东西一下子缩矮了一半,非常快速的弯腰扭头向外跑,这一切都在一瞬间,没见它腿动,没有声响,它一转身时,我一下可动了,我拳头对其屁股打去,还骂了一声,抓起三节电筒,从枕头下拿出自己用钢管做的短刀追出去(在地质队做刀防身上级不管),我认为我的动作已非常快了!出门,怪!我看到大门的门栓稳稳地插在门上,一点没人动过的样子,心里还是想的是小偷,又火又气,这狗日的跑得太快了!我手拿着雪亮的电筒把老乡灶房找了个遍,连烧火灶口都没放过!又到农具仓库找个遍。。。。。。。有轻功!?又从各个角度照房瓦上,但房瓦并没响啊!鬼影都没有!回到房子里站在床边,才发现蚊帐横杆竟然在我头上!这傢伙真长啊!再回忆全过程,妈的,又碰到鬼了!但并不怕,只是把房门关了,来精神了,书还得接着看。

七五年,钻机又搬到了公安县,沙市长江对面三公里的地方,大平原,钻机在一大遍平地开钻。老乡的村子离钻机也近,三百米内,交通方便,大伙都很高兴。当时是夏天,骄阳似火,开钻一段时间,我们上早班,接到通知停钻。吃过送来的中饭,我们四个小伙子在钻机前方空地上铺上帆布,高高兴兴睡午觉,等下午三点下班,我睡在最外边,脚对机器,头朝外,钻机等被帆布包裹着,阳光晒不到我们,时间是中午1点的样子,但我们还是把工作服套在身上,怕蚊虫,蠓虫叮咬,热就热点。我面对同事,感觉快睡着了,但又没睡着,就感到背后吹来的小风有变化,阴冷阴冷的,让人起鸡皮疙瘩!这时我尽力不让自己睡着,巳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但现在是正中午,大太阳,四个棒小伙在此啊!风吹在身上感觉是阴风!这时睡意朦胧之中,听到头顶方向,帆布墙外十来米远处有很多人往一个方向走动发出的声音,又好象在地表一米深的地方发出,他们穿的是草鞋布底鞋,才有这种声音!......随之传来古时两人抬的大铜锣发出的咣!咣!开道的声音,但不很大,很阴森!接着传来铁链发出来的声音夹杂在踋步声中,像很多带脚缭的囚犯被人押时链在地上拖动和他人脚步共同发出的声音,很清楚!即使在大中午的夏天,这些声音依然对快睡着的人感到阴森恐怖!这时我挣扎醒来,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吹来的风又没有阴冷的感觉,这时我转过身脸朝外,又快睡着了,但什么声音也没有,再睁开眼把身体转回来试试,背对外,又快睡着,那些阴森的声音和阴风又开始出现,在半醒半梦中,梦见我们四个睡在荒草丛生的坟地中,一尺高的荒草随风飘摇,我们四个表情僵硬的躺在地上睡觉,醒来!醒来!又醒过来,心想大中午,大太阳,还有这等怪事!又转身面朝外,什么也没有......。再转过身来又快睡着,阴风又吹来,咣……咣……锣声,铁链声,多人软底鞋发出的走动声,再次传来,非常明显,于是又挣扎醒过来,他妈的!这个地方邪气重,心想,难道就我点子低让我感觉到!?这三个家伙感受不到!?我坐起来,看他们睡觉,哈哈!发现他们都不安神,眼珠在动,嘴皮也动,有的还吱吱发声,想喊什么!于是我对他们嘿了一声,最旁边一个一咕噜爬起来,大叫,我们睡在坟地里!中间两人也解脱般醒来,连嚷不对,这个地方邪气重,都说睡在坟地里!也听到了铁链声,锣声,很多人走动声。最后我告诉他们,我已反复试了几次啦!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说睡在坟地里,说好下班去问老乡,是怎么回事!?晚饭后,问老乡,果然如此!钻机所在地以前全是坟地!过后,依旧在此打钻,也沒人害怕这块坟地。

七六年底,我调至航空部某军工企业......,七八年考进大学,之后从事军工科研工作。多年过去,再也没碰到灵异之事,有时还真想碰上,看来鬼还是存在的,不然就没有不怕鬼不信邪的教育,每个人身上都有阳气(正气)存在,一正压三邪嘛!如一个人搞歪门邪道,坑蒙拐骗,贪女色,取不义之财,结怨气,其身上阳气就会被破坏,就会怕这怕那,什么都怕,风吹草动也怕!阳气被伤害,身体就不好,容易有灾有难,现在社会许多人不注意这一点,不懂得保护自己阳刚正气之身。我儿是某大医院医生,每星期都要做多台手术,我就对他讲,有些理论不能学!切切不能向钱看,当医生不能索取病人红包!不能乱开处方骗钱!好好端正医德!多给自己做些积德之事,你的命运就会很好,会有神灵保护着你,什么灾难都会远离你,果然如此。

2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非常精彩,很好,还有吗?

    • 我有个亲戚在皖南探矿的,他也见到过鬼。晚上坐马车回驻地。有个女的就横在马路中间蹲地下哭。车老板说,这都是北京来的知识青年,跟你无冤无仇啊。然后就飘走了。

  2. 能在这里看到先生分享的故事,真好。谢谢

  3. 老师傅的故事非常精彩且真实 期待您继续写出听到过的身边人的经历

  4. 我真心喜欢的不是你的说鬼内容,而是你的良知和对神明的敬畏。你和你儿必有大果报。

  5. 老兵哥,谢谢你的精彩回忆。这些,我们年青人从来不知道,也没有经历过的奇异事情,很值得保存。

  6. 一般信鬼神的人心地都挺好的

    • 对!不信神不信鬼的无神论者才是最恶毒的!

  7. 精彩的故事,还是老人家身子正不怕邪祟

  8. 最后那几句话可以看出老先生品德高尚,家风清廉。值得敬重!

  9. 令人敬佩的老前辈

  10. 老先生的经历既真实又奇特,描写生动形象逼真,可信度很高,是难得的奇遇佳作,尤其是您沉着镇定大胆无畏,善良厚道的品质令人尊敬.头一篇我读后就佩服您了.

  11. 写的很好。感谢分享,人人应该有敬畏之心。

  12. “有些理论不能学!切切不能向钱看,当医生不能索取病人红包!不能乱开处方骗钱!好好端正医德!多给自己做些积德之事,你的命运就会很好”---60多年总结出的人生经验

  13. 那黑衣鬼本来是想寻畔作祟的,一看是你,立即吓坏了,看来鬼末是怕你.

  14. 老先生品德端正,令人敬佩

  15. 很喜欢看爷爷的文章,和自然和谐相处吧

  16. 老爷子的好文章,感谢与我们分享宝贵的人生经历!

  17. 精彩!

  18. 我父辈跟您是同行,也是地质勘探队的,是江西局,常听父辈人说起野外作业碰到的一些鬼怪故事,加上家人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我也相信冥冥中有另外的世界!

  19. 三观正

  20. 可以说现在是人们的道德极为混乱的年代,你还保留着可贵的品德,还叫做医生的儿子远离金钱,非常难得!老天会保佑你和你的儿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