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ochuan

duochuan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凌晨,关于爱的两三事(3)——P型血

坐在我面前的女孩,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和大多数应征者一样,虽然穿着像模像样的正装,但是一边耳朵上的纹身和四个耳钉还是出卖了她的本性。 我简单翻看了一下她的简历。她已经是我今天面试的第十二...

凌晨,关于爱的两三事(2)——孟先生

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工作的时候操作不当,不小心割伤了。” 他笑着看着我说道。 “看起来很疼的样子。”我说。 包扎的绷带上,还有渗出来的一点血迹。 “缝了二十针而已,没事的。” 他举起...

凌晨,关于爱的两三事(1)——狭

每个人对于空间舒适度的定义都不太一样。 有的人觉得空间越大才越舒适,太狭小的空间会让他们有窒息感,从而变得敏感,这就是“幽闭恐惧症”,这样的人竟然还不占少数。但我看着坐在我身旁的这个少女,穿...

没有下文的故事—21. 没有下文的故事

收到了来自N市的快递,我能想到唯一有联系的人,就只有Z。 我在一辆颠簸的巴士上想着Z寄给我的那封信,我很感谢这一次她终于用快递而不是挂号信这种方式联系了我。虽然我立即给她打了电话也发了信息,...

没有下文的故事—20. 灵异节目的真实性

X打电话来通知,我被受邀参加一档网络节目。 刚开始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仔细询问后才知,那是一档灵异综艺节目,专门在午夜播出,单期的点击量几乎都过百万。 “上面说了,不管怎样都要我说服您参加。”电...

没有下文的故事—19. 狼出没的时间

忽然收到了中学同学会的通知,想来也好久未探望家人了,于是简单打包了行李。 刚到机场又接到了X打来的电话。 “啊,如果是这样的话,请寄来Y市吧,一会儿把地址发给你。” 就这样,我再次回到了Y市。 距...

没有下文的故事—18.  敬业与否的奇怪标准

多年未去过X市了,还记得上学的时候第一次踏足这片土地,就深深的被这里特有的气息所吸引。但可惜X市离我所居住的城市南辕北辙,每每需花上近四个小时的时间方可达到,因此,除了出公差之外便很少再来...

没有下文的故事—17. 凉台上的午夜新娘

我从Y市回来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Z了。她的电话没人接听,短信邮件也统统没有回复。估计这个丫头又去忙工作了,我想。 既然如此,我也干脆继续忙自己工作。 但时不时的还是会想起老O最后说的话,“这片...

没有下文的故事—16.无处安息的灵魂

终于,为期两个星期的奥运会结束了。 但我的关注点远不止中国赢了几枚金牌而已,更让我牵肠挂肚是Z的航班信息。 再一次推迟了。看来里约机场的承载量,并未准备好迎来送往全世界的朋友们。 我开始不断...

没有下文的故事—14. 无可奉告的乘机指南

一位好久不见的编辑忽然给我打了电话,寒暄几句之后提出要见面。闲来无事,便答应了。 他还是老样子,留着络腮胡带着一个鸭舌帽,穿着一件文化衫配牛仔裤,脚上踩着人字拖。有时候文人的品味也挺耐人寻...

没有下文的故事—12. 关于眼睛的进化论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再次见到Z,但是生活总是充满了意料不到的惊喜。以及惊吓。 刚从杂志社开会回来,就看到Z拎着箱子站在我的门口。和一年前的她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只是头发短了一点,Z满脸笑容的看着...